※当前位置※诗歌 > 诗歌大全 > 中国文苑:诗阳诗集选
返回首页
  

诗阳诗集选

时间:2011-01-10 08:21来源:中国文苑 作者: 诗阳点击:1

  诗阳诗选
  
  
  诗阳(1963-),中国首位网络诗人。原名吴阳,出生于安徽省芜湖。曾旅居法国美国并获得博士学位。1993年3月开始通过电子邮件网络大量发表诗歌作品,1994年在互联网中文新闻组和中文诗歌网上刊登了数百篇诗歌,被学术文献确认为历史上第一位中国网络诗人。诗阳于1995年创办了世界上首份中文网络诗刊《橄榄树》并担任第一、二届主编,现任《时代诗刊》和《网络诗人》名誉主编。他曾提出“信息主义”的网络诗歌创作手法,著有诗集《远郊》,《晴川之歌》,《世纪末,同路的纪行》,《人类的宣言》,《影子之歌》等。
  --------------------------------------------------------------------------------
  
  人类的宣言(长诗节选)
  
  
  (第一章)水祭
  
  “冰川如何在家园中寂灭,我们如何认领水的废墟”
  
  ———
  
  我们如何向往失败,如何等待河床的干涸
  地球如何绕过水的年轮,船如何遗忘桥的容辱
  珊瑚如何雕构没有渴望的花期,白骨如何赏还我们空间的幸存
  冰川如何在家园中寂灭,我们如何认领水的废墟
  是否人类都明白怎样被岸抛弃,又是谁在彼岸的昙花里凋谢
  我们将如何报答水的年代,或者如何阻挡桥的放逐
  
  ———
  
  风如何系在缆上,船如何依然逆时而行
  如何在静止的瞬间越位,如何与自己重逢,又穿越自己
  我们如何在光天化日落水,如何失足逃回昨夜
  如何颠倒黑白,如何比岁月更悒郁
  心如何失重得比肉体更快,生命如何变得比时间更短
  如何比坟茔更空,如何又比命运更加幸运
  
  水如何泡死发胖的种子,如何又让我们生长,且骨瘦如柴
  我们如何把头颅祭进水里,祈求过去的收成
  水如何删除我们的思想,如何掩饰看不见的脚印
  我们如何脱下自己唯一的一双谎言,瞒天过海
  水如何玷污了我们的躯体,又如何让我们伪装得比寓言更美丽
  我们如何幻想天使,披着皇帝的新衣
  
  我们如何在执着中卑惧,如何总是在眩晕中忘记名字
  如何一旦窒息就认错自己
  我们如何拒绝屈服,路如何弯曲,如何又回到同一条路
  桥又如何虚构同一个拱型
  我们如何在岸上搁浅,如何将风景凿沉,如何反复无常忘恩负义
  如何在安全地带背水一战,如何故弄玄虚
  
  时间如何在时间中过期,水如何让年轮落为圈套
  如何无休止地诱拐自己的生命
  爱情又如何抛弃爱情独自私奔,桃花汛如何在桥下失约而至
  如何溺死已死去的记忆
  水如何失去支点,我们如何争夺一无所有的重心
  水如何失去形体,我们又如何虚空得更加空虚
  
  我们如何将灵魂钓进水中发酵,头重脚轻
  如何饮下自己,醉得人事不省
  我们如何披戴眼泪,如何跳进自己的血液
  如何在每一滴汗珠里来回偷渡
  我们如何在彼此的处境里走失,如何在无冰的水上步履沉重
  如何隔岸撕杀,未交手便死有余辜
  
  我们如何在花事之后多情地挣扎,如何将自己打扮得赤身裸体
  减去情节又如何自弃
  我们如何在降生之前蹉跎,如何将祖辈哺育得面黄肌瘦
  如何用自己的立嘱再次许诺自己
  我们如何遗传桥的性别,如何繁殖水的标本
  如何在水中重新分娩母亲的身体
  
  
  (第二章)火赋
  
  “我们为什么拥有生命,为什么要传递火的信息”
  
  ———
  
  为什么预言在火中消失,为什么火种将我们遗弃
  为什么大火改变了岁月的形状,为什么沧桑在岩浆里幸存
  我们为什么拥有生命,为什么要传递火的信息
  为什么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为什么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我们为什么要放弃火的年代,又进入另一个火的纪元
  为什么火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悲剧,为什么生命又将我们最终还原
  
