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散文 > 散文精选 > 中国文苑:秋天的思恋
返回首页
  

秋天的思恋

时间:2016-09-08 10:01来源: 作者: 春江青苇点击:1

  

 

           螳螂栖息在花蕊边

 

秋露细密,一只螳螂栖息在芙蓉的花蕊边,成为朦胧一笔。刀斧收在胸前,翅膀上的绿色泛黄,翘首打望着太阳,眼里集满了忧郁,隐含着祈求。它朝我投来一瞥,似要诉说某种意愿,却又无语。

亲爱的朋友,多加珍重。

暮霭夕阳,池塘浅岸,阴气一层层飘卷,暗红模糊了螳螂四周,芙蓉叶片坠落,转承启合的时日仍在翻越昆仑,远渡黄河长江。曾经的光彩好像滴落秋水的青墨,由浓而淡,沉向心底。

默默凉风吹拂着枝梢,散句细碎地摩挲,薄型的寒意撞痛了螳螂脊背,稀释了花间民谣。

螳螂颤动着瘦长的腰身展开翅膀,奔向了苍穹。空气微微翕动,漾起无色的细浪。

芙蓉欲静不能,神情怅惘。

    我的心成了窟窿。

一声云响轻轻掠过了地平线,带着些许忧伤,隐痛酸酸地下垂,那么无由。

蓦然,一团霏雾打败了天空。

           

              南瓜叶上看黄萤

 

落日滑过指缝,像打散的鸡蛋黄流进了南瓜地,跌入冷秋,一丝一缕地怫郁,与大面积憔悴同时干瘦。

凄惘里的清愁越来越浓稠。

有只黄萤陷进了南瓜叶的褶皱,翅膀半合,躯体覆盖着残云,狭窄的额头一片荒凉,无助成了残存的感想。我扇动着手朝它示意,安静得毫无反应,也许不断下降的气温已使它僵化。我想把它捧进掌心给予温暖,未触及,它已骤然腾起,在我的头顶盘旋着飞去,留下一个虚妄的问号。

我眺望远方,山隘深处的情状如花事败落,寂寥与心相背,一阙破损的古词,难以修复。

黄萤被风融化。

我在南瓜地边默默地绕行了一圈,多想能找回什么。

这一刻,风景好似抽象的画,又像眛惑的现代诗。

   

               天牛与鸟

 

松树的枝丫上趴着一只天牛,姿势端端正正。山岚已冷却,故事被风遗忘。

我朝天牛反复察看,首尾浅素,包裹翅膀的甲壳缀饰着灰白色的斑点,触角平举,模样安详,回味里仿佛还深含着天马行空的当初。

这天牛也许是今年的最后英雄,我朝它轻轻嘘了口气,没有任何动静,大概早就抱定心无旁骛。如果谁要向它施与什么影响,只用肃穆回答。它安宁得似乎失去了感觉,抑或是一个躯壳。

松涛阵阵,我不禁悲凉。

一只飞鸟蓄意要逼近天牛,很可能认定对方是一顿营养大餐。世间真有冤孽吗?

风声沉重,我在碎裂中零乱。世相万千,浮光掠影,生命虽然来路不同,但归途类似,何必非要德行见底。

飞鸟直冲而下,形迹横暴狂妄,肆无忌惮。

天牛飞去,鸟儿坠地,都在意料之外。

 

           老枫树上的蚂蚁

 

心把整个清晨给了大山,老枫树悬挂着几片颓败的残红,衰竭的骨骸咳出最后一滴血,凄惘滞塞。鹧鸪飞远,为追随赶早出行的太阳,呦呦鹿鸣被昨夜的月亮带走。

白霜铺满地,小路绕上坡冈。蚂蚁的队伍在老枫树的主干上驿动,群体争先,肩扛手提地搬运着物件。清疏的亮光从树皮的褶皱里反射到我的脸上,泛着淳淳淡淡的微芒。蚂蚁们用极弱小的愿望支撑着循环往复的光阴,把勤劳装进了岁月美丽的背囊。

所有的蚂蚁负重归来,扑进家的怀抱,具有强烈欢快。温室敞开了情感,满屋飘扬馨香,愉悦生成了幸福。喜乐不问早晚,欢笑如花开放,恬适只是一种调剂,心绝不会停留在一个季节。

一场大雨就要暴发,所有的蚂蚁决然倾巢而出,不为抵抗,不为逃亡,再去争取一次可能的收获,利用事变前的时机壮大自己的王国。

从悯春,到悲秋,谁曾一点一滴地打捞过时光,它虽不能储存,但可以尽情酿制。

 

            蟋蟀幽鸣

 

天地无声,灯火已经熄灭。

秋夜,安静得深不可测。

窗外传来蟋蟀幽鸣,轻盈灵动,丝丝缕缕的情韵飘在秋凉一端,妙曼的节律一声声柔润。我的冥思撤去了栅栏,风的影子悠悠忽忽,没有固定的方向,伸出手无法捕捉。阳台卧在安谧一方,打开了淡蓝色的文章。

我独自出门去寻觅,断断续续的声调一时近,一时远,似是有,却又无;似是无,倒还有。一首小夜曲细细密密地绕过了东墙,系住群星,灵魂失去了重量,落下又浮飏,情怀漫无边际地空旷。我返回家中,按捺不住自己,多想连夜行走远方。

这一刻,天影柔软,堤岸边尚有船只返航,路上的车辆还在奔驰,一一满载。

清音柔韧,坐在神的肩上,与我对望。

诗情画意中的月色,离我稍远。征雁无语,锁定一地,在蟋蟀的鸣声里赶路。

秋声不苦涩,菊花不彷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2)
10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