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散文 > 散文精选 > 中国文苑:梦见自己在巨大的睡莲上跳舞 (散文)
返回首页
  

梦见自己在巨大的睡莲上跳舞 (散文)

时间:2016-03-24 23:46来源: 作者: 方福光点击:1

  

 

 

梦见自己在巨大的睡莲上跳舞     (散文)

 

 

 

越过城墙立交桥,颜色和声音。真实的美丽世界,摸索着在城市每一角落劳动或者歇息。
我一直眼睛睁着将灵魂的城门闭着,不敢自由地放松。
在这半梦中,我活过了多年真实的岁月,受威严权力的欺辱。
尘土与尘世同等肮脏,雾霰强迫我张开嘴鼻呼吸,长街屋檐下悬挂着的红灯笼,广场背影里浮动肥鹅般的达官贵人,我怀恋的耕犁与木轮车在奔跑的旷野上溃坍。乡土文化在历史岁月车轮中沉沦。
   
我和所有芸芸众生一样在人类的手中,被抵押。在别人目光里沉浮挣扎----------

我住在别人的家乡,心里一片荒凉。我毫无防御的喉咙,可能被抑郁勒死。
我在人类的别人手中,被抵押身体和灵魂。
城里来的医生除了看射线,片子什么也不懂。
专家来了,把长霉斑的梨子和苹果说成是生态果子。摇摇欲坠的房间,人世间光灿夺目,我在里面踱步,被人窥视的房间,锁钥在别人手里也有一把。我的罪孽是一无所有。
我的屈辱是爱天下所有人们。我的愿望是杀了这个蛆虫般蠕动的世界。
别人有耕田有牧场有游船矿山大厦别墅农庄。我是惊惧之下的小鸟,找不到巢穴。
当午后我在草丛中停泊梦想,会被戴袖章的人拎起。我居然躺在别人的私家花园。

阳光落在我书上,虫子落在我书上,在伊甸园的苹果树下,众人象踩踏一只原罪的黄蜂,我在岁月风中嗡嗡作响。

人世间再没有自由和天籁。草木鸟兽的名字,黯然中逝去。我想大声叫喊;我有罪,天空大地被别人霸占! 我有罪,灵魂被别人扼杀!
那些庄园富人区是人类共有的土地啊。别人踩踏得更厉害的旷野被罪恶的障碍围困。
炸鱼薯条,不是我们的宵夜。炸鸡啤酒,不是我们的宵夜。

无人居住的村庄,被迫愤怒地离开。只有鸽子和燕子的回声,回响在心扉上滴着泪光。
冬季在我们舌头上凝聚成霜,大地崖上绑着的石棺,绳索牵挂后人们征服者的奢望。
过去即将消逝,未来有了新的开始。疼痛不安或许谁也无法阻挡。
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历史三百年一个轮回,六十年一次大变革。文明记忆被接受,就象婚礼过后日子里,平凡而礼仪地生活。与爱情无关。与贫富无关。与自由的灵魂无关。

新居在无锡惠山新城吴韵路一个小区里。茶花,郁金香,百合花,蔷薇,三角梅,桂花在栅栏四周散发出温热的花香。
   
居十六层,午夜过后,在一阵巨大的昏厥中,淹没了我的灵魂和理智,心灵和耳朵在琴声中张开------。喝几口茶后,凝视楼后万达广场区域新城的雄姿,心中是长长的叹息。
在我不眠的夜里,亡灵的歌声刺耳地飘出。玛瑙般坟冢馥郁的香气阵阵袭来,折磨我的柔软内心。你亲吻过的红唇,残酷的折磨了多少青春岁月。就象一堵无影的墙,无法纯净我新的恋情。燃烧着的思想,似一枝芦苇,低下头颅在风中,苍老了白发。伴随着春天黄昏的回忆,迷茫的夜雾,抖颤最后的霞光。
年过半百了,我病态的气息升起浮躁,无数鲜花丛里摇着苍白的睡莲。

在宁静的水面凄凄闪亮,带着创伤,沿着水塘,把失恋的绝望,拍着翅膀的飞鸟驱赶彼岸。

火热的夏天过后,死亡、哭泣、声如野鸭嘶吼,浮想联翩--------
宁静的水面上,巨大的睡莲上站着的小鸟。那是二十三岁的我,青春的初恋
白色幽灵般似恋人的魔影,一堵神秘的墙,淹没了夕阳。
见到已经逝去的女友,在这白浪里,独自漫游---------,在芦苇丛间跳来跃起--------
睡莲上,仰头低鸣。守望在月光下的湖岸---------

