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诗歌大全 > 中国文苑:我们(组诗)
返回首页
  

我们(组诗)

时间:2012-01-01 08:56来源:中国文苑 作者: 落入时间的海点击:1

  低眉顺眼
  
  现在
  我要习惯低眉顺眼
  顺着尘埃的方向,心比尘埃要低
  我要知道
  都在下降的过程中,或者在流光中缓慢的跳着狐步
  无法阻止的坠落,都是在尘埃之下的
  包括从生中来,到死中去的那些光阴
  肉体凡胎也是,我就平静下来
  
  
  
  
  ◇猎户星(一种写诗歌的机器)
  
  
  
  在网络里,一个猎人不再打猎
  他改写诗
  先不说他诗写的好不好
  但他一定不是个好猎手
  他的诗歌里怎么到处都是畜生的味道
  你看,那畜生,是圈养的
  他是习惯在圈里祸害的,能有多大出息
  
  
  
  ◇我们
  
  
  我已经退,拼命退
  退到风平浪静,山高水低
  可是,姐姐,不依不饶的
  仍然在雾中执迷
  
  
  隔开你们的不可能是水
  而是加足马力的船
  寻求各自的顺风顺水
  难免南辕北辙
  
  
  至于我们
  不过是对着自己的影子自相残杀
  却又不能喊疼
  
  
  
  ◇朱元璋(无厘头)
  
  上课
  看到朱元璋的头像
  问
  看这个头像你想到了谁
  答
  我想到了我
  并且现在我对自己的相貌
  充满了极其强大的自信
  
  
  
  ◇秋,最后一株植物
  
  
  
  我无法动用一个词来描述。向你描述
  这个秋天的早晨如何的寒气逼人
  云高过视野,天高过流云
  我不在视野里,你在天之外
  
  
  大地娇娆的丰收过处,流淌新酿的酒浆
  这个季节到处都是甜蜜
  我怎么就成了田野最后一株植物
  俯视一池冰冷的秋水等着望穿
  期待着良辰吉时情愫诞生,给一个爱的命名
  孤单中向西风以谦卑和倔强的姿势
  发出最后的邀请
  亲人啊,请你,请你回来
  借来你夕阳的金色,焚毁我
  要么就用命运之镰把我幸福的幻想收割
  
  
  
  ◇舞台剧
  
  忧伤是一幕舞台剧吗?谁是制作人
  谁是幕后,谁是主角,谁是配角
  都是我一个人吗?或者两个人
  那我是女人,也是男人
  是相亲相爱的两个人亲成一个人
  
  女人对男人说,我是你的命,你随时可以
  拿去
  男人对女人说,我一定比你多活一秒,让我
  承担生离死别
  爱的经典就这样诞生字节如刀,割下寡情者的头颅
  一个夜重叠另一个夜的开始了绝唱
  
  ◇《今夜更寒露重》
  
  这里的荷向凋零跑去
  跑到苍白又跑到漆黑
  是谁的痛午夜开成忧伤的花朵
  在大地的怀抱里拥抱苍凉
  是谁的寂寞不肯安静的沉睡
  更声正寒露成为唯一的舞者
  
  
  
  是什么摆成雁阵,什么凝成流云
  谁在目光里放飞纸鸢,谁的黑瞳里饱含秋水
  谁的诺言和谎言在诗歌里长出果实
  似水流年的日子,藕断丝连
  
  
  今夜
  荷的留恋是三更的灯火
  带着十月微残的寒冷催老西子
  今夜
  我的相思是霜前的露水
  走过夜夜明月的匠心黯然疲惫
  
  
  
  今夜更寒露重
  谁和我有着相似的孤单
  谁又肯和我一同背负着太阳的光辉
  把心磨成一粒东海的蛟泪
  
  蛟人。传说居于海底的人[personresemblingtlooddragon]。如:蛟珠(传说蛟人所泣之珠);
  
  ◇《消失》
  
  我记得,记得我是你唇齿间的一朵菊
  用沸腾的热爱冲泡我含苞待放的羞涩
  我记得,记得你是我十四楼的一扇窗
  用温柔的仰望奔向你千山万水的眷恋
  我记得所有的微笑,所有的温暖
  我记得所有的沉默,所有的心寒
  我记得一些恍惚的人影正准备出发
  让本来简单的生活变的手足无措
  我记得一些人准备停下来无比厌倦
  我记得突然消失的疼痛
  象是体会一碗水从冷却到冰冻的过程
  一点点的凝固一点点的碎裂
  一点点的寒冷一点点的麻木
  我吃惊的看着自己如那碗泪水
  我开始不相信任何拯救的力量包括爱
  
  
  
  ◇《秋·一个善良人最后的勇气》
  
  你那里转凉了吗?我一直惊异于你说过
  十一月你们的秋天才来,冬天树都是绿的
  我们的爱会象那常绿的山野
  会有一只五彩绚烂的山鸡跳跃着跑过快乐
  会有一只会变色的穿山甲无视的矮行
  会有许多荆棘和灌木开着米粒似的花朵
  会有爬不完的山,走不完的河畔
  这样的日子要多美好有多美好
  
