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散文 > 散文精选 > 中国文苑:大美笔架山
返回首页
  

大美笔架山

时间:2015-08-25 09:12来源: 作者: 春江青苇点击:1

 

 

笔架山居息城中,与李白当年吟唱的五松山相隔不远,诗仙应见过它。既誉为笔架,自有诗书文章,轻轻唤一声就能飘出音韵,三座秀峰牵起一抹青黛。

步入山中,条石铺筑的坡道猱弄着幽谷向上迤逦延伸,扶疏的花木依在心边,耳畔周回着纤纤蜂鸣。穿过浓郁的桂树林,消闲路上香风沾襟染袖,说颂玉兰娇容靓饰。游人尽情拍照,得一分拈花的美,但听歌声悠扬,嘻笑应和。

踏着春阳拾级而行,苔痕逐步陡峭,流岚滑下指尖,蓊蓊郁郁的树柯渐渐稠密,杂花躲在秀叶的缝隙里暗投媚眼,绮靡芸芸招拂。松鼠飘过枝枝干干,鸟语一粒粒滑落,风吹天籁。

绚丽印进胸膛,山如翠幔,闪现出大面积自生林,杉树、枫香、青㭎、刺槐、黄栎等乔木情志扶摇。丛竹、檵木、荆棵、野胡椒等花果灌木随性曼舞。蔷薇、蕨草、芭茅、麦冬、覆盆子、野枸杞等底层植被心意拳拳。葛条、爬山虎、野牵牛花等藤蔓好似轻舒的呼吸。

攀登中,景色在记忆里四时转换,每年最先走动的是蒲公英,一朵朵金黄翻山越岭。春风一闪身,野杏花就像薄薄的脂粉冥蒙弥散,苍宇忽然泛亮。过不了几日,野桃花率意爆红,把声声惊叹栽进了山坳。野紫藤凌空花开,早霞一样的诗意,似要提升当今世界的品级。山中人来人往,收起了烦恼,放牧悠逸的灵魂。夏令到来时,野金银花、六月雪和山桂相继溢香,冰屑碎玉般的朵瓣洒落丘坂,像要执意洗涤人间的秽浊,还给良心几分清白。进入三秋后,油茶花搀着野菊站到了路边,野板栗、野山楂硕果温情饱满,启示人们不要辜负天常,为着收获持续奋发。冬雪卧于山间之日,万木琼立,野柿和野棠梨兀自晒出玉实,橙红赭褐冷艳炫奇,天在静思,心称出了年岁的重量。

登上第一座山顶,便来到了笔架山的右峰,卵形的坪台边缘有个拙朴雅致的圆形亭阁。进入亭中可尽兴眺望,市列珠玑,车如流星,工厂和商店鳞次排列,青峦好像一颗颗碧螺撒布其间,有湖光映照,行云似是刚刚许下的清愿。褒扬油然而生,播种着心血和汗水的桑梓犹如人间仙境。

继续前行,攀过一道陡岗即是居中的峻岭,浑然的荫翳覆盖着屋脊状的山顶。站上高崖撩开鲜亮的浓绿俯瞰,山下楼宇辉彩相映,灵霞萦绕着万家窗台,勃兴的建筑群在大尺度扩张。阳光里飘忽着一座座花园,好像蜃影苒袅。眼前翕动着新潮,心走进了一首抒情曲,畅想与现实在胸中交织,犹似斑斓的彩屏。

由山梁的小径登上左侧的秀峰,便到达了笔架山的最高处,遥看城外,柔弧蠕活恬淡,重峦叠嶂在隐隐的天际线上腾跃。长江宛如一条绸带由西南飘向东北,恋缠着辽旷城池。江心洲好似一匹莲叶,悠漾在烟水中央。环顾时,城乡密切链接,金街银巷牵系着晴光瑞霭里的田畴村落。盛大的心敞朗明润,近山厚重,近水灵慧。无论说风景,还是说情感,都难搜寻可准确表达的词句。

高瞻远瞩中放飞一段遐思,穿越物华天宝,与多元的兴盛共鸣,婉惬一层一层地把感佩交付给一方锦绣。认知倏然深透,眼前的这一片山水是值得倾心倾力的浩大天地,百战披铁甲,不问名利与苦乐,为宽幅的胜景泼墨添彩,每一刻都英华卓著。

舒舒卷卷的笔架山气象万千,可凭览峤岳鹤峙,江流轻泻,借一袭风怀为情感摆渡。若是从江上相望笔架山,那将又是一番心爽神怡的韵致。

在长江丰水期乘一条小木船游弋于江上,只见所有的滩涂全都隐没,水阔岸浅,风平浪静,清丽光亮的江面好似玻璃。此刻,由船上仰面向笔架山看去,一朵软软的靛蓝,既像虚悬在天上,又似挂在眼帘边缘。江是城的近景,山是城的背衬,城在山水之间。

如其时本地江段的水位在十五米以上,恰好无风,阳光纯净,晴空如洗,江面上没有其他往来船只,可停下桨,不扰动江水,让小木船自行漂泛。袒开胸怀,轻轻铺平灵魂,放眼朝南岸静静地平视,立即砰然心跳,笔架山完完整整地倒映在江中,楚语浮荡在苇叶下,吴音漂过了柳丝,如神勾描,多一笔是冗赘,少一笔是缺憾。这时候感觉到揣在怀中的乡情细微如缕,一生的眷寄都在风光里,自己原是画中人。寻觅多年,至此读破一幅山水,跻徙一隅,鹄企无限。

能从长江上看到笔架山倒影的机会极少,十几年或几十年难得遇到一次,甚至终生难求。一旦天赐机缘,便可喊着天空品读真山真水的妙意,昭见江水淼淼,都市莽莽,峰岭依依,尘域淡雅,心也淡雅。

情悠悠,或江中看山,或山上看江,大美深深地溶进了世事人心,水是岁月的血脉,山是沧桑的脊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