  ———
  
  火为什么升起,占据天空,为什么带来光明,又带走我们的祖先
  为什么焚烧历史,删除思想,又留下血一般的颜色
  我们为什么要放弃火的年代,又进入另一个火的纪元
  火为什么没有阴影,我们为什么比火多出生命,却同样短暂无比
  我们为什么要举行火的仪式,告别自己,又回到自己
  
  我们为什么重返远古,在往事里播下火种,在传说中刀耕火耨
  为什么谦虚得衣不遮体,披着自己的信仰,茹毛饮血,消化自己的欲望
  我们为什么要效仿先辈,愤世嫉俗,赤身裸体重新进化
  为什么要倍日而行,风餐露宿,或是在壶中日月之余追赶夸父的夕阳
  为什么总是夜不能寐,点起自恋的柱香,又梦想女娲炼石的孤烟
  
  为什么要祭祖,我们为什么不食人间烟火,又在家园里赴汤蹈火
  火为什么会失手,心为什么会失控,后院为什么也会起火,烧掉整年的收成
  物质不灭,我们为什么还是一贫如洗,在精神世界里饥寒交迫
  为什么火也会火上浇油,火也会火冒三丈
  为什么人生总是不测,而大火之后还是同一场大火
  
  我们为什么会隔岸观火,或者以火救火,焚烧他人的季节
  火为什么越境,我们为什么误入思想的禁区
  我们未卜先知,为什么还会在言语里走投无路,一个不慎就引火烧身
  为什么我们理屈词穷,又错戴对方的面具,流着自相矛盾的眼泪
  芝艾俱焚之后,相煎又何急,火为什么总是与自己同归于尽
  
  为什么我们还要奋不顾身,为什么要捕风捉影玩火自焚
  为什么火不再煽情,为什么烟不再混淆视听
  我们炼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为什么认不出火的形状,看不透自己
  我们唇焦舌敝吐着火舌,为什么还口是心非滔滔不绝,更说不清火的份量
  为什么我们比火更咄咄逼人,比烟更吞吞吐吐,无比向往着死后的悬念
  
  为什么我们一而再再而三,模仿飞蛾扑火,一激动又错投别人的狼烟
  烽火为什么隔山蔓延,欲念为什么再次膨胀,我们为什么被自己的四面楚歌包围
  为什么我们在海市蜃楼内外受敌,在围城两侧无处藏身
  为什么火逃出我们的故事,为什么我们投奔火的归宿
  为什么我们会在时间里迷路,在情节外失误,为什么弄反生死的概念
  
  为什么要英年早逝,为什么火在我们的废墟中缠绵,而我们又在火的空城里悱恻
  我们为什么虽死犹生,翩翩袅袅,挥舞手中妄念钻木取火
  或是以卵击石之势,互取首级敲打着人事不省的燧石
  我们身首异处,为什么还要放下赤手空拳的武器,幻想着立地成佛
  火为什么要替我们涂炭,我们为什么要找回转世的舍利子
  
  为什么我们总是意犹未尽,在火的回忆中死而复生,一岁一枯荣
  为什么,火就是结束的开始,又是开始的结束
  火为什么在了悟时寂灭,我们为什么要反复投胎,延续无生无灭的轮回
  尚未开始,为什么我们又万念俱灰
  为什么火一燃烧就诞生,为什么生命一热情就化为乌有
  
  为什么火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悲剧,为什么生命又将我们最终还原
  我们为什么身不由己,以火蔽天,在错觉里扮演隧人氏
  为什么火成为我们的标本,为什么我们取代火的雏形
  为什么火修炼了我们最初的本性,为什么我们完成了火最后的约定
  为什么我们还是不能以纸包火,亦生亦死,为什么总是烧不掉火的命题
  
  
  
  
  --------------------------------------------------------------------------------
  
  影子之歌(长诗节选)
  
