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散文 > 散文精选 > 中国文苑:记忆一场雾
返回首页
  

记忆一场雾

时间:2016-02-03 08:45来源: 作者: 春江青苇点击:1

 

早晨,大片风景从江南的山水里走出来微笑,青树绵延,鸟雀唱和。

小河突兀飘起层阴冷烟霭急急匆匆地蹿上山坡,侵蚀着粉色的流霞顷刻,野雾席卷悖虐浮荡,不加斟酌地撒开一张密网,瞬息笼罩了青林。朝露似是流落到了另一个星球,在枝枝叶叶上离散成斑驳的渍痕,抹不去忧愁,到通关的谜

望前方,曲径不知去向,脚步陷进了空茫。我极力贴近山体,两眼丧失了亮度,黏涩的视线无法捕捉目标,物象变得曚曚昽昽一切所依从苍凉压顶,上一秒唱小曲,下一秒哀怨断肠,曾经的真实刹那荒芜。突发变故根本来不及打量假象成患,埋没了沧桑无比平庸的现实没有一点情天事难料,各人只好扪心问命。

我屏住呼吸四处寻觅,身边摇晃的残影若。瘴气滞重,氛围惨淡,人似丢弃了灵魂,感知蜷缩在雾幔的一角。下垂的意识沉闷懊丧虚妄的心纵有千番痛惜,也没有具体内容神志遭受着挫折情怀只能哑然缄默,万事都成了无稽之谈,良莠无别,好坏彼此混淆。飞鸟擦肩而过,留下了一沓焦虑,低回不已。

混沌的苍宇恍恍惚惚,阴暗铺天盖地,思想的色彩成批流失,爱恨情仇在错乱中演化,不分青红皂白,是非难辨。神志被蒙昧恶意袭击,情愫瘦成了一把骨头容忍出于万般无奈因为没有发泄的言词。芬芳萎靡,缱绻悱恻只剩下潜意识默默护卫着羸弱的脉息。玄端纷纭,状如麻丝无助的祈求一摞一摞收缩。混搭的悲怨重皮叠髓,阴错阳差,拾起书,遗落了琴,心疼丛生,没有确定的要旨

潴留在指尖峰岭一座座地塌落,河流已全部覆没双眼模模糊糊,不知天高地厚。无边的晦浊狂妄地囚禁了意趣,何处是现代的大道,哪里有祥顺的小路,左顾右盼,避不开鬼魅设下的陷阱,命运没有结论

雾霭渐渐地秘化成小雨幽光依稀,稍远的对面一有在怫郁翻卷冈峦在烟浪里缓慢蠕动苟延不能止息,尽管混沌中已显露出微隙魔幻的景象仍是一派狐疑。说其顽固顽固,说其妄诞妄诞眼下尚不能作出预期判断。虚虚实实的情状,好像神的感叹,嘁嘁嚓嚓的响声一丝一丝地牵扯在耳边氤郁弥漫硅化的潸然潮湿铅幕应该怎样打开茫然时虽说看不透世界,但必须看清自己。

穹窿低矮,雨脚正追撵着残雾,群抽绎,好像游鱼就要蹿出深渊心绪还在徘徊,向前无法到达大地的边缘,登高够阶梯已经落地,另一脚还未起,忽崖断路绝早出门,何时才能平安归去搬不走峭壁,也不能采花入室。

面对逆厄阴霾环绕挪移半步纠缠一圈且行且整理自己孑然一身,深知自己时下的处境,一旦在危境中失足即使不粉身碎骨也要折胳膊断腿。感觉迟钝,谨防磕磕碰碰,脚板必须踏踏实实着地,别让飞祸把心砸出窟窿用不着激愤,也不要气馁,维艰时务必谨慎把控,切记循序而进。微风终于在眉梢拂动,岩岭已半含半露,花草树木无中见有巨杉的影子像一支椽笔,正要为长天补白

转眼耗去几个时辰,天窗姗姗撤除了帘幔诗画迎面飘来仙籁姌袅,青萍撞击着山腰,阳光的箭镞穿破了最后一层阴翳浮岚稍稍有些泛绿挹郁退向我的身后又在重新站起。尽管还称不上天下大白,孤云已经亮出的边。苍宇倏然敞开山岳好似娇羞的道路轮廓,河流迤逦延伸,回肠抽掣心在复活。

天开雨霁,鳞波重新剪裁着峰壑,山光溶入了水色压抑生成菩提。阴暗过的眸子又展开长篇文赋,柔蜜,清润,庄严。形色一层一层地焕衍浅黛渗出了柔嫩的绿荫,哈口气就能发出笑声绮美的野花一枝枝摇曳,红黄蓝紫各有格调鲜艳加鲜艳淡香熏染着平冈。走出迷惘的感觉轻松宏阔蓦然身轻,解除所有的扭结,打开心门,灵魂好像获得再生的珊瑚,放射着辉彩时节犹如飞旋的斑鸠羽翼涂着金黄

跨过惆怅经历了跌跌撞撞,我庆幸受伤时并没有放弃心念。我相信水,相信山,相信,相信纤秀的花草,相信天地的规程,相信属于自己的第六感官。

我登大山峭拔顶巅几尊石被天雕成了坐像徐来的风深情地把它们吻得泛光,高处的景象反倒简明扼要眺望山河艳阳炫耀,群峰如笋,没落全方位振兴。大片壮丽一览无余,南北西东,爽爽朗朗,芳华习习,清新里的浪漫再没有任何顾忌,行云飘拂,好似乾坤的霓裳

天地悠悠,将这一次的心得载入了记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