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诗歌理论 > 中国文苑:在路上……
返回首页
  

在路上……

时间:2011-11-28 08:42来源:中国文苑 作者: 潘洪科点击:1

  ——李振虎印象之《论人生与做人》序
  
  李振虎先生的随笔文论集《论人生与做人》,早在几年前我就读过,并对初读时文集中的个别篇章,提出过个人的理解与看法,也指出了作品中存在的局限,对作者思想认识深度与结构布局进行过剖析。后来也多次与李先生就“人生”与“做人”的认识与感悟进行过探讨。李振虎说,是“入心的”。这部书是他几十年来对人生的悟彻与做人量衡的尺寸与标杆,也是他对做人与人生的经验总结。他以自己独特的视角和人生体验,用饱蘸情感与激情的文字,记述了人生的艰难、不易和做人道德行为准则,读来给人一种禅的寓意,是教人向善的。在夜深人静或闲暇的时间,读着这一篇篇诚挚的“增广做人效应”与“做人先于做事”的心路标杆与意识理念,把一种哲学教化的精髓贯穿其中,使人的灵魂得到洗礼和净化,不失为喻世警言。
  
  年轻人也许体会不到,但对于过来人,都体会得很深:人生是一种苦难。人生的不易和艰难对于每一位现实人来说,都是一条河流,迂回、曲折、暗礁、险滩,到最后流至终点的感悟,是四季的变换,最后你兀自立在白茫茫的雪原上,望着远山,发出一声长叹!做人的艰难更是一个人思想、修养、认识与文化积淀和禀性的综合体现。与一个人的爱好、善恶、价值取向和观念是分不开的。有的人刚正不阿,有的人趋炎附势,在当今社会,再多不过了!人们受经济利益的驱使,道德和价值观念都发生了改变,在未来甚至很长的日子中,我们在接受新的价值观念与事物的同时,对优秀民族文化的传承,已经提上了议事日程,在国家大力提倡国学的同时,这部文集的出版,对于传承优秀文化,将起到积极的意义。
  
  李振虎其实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文人,只能算半个。他是一个杂家,幼年由于家境贫寒,只上过六年学,便辍学了。他当过农民,放过羊,参过军,当过煤矿井下的掘进工人,到成为一名基层的中层政工管理人员至退休、从商、为文等,经历坎坷。他的一生中,因为对经历和发生在身边的诸多事情和现象感到不解和彷徨,便从十七、八岁起,开始思考和关注做人处事的道理,并将自己多半个世纪来的思考和感悟写成心得札记,于2004年,整理成这本十余万字的《论人生与做人》文集,以给正在路上行走的人一些启示和借鉴,使他们在人生的道路上少走一些弯路……
  
  李振虎又是一位诗人,在半个多世纪的人生旅程中,他曾写过三百多首格律诗词,虽说大多没有发表,但足见他诗人的气质。和李振虎接触过的人,都被他的人格魅力所感染,他待人热诚、真挚,不虚伪,性格豪爽,大气,秉承正直的为人、为文理念,被大家所称道。他又是个求知为乐,兴趣广泛、性格活泼的人;读书明理,非常好学,像《资治通鉴》、《曾国藩家书》、《孙子兵法》、《蒙田随笔全集》、《四书》、《诸子百家》等经典著作,全都涉阅。对所有不懂不会、不了解的人物事情,他都要探出个究竟,包括《易经》、医道、音乐、舞蹈、玉石、古玩等门类学科,皆有涉猎,非常勤奋、刻苦。由于自身文化水平所限,所以他付出的努力往往更大。他也乐于这样,他说。近年,李振虎在经商的间隙,又重拾起了文学创作,他先后创作的散文、游记、诗歌《秋之赋》、《天下第一长联礼赞》、《腾冲火山之旅》、《临潼石榴》、《多瑙河舞魂》等,分别发表在省、市报刊和新浪网上。他认为,文学是一个人情感的真实流露,更是一个人思想、价值的真实体现。它是一种心歌,是一个人心的歌唱,如一场梦一样,让人回味。
  
  大诗人艾略特说过,诗人的诗通常有三种声音:即对自己说话的声音;对听众说话的声音;和由一个想象中的人物向另一个想象中的人物说话的声音。李振虎以自己的声音在歌唱,在他行走的路上。他也非常清楚,自己已是六十岁的人了,行进的路还有一段时光,他会在这有限的时光,用自己手中的笔,写出一个行进者对人生更多的感悟和所思所想。他在诗歌《端午独饮》中写道:“汨罗江水酿制的美酒/斟满了李白断魂的酒杯/两千三百年前的兵戈马啸/搅乱了滇国永恒的春色//没有女人/没有音乐/没有朋友/没有贵客/只有心灵的琴键伴奏着《离骚》/醉意中默吟着悠长的《九歌》//李白醉倒了/再没有醒来/我虽没有醉倒/但也不想醒来/如果今天能淹死在李白的酒杯里/定然是一首美丽的歌谣”。这首诗可以说是诗人诗歌的绝唱,李振虎把一颗诗心,在诗中得到了尽情地释放。我真心地祝愿他在未来的人生路上,写出更多的优秀篇章,供世人阅读,传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相关文章导读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