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诗歌理论 > 中国文苑:茉莉朵朵和她的诗歌艺术
返回首页
  

茉莉朵朵和她的诗歌艺术

时间:2012-11-26 14:27来源:中国文苑 作者: 赖孩儿点击:1

  “粉色的黎明/总有暗香传来/总有/茉莉朵朵/轻轻,轻轻地开”――打开红袖诗人茉莉朵朵的文集,仿佛有一股清香扑鼻而来,仿佛走进一个梦幻般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深深的被茉莉朵朵“含蓄、新颖及细腻”的写诗手法所折服,更为她诗歌中流淌的“真、善、美”之真性情所感动。

  记得在《中国古典诗词赏析》中有这么一句话:“生机,创造天地;情,妆点了乾坤。这是有情的世界,充满天地无言的大美。”是啊,在这个有情的世界里,红袖诗人茉莉朵朵也为我们带来了不少情意绵绵、真真切切的爱情乐章。请看茉莉朵朵这首《月光下的凤尾竹》:
  
  你是否
  在凤尾竹纤细的林梢
  偷窥过孔雀之灵的舞蹈
  你是否
  在明月横空的夜晚
  啜饮了洞箫的苍凉
  还有葫芦丝幽咽缠绵的泣诉
  
  一袭水光倾泻
  银色的月亮卧在满是苔痕的老树下
  开花
  少女的心事化了
  沾湿了一把春色的筒裙
  还有飞不起来的杏花雨
  不知是谁
  脚步轻轻地走过
  就随了风,没了影
  
  西子的美貌
  丢失在
  烟雨朦胧的湖畔
  秋虫不再吟唱的湖畔
  苍白了红颜憔悴了梦境的湖畔
  无人捡拾
  
  月光下的凤尾竹
  不懂得流泪
  
  这首发诸歌谣的诗歌,细腻地勾画了这样的一个凄美画面:“西子湖畔,银色的月光下,一片凤尾竹林里,一个少女偷窥孔雀之灵的舞蹈,正在倾听葫芦丝幽咽缠绵的泣诉……”借着这样的画面,诗人为我们塑造了一个唯美的、感伤的悲剧女子。特别是中间两段:“一袭水光倾泻/银色的月亮卧在满是苔痕的老树下/开花/少女的心事化了/沾湿了一把春色的筒裙/还有飞不起来的杏花雨/不知是谁/脚步轻轻地走过/就随了风,没了影//西子的美貌/丢失在/烟雨朦胧的湖畔/秋虫不再吟唱的湖畔/苍白了红颜憔悴了梦境的湖畔/无人捡拾”大有《红楼梦之葬花诗》:“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的境界。

  在当代的诗坛,由于受到“横的移植”的蛊惑,个人主义的纤巧及荒唐无聊的东西泛滥成灾,汇成了中国现代诗歌的逆流,在这股逆流的影响下,许多诗作者不作基本文学修养的培植,不体验社会和人生的真谛,就一窝蜂地操笔写诗,导致许多诗作“在内容上,率多无病及精神错乱的呻吟,率多色情及无聊的发泄,率多狂躁与梦呓的编织。在形式上,割裂文法,拼凑字句,竟以生涩、隐晦为能事。”(郭枫《独立苍茫且放歌》)可喜的是,我们的茉莉朵朵却是“出淤泥而不染”,十分注意自身文学修养的培植,用真感情,用真性情,写出了许多凝练冷静、节奏明快、音韵谐和、意境深幽的好诗歌。例如《如果,你能读懂我的沉默》:“如果/只是如果/你能读懂我的沉默/我将/在微笑中死去/让满脸的幸福/植入你记忆的骨髓//在那里/深情地与你拥吻/一点一点/让自己开花……”诗的语言朴实而有张力,抒写了人间的真情,它能给人从美的毁灭中感受到人生的价值,达到思想力量与艺术力量的统一。

  茉莉朵朵的诗歌,之所以说是好诗歌,原因在于她能让诗意飘浮于真实和幻觉之间,产生许多意想不到的艺术效果。它的诗歌,不像“极端丰满的黑洞”那样令人感到神秘莫测,也不象“青春全方位的喧哗躁动”那样让人热血沸腾。它的诗歌,就像一条河,泛着清丽的旋律,闪着悦目的波光,带着对大自然、对人生、对真爱等最可贵的人生情味,自然的流动,流到读者的心中,荡漾着众多的心弦而产生共振和共鸣。这些“人生情味”是“我”的,然而又不是“我”的。请用心读读茉莉朵朵的这首《以吻封缄》:
  
  不显露旧日的炫光
  是一种禅坐般的了然
  一只瓶子端立如玉
  铮然无声
  
  谁是你
  轻拂凡尘的杨柳净枝
  任玉露一往地润着
  湿润的眼睛始终于平淡
  
  从此以吻封缄
  爱微笑着,明亮不渝
  你的手指抚摸过光洁
  还有亲切的瑕疵入骨
  
  疼爱凹凸如昔
  熟荏的,像故乡的炊烟
  成一种习惯袅袅飘起
  保持在既往的那个温度
  
  以手的感觉检测
  仿佛密语:
  今天是什么天气
  多云见晴,时有南风
  
  也许不再炽热
  如夏日凌晨的微凉
  绘着青花的那个瓷器
  动人如初
  
  唯有目光楚楚
  一遍遍审视,一次次轻抚
  瓷器的完美
  得益于忠诚的呵护
  
  把几十年的光阴盛在瓶里
  酝酿但不开启
  不喝,时时嗅上一嗅
  便可以醉了,一世的芬芳
  
  当我品味到茉莉朵朵的这首诗歌时,简直喜不自禁:在感受诗歌中那些理性之内容的同时,享受着诗人营造的那种幻觉佳境。“爱微笑着,明亮不渝”――这是《以吻封缄》的“诗眼”。诗人围绕这个“诗眼”,用一种极富灵性的笔触,阐释一种“妙不可言”的爱意,尤其是最后两段:“唯有目光楚楚/一遍遍审视,一次次轻抚/瓷器的完美/得益于忠诚的呵护//把几十年的光阴盛在瓶里/酝酿但不开启/不喝,时时嗅上一嗅/便可以醉了,一世的芬芳”意象单纯,句子明丽,一种似真似幻的诗美境界栩栩如生。

  总之,茉莉朵朵的诗歌“简洁,准确,质朴,流畅,优美,和谐,丰满,完整,简直就是一部交响乐。”诗歌里既有对生命的思索和咏叹,又有对爱情的浓重吟唱,纯朴而意蕴悠长的诗化语句,演绎着一种绵绵不绝的人间真情……

顶一下
(2)
50%
踩一下
(2)
5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