  
  (第一章)独弈
  
  伊人的脚在舞蹈,音节开出白玫瑰。
  绿色停在鸟下。
  将你叶裙轻揭起,洁净地坐。
  我的视线将我绊倒。
  
  钟数着章节。
  手捻紫荆,一首歌慢慢地松开月亮,
  还能给我以夜,对着你的碧唇。
  伊人,我/不存在的时间/比我/更快地/衰老。
  
  听说我要你的芦笛,伸手跌宕起伏
  鹤飞一并带走。
  野苹果香的哑语,夜晚询问嫩雨。
  我离开的时候,看见,血液与我绵绵相缠。
  
  排箫的声音细碎,若指着你生疏的花池
  迟晚的乡村。
  石桌诱惑岩画,折剑垂钓的年代。
  我遁入眼泪。
  
  我的路围着我,如被遗弃一般执迷。
  丢失的华冠。叶子落根,彼时,
  又飞起,你止于野崖。
  人性将我挥霍,伊人提前,将我分娩。
  
  睡去,信仰覆盖回忆。
  一柱长烟,尘埃。
  伊人沿着逝去的火烧云徐步走过。
  我两眸灭盲,以脚铃为歌。
  
  十二次预言,线装书。
  缪斯漏网,与我们共涉易水。
  春荒、遗霜。伊人,
  孤坐时分/我的手将我再次劫掠。
  
  树落着叶,沧桑埋入土。
  延龄、古瓶。
  我们拍拍面颊目光互为穿过,伊人出现。
  那时我与我,捕影在门外。
  
  收殓抒情,相思传闻飘然而泊。
  冰灯的融姿。为晨报时。
  曼陀罗过早地开放着自己,
  我的/一滴声音/将钟/错敲。
  
  走出姐妹的家,你又从何而来。
  自一个汲水的角度。
  变作谁?没有鹅黄色的村路,刺藜花开。
  伊人取走自己,将我披上。
  
  抑或,洗着跫音。
  一草一木如痴,在水上,伊人察觉。
  古塔,河,我们都叫作歌。
  我如何再学会,挣扎。
  
  驱赶自己,拦截开花的马车。
  伊人提罐在羊群里走失,
  传闻就在磨坊外,蝶草落单,春荒一去错了情节。
  我开始倾听,然后,然后。
  
  
  (第二章)佚说
  
  清潮入陶砂罐,废园里的歌缠住雨藤
  我的秘密吟在芨芨野地外
  绽立,伊人守言顺依蓝色马蹄与你徐徐落水
  
  风翎牵走徘徊的残迹,声音随我殒落,以谁的孤烟
  入怀,我逃出自己,欲望的岁月写错偈语
  
  伊人,听言风更漫漫,古栈湮没悄然聚沙
  陶罐盛出记忆,雨水返青
  我沾湿的诺言几度划破谁之纸窗,画中采蜜
  
  忍受早慧茅草飞过陌生冷洲,伊人的隐月梦出河卵
  我看我,我学会象形的生长,谁为何遥借文字摇曳而来
  
  绕开季节的石阶,谁的脚步将伊人之我踏入疏林净界
  空白处,人物看出山水,日子上升
  还是那只浅褐色陶罐端坐于我的年轮,轻泣猜破客人心底
  
  蓑衣留在清谈的远方
  蓝色的马,唯有独木舟与西月静分对岸
  
  乌云幽闭,谁泊在我的案头
  而我代替自己脱衣解缆,伊人的眼影立马泼墨成雾
  一滴幻灭,清潮掩住滩涂
  
  牧歌亦唱亦晚,伊人走出淡花荒村的童年
  我的视界跨过彼此,以绿叶为尘
  
  时间敲响,谁的纤指点进染墨的对话
  隐喻敛翅入池,轻寐如纱伊人牵午睡的名字飘起
  我的手在芨草尖取下歌谣,与我一并随蝉声落雨
  
  伊人而行舞歌,黄昏将我在旧檐外捕获,追日的柴杖与我失落
  谁还企图寻回浅褐色陶罐,或者说,饮水占卜
  
  
  (第三章)湖说/雪赴
  
  以狩猎的速度,神抵到达,松开紫花
  蓝色的远水,误入我与野马的荒园
  我且紧握名字和预言,打下孩子们手中的石头
  
  你的鸟依然端坐春天,花鹿以角为距离
  牵出你的视线之外,我尚未飞翔
  扯起许诺,帆上的沉思跌进日子,简洁如斯
  
  你借过去复生未来,鸟疾,缓然是我三月的旧歌
  你的音乐摇起叶船,半个木碗,或者撇下
  我另一半的眩昏,恍然隔世的翅膀,夸父摇晃
  
  你早与果实同在,我的名字坦然戽水
  沧桑,浅桶,你且与岛停在我膝下
  我的果园,它正沿着孩子的扭动,划破掌心
  
