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散文 > 散文精选 > 中国文苑:炊烟的回忆
返回首页
  

炊烟的回忆

时间:2011-03-10 18:22来源:中国文苑 作者: 长者点击:1

  每到黄昏时刻,就看见远处的村落里从树丛中升腾起一缕缕炊烟,白白的,轻轻的,在天空飘浮着,随着风儿变幻着自己的身姿。
  秋季里,蓝蓝的天空好似深不见底的大海,炊烟就是那飞翔的海鸥,上上下下不停地飞跃。冬季里,大地铺上一层厚厚的白雪,炊烟就是一群信鸽,盘旋之中,充满亲情和暖意。春天里,青山绿水,百花齐放,炊烟就是一段白色的绸缎,在天空里自由飞舞。夏天里,透过金黄黄的稻田,望到炊烟,就会有一种凉爽的感觉,从心头诞生。
  无论在那儿奔波,黄昏里的炊烟最能勾起思念的细胞不断的裂变。看见炊烟总会想起白发苍苍的外婆,在灶里添上几根木柴后,吃力的迈着小脚,摇摇晃晃站在后门口,等着玩疯了的我回家吃饭。那时我太小,根本不懂得外婆盼望我早点回家时的心情。只顾自己和小伙伴们在远处田野里四处游荡,在河水里打着水仗、打着水漂,在草堆里钻进钻出、爬上爬下,在树上摘着桑堪里,将嘴巴吃成紫色。只有等到肚子感觉到饥饿了,才和伙伴们从河滩上、从田野里一口气冲上河埂,朝家的方向张望,一旦看见自己家的烟囱里飘着阵阵炊烟,就会露出幸福的笑容。这时,炊烟就成了一面旗帜,一面召唤的旗帜。
  记得有一次和小伙伴到河对面的一个水塘里扳虾子,一直到天黑了,才回家。外婆把街上,边边拐拐都找了个遍,都没有我的人影。回家后,外婆边流着泪水,边问到哪儿去了,为什么走时不告诉她一声。我不敢告诉外婆去到很远的地方陪小伙伴扳虾子,所以随便外婆怎么问我,就是不回答。外婆在一气之下,打了我一下,我一下子倒在小水桶边,头正好碰在水桶的圈铁上,碰了一个小口子,鲜血只流。外婆一下子慌了,我们俩个都哭了。从此以后外婆就不再打我头了,我外出玩弄里也不敢跑的太远了。
  时间越在流逝,思绪越来越浓。特别是在外婆去世以后,炊烟好像只是记忆。自己大了,儿子大了,炊烟却越来越在脑海里变得清晰起来,这时的炊烟就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现在每当在黄昏里等待儿子回家时,就自然想起儿时的我,想起儿时的外婆。
  怀念炊烟,怀念炊烟飘荡里的故事,怀念故事的外婆和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