诗人的向望---------我站在异乡的河流边,傻笑着树枝上欢跃的小鸟,心里回荡一种别有的滋味。我们错认了乡愁,它不是软弱的生命感伤,而是生命里的驱动力,促使我继续读下去、写下去。而回顾故乡,也是我最深的本能。
好像走在我自己的梦里。在为故乡写下一千首诗歌以后,我明白了,那是溶在血液里的。
我好像是转弯了,对我来说没有转弯,我是随着生命的道路往前走。我最大的幸运,就是中年时失去了自己的故乡。这是时代发展的结果。谁也无法阻挡前向的历史车轮。
无怨的青春期没有在故乡渡过。没有定居的地方,在城市军营小镇漂泊,但是有了写诗的激情和冲动。写诗的情怀一天天膨胀,在生命向前的泥沼长出莲花朵朵,鲜艳而蓬勃。
对故乡的追寻,使我永远年轻,最饥渴的清泉井水来自江南小山村,最温暖人心的是米粥,最忆念的是奶奶外婆的微笑脸庞。
   
在远古的篝火旁,向上天祈求的第一篇祷词就是人类的第一首诗。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亭台楼阁烟雨中,屹立过多少诗情画意,湮灭于红尘岁月中,谁又能怎么样?突然觉得我们只是来过,像一只蜜蜂劳作生活之后有一天忽然死去。短暂的生命嘎然而止。或者像一只苍蝇抚摸人类疼痛之后,反被谩骂咀咒。蜜蜂和苍蝇都是这个世界的诗人。活着并快乐着,边飞翔生命边歌唱美丽世界。
一位俄国的诗人说过,诗是大地上的青草,它不受管辖,自然生长,但你要保护。不能毁坏它。
诗人的乡愁可以在心上发芽,花卉瓜果蔬菜种植在阳台上,种植在目光里,明媚葱郁城市的生活。一个时代过去后,我们也许只记得几位领袖,但我们会记得每个时代都有它的诗人或者代表,诗歌就是这个时代完成的圆满的穹顶皇冠。
我的生命春季已经结束,到了明媚的秋收时光。行走的每一步,都有诗歌的光芒。我自由并傻笑着。愿意见过蜜蜂之后,辞别这个美丽世界,一片落叶般飞翔在风里,投向大地的怀抱--------

无法关闭灵魂的城门。越过城墙立交桥,颜色和声音。真实的美丽世界,摸索着在城市每一角落劳动或者歇息。
我一直眼睛睁着将灵魂的城门闭着,不敢自由地放松。
在这半梦中,我活过了多年真实的岁月,受威严权力的欺辱。
尘土与尘世同等肮脏,雾霰强迫我张开嘴鼻呼吸,长街屋檐下悬挂着的红灯笼,广场背影里浮动肥鹅般的达官贵人,
我怀恋的耕犁与木轮车在奔跑的旷野上溃坍。乡土文化在历史岁月车轮中沉沦。
我和所有芸芸众生一样在人类的手中,被抵押。

我住在别人的家乡,心里一片荒凉。我毫无防御的喉咙,可能被勒死。
我在人类的别人手中,被抵押身体和灵魂。
城里来的医生除了看射线,片子什么也不懂。
专家来了,把长霉斑的梨子和苹果说成是生态果子
   
摇摇欲坠的房间,人世间光灿夺目,我在里面踱步,被人窥视的房间,锁钥在别人手里也有一把。我的罪孽是一无所有。
我的屈辱是爱天下所有人们。我的愿望是杀了这个蛆虫般蠕动的世界。
别人有耕田有牧场有游船矿山大厦别墅农庄。我是惊惧之下的小鸟,找不到巢穴。
当午后我在草丛中停泊梦想,会被戴袖章的人拎起。我居然躺在别人的私家花园。

阳光落在我书上,虫子落在我书上,在伊甸园的苹果树下,众人象踩踏一只原罪的黄蜂,我在岁月风中嗡嗡作响。

人世间再没有自由和天籁。草木鸟兽的名字,黯然中逝去。我想大声叫喊;我有罪,天空大地被别人霸占! 我有罪,灵魂被别人扼杀!
那些庄园富人区是人类共有的土地啊。别人踩踏得更厉害的旷野被罪恶的障碍围困。
炸鱼薯条,不是我们的宵夜。炸鸡啤酒,不是我们的宵夜。

无人居住的村庄,被迫愤怒地离开。只有鸽子和燕子的回声,回响在心扉上滴着泪光。
冬季在我们舌头上凝聚成霜,大地崖上绑着的石棺,绳索牵挂后人们征服者的奢望。
过去即将消逝,未来有了新的开始。疼痛不安或许谁也无法阻挡。
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历史三百年一个轮回,六十年一次大变革。文明记忆被接受,就象婚礼过后日子里,平凡而礼仪地生活。与爱情无关。与贫富无关。与自由的灵魂无关。

唯有在死寂的新城睡下之后,我的心灵翅膀才可以飞翔。我的灵魂才可以放纵,在春天运河边徘徊中捡拾贝螺,梦幻中的天籁果实难道就是贝螺?卑微自由游走的小生灵?

河流上空的飞鸟对我说,就是啊! 就是!泥泞堤岸下是我的脚印,深深浅浅地延伸在月光下的远方,直至湮灭在江南越来越浓烈的雾霾中。

双脚丈量着土地的肥沃,心头的笔尖如春笋茁壮,写下生命的鲜活跃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