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散文 > 散文精选 > 中国文苑:烟雨迷雾望花湖
返回首页
  

烟雨迷雾望花湖

时间:2011-10-16 07:25来源:中国文苑 作者: 流源点击:1

  望花湖是一位美丽知性的情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即使是在这暮秋的烟雨里。
  
  从迎风如剑戟的火红夏日到落叶最知寒的黛墨秋天,望花湖恰如经历了一个女子从热力四射到恬静内敛的蜕变过程。既为美人,深知除了芳姿妙曼、裙角翩翩的外在修炼外,真正的美更在于传播一种精神和气质。
  
  这些天,一场一场的秋雨,像一次又一次的别离,在山林旷野轮番上演,使人心绪难平。恰恰此时,望花湖的名字像牧女的铃声,呼唤着穿过疏林与风雨前来的羔羊。踏着沙沙的落叶,听着嗟嗟的流水,秋的惆怅在烟雨中渐渐浓烈。看着落叶,遥想昔日的一树繁华,使我般半拉子文人竟也溢出几分伤感;听着流水,弦弦犹颤着消逝的息音,冷泪般流向未知的远方,更觉人生苦短、世态炎凉。看来,万物都逃不出永劫,总有一天,我们的灵魂也会像落叶一样飘落在无言的荒郊,我们的生命也会像流水一样脱卸于茫茫的世界。只是不可预知的是,在那一瞬间,是否像落叶般毅然决绝,是否像流水般只需一个华丽的转身,刹那间消失不见。
  
  心念忽闪间,望花湖已在眼前。原来烟雨中的望花湖,竟有另外种种优美的意象。有时,处子般静静地躺在那里,接受烟的撒娇、雨的爱恋、风的痴情,超然于物外,放牧心灵,舒展胸怀;有时,慢慢行动,云是衣裳,风是眉目,雨是情感,船是变幻。有时,又像出嫁的女子,穿着雾的婚纱,畅饮了瑶台的美酒,蹁跹于天宇之下。虽然是秋天,但她的眼中一定有春天,有开着满树的鲜花,有一路攀爬的青藤。因而,即使这样的烟雨,不会潮湿其眼眸,衰减其红颜,消瘦其心灵。相反,在她面前,伴着风声萧萧而至的烟雨,一丝丝、一缕缕都化为柔情蜜意,化为上苍所赐的甘霖,使她外在没有尘垢,内在纯净别致。也许,只有水光潋滟、烟雨空濛的望花湖,才能被滋养成这般绝世的容颜。
  
  湖岸的细雨又密、又长,在我的心头飘来飘去。置身其中,看山、看水、看云、看风,欲行即行,欲止且止。心灵如一叶扁舟,冉冉绕湖而行。湖水浅浅荡漾,将心舟轻轻托举。此时的烟雨与湖水,颇有些诗歌的意味。只是不似李白的豪情万丈,不似杜甫的哀愁忧伤,不似纳兰性德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惆怅,有些徐志摩再别康桥时的轻扬,更像舒伯特摇蓝曲的温馨而绵长。我便知道,正是自己走得久了,看得了烟雨如梦,听得了潮音如歌,心绪随湖水的沉浮而慢慢变得淡定从容,滋生出些许宁静。而这份宁静又转化为荒郊行路找到归途的喜慰,心灵得到释放,并注入新的内核。
  
  那天大地大超越一切般的地平线,难道真的是世界的边沿?那望不见的远方是不是同样有风有雨?那早早在枝头飘然离去的叶子是无法承受衰败的压力还是基于理性理智?当生命遭遇一切有形的或无形的困窘,是否该用一颗开悟的心获得一种参悟?有多少红颜能像唐朝的那位灵性女子将面部刑法演绎成上官婉儿的梅花妆?有多少须眉能像武林那位孤高男子能在断臂失偶后练成杨过的黯然销魂掌?
  
  在此烟雨间,行走在湖畔,我忽然想到两句互不相连的话:
  
  身处闹市如僧定,
  
  坐看长江万里船。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