  多么美好哦,我整日整夜翻阅着
  你已经慢慢变冷的诗篇
  隐藏的温柔以及灼痛也都开始慢慢僵硬
  多么美好哦,不再会面对面
  不再为某一伤痛而愤怒的争论
  不再为某一结局而烦琐的解释
  多么美好哦,利落的扔出去往事
  一个镜子破碎也就破碎了
  我们都学不会修补术,其实学会了也会照的人千疮百孔
  
  
  千疮百孔的尊严还摇晃着站立着
  在残缺里看到残缺的泪水和月色
  看破碎的人在破碎的心脏里寻找到你
  看到你伟大的疲倦,你的命运,在秋风的昏迷中远去
  看到我柔软的心永远也长不成秤砣,称不准你的爱
  
  
  "一颗纯洁的心会自由的给予,自由的爱......"
  一个伟大的欧洲女性以我不懂的方式诠释创伤
  我在你的背影里实践金色的宽恕
  这是我一个善良人最后的勇气
  
  
  
  ◇请允许我被缓慢的唤醒
  
  终于轮到我说话了
  自然的,我想说的肯定被雪封住
  自然的,我的乳名掩埋了十八年
  除了母亲,没有你的呼唤,她一直在流亡的途中
  
  
  
  
  请原谅一只蚂蚁始终的清醒
  一只清醒的蚂蚁,爬行是缓慢的
  谷粒永远是遥远的,沉重的
  一如情感,一如忠诚,需要背负
  
  
  
  请允许我被缓慢的唤醒
  
  
  打开一粒种子,需要阳光,水
  需要进入它干枯的体内,需要适宜的温暖
  需要氤氲羞涩的芽
  一点点的开花,长出果实
  
  
  
  打开一段记忆,需要勇气,爱
  需要足够的力量进入心灵,需要合适的机缘
  需要忍耐的过渡,需要适应
  一点一点的靠近
  
  
  
  
  请允许我会被缓慢的唤醒
  
  
  
  一直以来
  我的狂热吓坏了很多的人
  而这些不过是表象的肤浅谁还肯知道
  许多不为人知的心事
  哦,“女人都是善变的”,他们说
  可是,可是啊
  我内心的变化,这只蚂蚁----
  
  
  
  □写诗的理由
  
  
  
  
  我要从这个晚秋的中午说起
  世界像个向阳的蜂巢
  这一个一个有序排列的
  从外至内的温暖是造化的赐予
  由内到外的甜蜜来自于内心的感恩
  
  
  
  
  幸福于这样的生活,宁静而简单
  花房一样的客厅,窗明几净
  阳光大面积透进来,花叶上的水珠粒粒透明
  此刻我能做什么啊
  哦,一只小小的蜜蜂
  不吵闹,不停止
  要把点点滴滴的爱和敬畏
  做成蜜一样闪亮
  这是写诗的理由,甘甜纯洁
  是我们唯一想留给人间的
  
  
  
  ◆一场雨过后
  
  文/海海
  
  
  
  一场雨过后,还有一场雨
  是云擅长算计盈亏
  它翻开的手掌还在天空的缺口涂染水墨
  “你关上门”
  一会你又说“你关上窗子”
  “哦,好的”
  
  
  
  
  一场雨连着一场雨
  寒冷君临人间,仿佛天永远夜了
  压低内心的玻璃,哥
  我们中间隔着的到底是门,还是窗子
  他乡越来越冷
  你怎么能知道我在你的温存里
  爱这人间,恨这俗世
  爱恨是一滴雨水中的两块石头
  他们狠狠的擦出火苗来
  把身体里的碎玻璃熊熊点燃
  
  
  
  □那些曾经熟悉的
  
  他们,或者她们
  那些曾经熟悉的人
  以及来自光阴的消息
  此刻秋风正翻动着一棵树的书页
  我,你,他们,还有她们
  都以叶的形式记录在年轮的案底
  发黄的落款
  某年某月
  
  
  
  
  这些年月
  时刻潜伏在树干的内部
  又时刻游离在枝桠的远方
  这些曾经熟悉的名字,陌生的人呵
  你打开,你看
  我们共同拥有的祖国山河犹在
  你那片叶子,结过什么样的果子
  吐出过什么样的核,零落成什么颜色的泥土
  化作那缕春风
  年年岁岁又在哪里相望,或者相忘啊
  
  
  
  愣在前半生的门前
  却无法把一个个突变的树节打开
  我只摸的着树洞最深的疼处
  这悲伤这无可名状的
  足够虚构一座后半生的房子
  那些曾经熟悉的,已经陌生的人
  我们唯一相叠的人生
  终将是和一棵树一样
  被命名过的青春回不去的时光
  一起慢慢变老,到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