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散文 > 散文精选 > 中国文苑:梨花飘满的庭院
返回首页
  

梨花飘满的庭院

时间:2011-05-11 12:23来源:中国文苑 作者: CBL5276点击:1

  房东柴大妈的后院,是一座破败的院落。这座院落,原来住着霍姓财主。战争年代,由于一场大火,把这一家烧了个精光!如今,只剩下一片断壁残垣,荒草野树,连一间带顶的屋子都没有了。但是,站在破墙头上,往东南方向一望,你会清清楚楚地看到巍峨的天下第一关城楼,和那绵延过来的万里长城呢!你别说,院子东墙跟底下的一口甜水井,还给全屯子的人留下了念头。别家挑水,都从柴大妈房后的东西石道上去井台的,唯独柴大妈省劲,出后门就到。
  这口甜水井,依然完好无损地保留着雪白的玉石栏杆,只是井上的辘轳,被乡亲们换了两次,如今也新着呢!井台的南面,是一颗两搂粗的、依然情丝绵绵的垂杨;北面,是一棵生长了几十年的老梨树,这时,雪一样的花儿满树怒放,成群的蜜蜂嘤嘤嗡嗡地飞来飞去,和柴大妈院里的那棵梨树连成了一片,和全村的梨树连成了一片,和满山的梨树连成了一片……蜂儿唱,蝶儿飞,梨花的芬芳伴着春风使人醉!
  在这个春光明媚的季节里,柴大妈的小女儿梨花,头年刚刚高中毕业—60年代初,高中毕业的人,已经不小了,也该说婚论嫁了。这不,东屯梨花岗上的李大山,从部队回家探亲,来柴大妈家好几趟了,刚才和梨花拿着扁担掂着筲,去后院井台担水去来着。大山一回来,我和小芳也不用抢扁担了……
  小芳前年大学毕业,在四清工作队干了一年半了,住柴大妈正房的西里间。我这部队来的队员,和工作队的徐指导员住西屋。每天天不亮,我们几个都是争先恐后地早早起来给房东挑水、扫院子、清猪圈。大山回来的几天,他总是把水缸挑得满满的,我和小芳,只能看人家在梨树底下“井台会”,俺俩却拿着铁锹扫把傻愣神。今天早晨,徐指导员起得比谁都早,两缸水都让他给挑满了。过了一会儿,大山来了,我和小芳、梨花放下手里的活,就直奔井台边的梨树去了。这
  是梨花姑娘的要求,也是梨花姑娘的安排。
  我们四个年轻人,穿过满树梨花,来到后院。这里除了青青的野草,遍地是野生的榆树和椿树。也不知从哪年、哪个山头、哪阵风刮来的榆钱和椿树牌子,都在这里乱哄哄的安家了。这时,梨花说:“你们看呀,树上的榆钱又都飞了!”大山拍了她肩膀一下,说:“你叫首长(指我和小芳)来干什么?还不快说。”梨花故作嗔怒的说:“什么首长不首长,这是陈哥和王姐!你在部队叫习惯了吧?”我和小芳都笑了。当时,大山在奔牛机场(也是我们海航的一个部队),任气象台预报员,少尉。我在当地部队任航行参谋,中尉。小芳不客气地说:“叫首长就叫首长呗,有事快说!”这时,一群花喜鹊,叽叽喳喳地落在最高的那棵榆树上了,看来,真要有喜事啦!
  其实,梨花和大山的事并不难说,也好办。他俩想让我们给柴大妈说说,大山探亲期间先在家里办完结婚登记手续,假期一满,就带梨花回部队举行结婚仪式—在部队多简单呀,找个会议室,买一些瓜子糖块什么的,首长讲讲话,新人谈谈恋爱史,然后招待所一住,就算入洞房了!又省钱,又省事,梨花还可以来趟江南游,到无锡和苏杭玩一玩嘛,何乐而不为呢?连大上海离奔牛机场都很近。
  梨花院落定终身,四个人一合计,就这么着啦!晚上,我和小芳与柴大妈一说,这四清积极分子,不出我们所料,满口答应了。大山和梨花临走的头天晚上,徐指导员拿了两瓶酒,我买了一只烧鸡,柴大妈整了一桌菜,大山也陪着父母带着“聘礼”来了。月光下,梨树旁,小芳唱歌,大山和梨花敬酒,一家人(当时叫阶级情谊深),高高兴兴、亲亲热热地为大山和梨花祝酒、贺婚、送行……
  梨花丛中,山村的夜是那么的静,那么的美,那么的芬芳。客人走了,亲人睡了,月光透过梨树,满地都是梨花的影子,只听小芳还在树下念叨:
  梨花院落溶溶月,
  柳絮井台淡淡风。
  她把井台俩字念得特别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