  我借满天飞雪自缚,将存在的白茧编织
  于无声处,你脱颖而出,晚钟将鸣鸟召唤
  在/薄薄的/语言之外/默示/永恒
  
  正如你的一尘不染,吟歌,饮风,倚火筑居
  净土,玉帛,远古的擦伤
  一幕春秋大梦,你的昔日属于我瞳子的颜色
  
  假如你看见,原色的落日,万物皆以孤灯安歇
  枯坐的化石是你此刻的历史,花朵迟开
  我迎着你的目光独步,将时光放牧,白发漫天
  
  空城隐没,你在传说里下凡,我隔岸模糊而钓
  那弧线垂着远方的轶事,一触的尽头
  你有生俱来的秘密,戴着遗忘的面具而来
  
  为了你我错过的一个回合,神往的迷宫
  青铜色的镜子,孩子们失踪,鸟儿凭幻觉指南
  纤细的流连,你的迟暮已无路可走
  
  天地分离,此刻的沉默是你彼时的创伤
  你且以命运启示,在岁月里登高
  大弓拉开,而我/低低地/退进/如浴纷纷的/思想
  
  雪地的长啸,我的真身从此调舟,与音讯一并湮没
  山在岸边逆流漂走,童年留下静哭,沉默将我水中记号取代
  在尘封的子夜,在湖说的水上,如何雪赴,以怎样的宣喻
  
  
  
  
  --------------------------------------------------------------------------------
  
  致半岛与太阳的影子(散文诗)
  ——我愿以里拉琴,换取阿波罗的影子
  
  
  
  
  (1)
  
  有如干涸的流星雨之后眺望,我看得见你转动的影子,无形无踪,在
  神秘的时光里沉吟,在青春如许的天空里流动。
  
  半岛的西边,白日的巨轮正在沉落,我的意念毫无拘束地醒来,从风
  景的一角,跌进不朽的光明。你的影子正在飘向幽蓝深处,在异域的夕晖
  之上,以闪闪的每一个瞬间换取天宇般的永恒。
  
  静穆的力量,随你的影子从天外遥遥而来,如一群悠忽的鸟,如一缕
  长长的烟,在夜幕尚未降临的时刻,环绕在你的周遭。
  
  我的渴望被你的热情打动,恬然高傲地升起,触摸你影子的翎羽,和
  你那悸动不已的情怀。
  
  就象黄昏的号角,低低地触摸天空云朵。
  
  
  (2)
  
  有如沙漠之风,你的影子,飞旋着盘绕走向内陆的驼队的征帆。
  
  岛上开着不甘宿命的野花,原始的印象被你的影子拉回,酣睡在蓬松
  的枯丛中,等待百年一次的七彩泪虹。
  
  而我真正的生命也走向内陆,在沙漠之中,川流之上。你的影子是征
  途的航舵,是隐蔽的迷津,面对我清澄的现实与绿洲。
  
  天空如此庄严湛蓝广阔,驼队远去,万里晴和。掠过的是你的翅膀,
  凭任云峰坍塌湮没,只有此时的山地在缓缓隆起,仿佛为了先知的使命醒
  来,仿佛为了迎接另一个黎明从天渊降临。
  
  你的影子与漂泊之路从容交错,又倾刻之间风一般无踪无迹,如同我
  的轻捷,如同我的不驯。
  
  天性啊,比风更疾野,在凝冻的时空中,在西阳的余烬里。当你的影
  子在旷原上飞逝,当我复落旋于红尘,又以灵魂的方式回返。
  
  
  (3)
  
  有如海底的古刹跃出沉沙,你的影子,以飞檐的惯性,划开人生空寂
  的浪涛,在岛的一侧。
  
  一切都平静下来,你的影子有如年轮一圈圈扩散,环心如一朵无瑕的
  圣象。大海是蓝色的镜子,以永恒的存在盛接又一个黑夜,和在黑夜里忧
  伤的孤岛。
  
  只有你的影子仿佛来自远古,在安息的海的镜面上涟漪般展开,投放
  出精神的力量。
  
  人类混沌初开时所饱尝的苦难已被困扼在海底。心随大海的胸怀起伏,
  思绪随大海萦回,血液随大海沸腾。
  
  我,离你很近,以夜半星辰的无言起誓,等待生命般的潮水涨向岛上
  低低的薄雾。
  
  在我抚慰的目光里,你的影子在海镜之缘贴着黎明倾斜,一边是远古
  的昨夜,一边是正在诞生的今日,驰进这浅蓝色的国度之中。
  
  
  (4)
  
  有如春草连天的交季时节,绿叶的队伍在漂远的传奇里搁浅,你的影
  子被阿芙乐尔的歌声吹散。
  
  如神灵一般,你弥散在人间最庄严的时刻,我怎能不愿以悠扬的里拉
  琴,换取你金色的影子。
  
  这春草连天的荒岛啊,在我心目中,已如罗得斯岛一般。而你,已成
  为阿波罗最后的影子,在痛苦与幸福的互映中再次复生。
  
  或是以我的心为里拉,我的诗为歌,换取你的不朽。
  
  我将迎接你,倘若上天将你委弃。我将展开坦荡的胸怀,拥向你的缓
  缓降临∶宛如曲面与平面的摩挲,天穹与半岛的倾轧,在未来与过往的雷
  电交织之中。如果我终于可以说,现在我就是你影子的反照,我的诗歌就
  是你呼唤的传达。
  
  爬出太阳吧,我那生命的创造物,现在我已是你荣光四射的影子。我
  将为尊严的灵魂超度,以世纪的轮回起誓,在超越天界的半岛。
  
  1995.9.22夜于虎镇
  
  
  
  
  --------------------------------------------------------------------------------
  
  遗墟日记
  
  
  千年的遗墟,你的方位是风
  在一个不为人知的日子里
  你窃据了我的想法
  
  我的软弱是虚伪的沼泽地
  我无法逾越生命的鸿沟
  我不得不说话,将声音的草头压低
  
  千年的遗墟,土地因为你的轻浮而沉没
  我莫名其妙在你的学说里叹息
  在我之后,风便是你剩下的伴侣
  
  你错过芳龄,我用我的甲骨文写下你的艳丽
  你的过去回到你现实的身边
  不,你与你没有真与假、美与丑的区分
  
  千年的遗墟,你的年代脱去了古典的魅力
  你自弃的行为误伤了我
  我不得不穿上护身的阳光,走出欲望的城邦
  
  我的声音一直掩埋在你殉葬的河道中
  我的思想法泡得发白
  沼泽地长出了无限的看法
  
  千年的遗墟,你的禅意是我生存的片断
  我会因你而消失,日落下山
  景色以时间区别生活,你的容貌不变
  
  你的真相是人类的忘却
  你选择了复活,我投胎做人
  我们之间的距离不再属于历史奇迹
  
  千年的遗墟,只有你尚不在我掌握之中
  我不炫耀今天的风云
  你就是你,君主不是君主
  
  
  
  
  --------------------------------------------------------------------------------
  
  渡
  
  
  也只是一条河
  缓慢地流过了一年
  它是醒来的事物
  用时间的运作来问
  用岸的无声来答
  
  渡,以流动的方式脱离静止
  穿过所有搁浅的可能性
  
  1995.11.18
  
  
  
  
  --------------------------------------------------------------------------------
  
  都市启示录三首(之一:舞厅)
  
  
  之一:舞厅
  
  金属般的音乐将整个世界分裂成碎片
  千万条饥饿的视线捕捉安琪儿的徘徊
  昂首甩掉的光屑总是复又撒在拥挤的身前
  萌动的脉博拨快陌生的脚步向四处遁走
  刹住时间让每个人退却到选择的起点
  与其让身影纷乱地互相磕碰
  或是在拾起回忆时被践踏得遍体鳞伤
  
  之二:暂缺(如果您收藏此诗,请与本网站联系)
  
  之三:暂缺(如果您收藏此诗,请与本网站联系)
  
  1995.3.21
  
  
  
  
  --------------------------------------------------------------------------------
  
  关于一本书
  
  
  我筋疲力竭
  在错综复杂的街道里迷路
  太多的人挤进章节
  他们跪地长拜
  熊在我面前直立而起
  逃成为肉体的企图
  前面是
  比墙更顽固的骨骼
  我在脸色的边缘坐定
  设想英雄如何伸出有力的风度
  扶自己而起
  
  面对代表文字的熊
  我尚缺少充满肌肉的智慧
  我还需要向时间索取
  精神食粮
  一把深刻的钥匙携带着答案落进人群
  我看不出那些人是谁
  他们的优美跪姿是如此整齐的曲线
  划出一道无形之刀
  将我推理的线索斩断
  
  我直接了当采取熊一样的姿势
  向它打听道路的段落
  它给了我
  一个开门的抽象权力
  那些跪着的姿势显然在群拥着后退
  与高大的重量级暴力保持
  安全的距离
  而我已心如火焚
  所有的词汇在极限处开始温柔
  或许它们
  正将自己的真相驱散
  此时的我依然被流亡的目光挡在
  书的界面之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