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散文 > 散文精选 > 中国文苑:想你,是一声叹息
返回首页
  

想你,是一声叹息

时间:2016-12-05 09:17来源: 作者: 春江青苇点击:1

  

 

晚来,天气骤然降温。杨望明躺在离家千里的工棚中,身躯卷曲在地铺上,一声声叹息吐不完心中焦愁,家中幼小的儿女,年迈的双亲,能及时添加衣被吗?地里的活是否已经打理完?同在一个城市却相隔几十里的妻子秀英还在卖菜吗……干了一天重活的他,本该夜来可解乏,此时却挥不去忧心忡忡,难以合眼。

杨望明侧脸瞅瞅身边的伙伴,其人正瞪着两眼看黑乎乎的棚顶。杨望明摸出半瓶劣质的酒,两个人同时坐起来,一人一口地默默往肚里咽,同是忧伤人心疼与谁说?酒喝干,依然愁未解,你无奈我也无奈,胸中的褶皱起波澜。

杨望明摇摇空酒瓶,两个人又躺下,心不安也得安。

天刚刚泛亮,躺在工棚里的几十个人同时爬起来,大家要去盖楼,要去修地铁,要去铺马路,要去埋水管,要去清阴沟,要去扫垃圾……要去抬起并不属于他们的城市,撑直腰杆一步一步地负重前行。

天黑后,杨望明与同伴们陆续返回工棚,饥不择食地填饱了肚子,坐到地铺上聊天解闷。有人问今天是农历的几月几日,回答是刚刚进入农历十月初,离春节回家还远。杨望明两眼无神,叹了一口气,算也无用,算来算去都是牵肠挂肚,难捱的日子没个完,家中的老小也许已在房前屋后望来望去,眼巴巴地盯着村头村尾的小路……

当晚,先下小雨,接着又飘起了碎雪,杨望明只躺了几个时辰就去加班打混凝土,他和工友们都没有雨衣,雨雪打湿了他们得周身,手和脸都红肿起来,却累得脊背冒汗。冰冷的雨雪和汗水混合到了一起,就像他们凄凉的心。

第二天上午,大雪漫天,混凝土终于打完,杨望明回到工棚里烤干了衣服,本想睡觉,却皱着眉站到门边,看着白茫茫的世界,想着远方的家,调皮的孩子也许在玩雪,跌倒了怎么办?父母的衣服是否能保暖?家里的粮食是不是够吃?灶间有柴草吗?接着又想到秀英一定还在卖菜,她的胃病千万不要犯。他非常惦记秀英,秀英肯定也是牵肠挂肚,但秀英一向舍不得抽空来看他。秀英每天凌晨五点就要到批发市场进菜,卖到天黑也不肯收摊。他想一夜都熬过来了,还睡什么,赶快去看秀英。

杨望明冒雪前行,在农贸市场里找到了秀英,秀英正用手捂着胸口,勾着腰卖菜,她的胃病果然犯了。杨望明潸然泪下,赶快替下秀英,秀英说她还好。

下雪天卖菜的生意很淡,过了几分钟,杨望明催秀英早点收摊,秀英点点头,忍着胃痛朝他笑了笑。

杨望明帮秀英推着卖菜的小车,秀英顺路买了点卤猪头肉和几个热馒头。

    秀英的住处在一个死巷道的尽头,长约三米,宽不过两米,是用捡来的旧胶合板搭成的,放着一张别人给的不到一米宽的破床。这个小小的栖身之地是秀英用劳动换来的,她每天都要无偿地打扫整个巷道。

杨望明先倒了一碗开水递给秀英,催她赶快吃药。秀英吞下药片,叫杨望明在床边坐下,夫妻二人赶快趁热吃买来的食物,彼此都有些狼吞虎咽。他们吃好后,喝下一些白开水,默默对视了一会,杨望明伸手抚着秀英的头发,秀英把脸贴到他的胸前,问他要不要上床休息一下,他傻傻地笑起来,亲亲热热地抱起秀英放到床上,久别胜新婚,秀英缠缠绵绵,他热血沸腾。多亏一爿陋巷遮挡着风雪,这对夫妻有了片刻的温馨。

二人起床后,杨望明说起家中的老人和孩子,怆然双眼湿润,秀英请丈夫放心,好好照顾自己,每天平安地上班下班,她已经给孩子和老人寄去了棉衣,虽然很廉价,但可以御寒。杨望明夸奖了秀英一番,紧紧抱住她,对着她的耳朵叮嘱不要忘记吃药,胃疼时千万不要出摊,秀英一边点头,一边微笑。他们知道彼此的肚里都装着苦水,再苦再难也要笑,笑能为人生减压。

杨望明伸头看看巷道,雪停了,天色已暗,他说自己今晚还要上大夜班,必须马上就走。秀英恬怪他要上大夜班为什么还冒雪跑这么远的路,他说想秀英想得难熬,又担心秀英身体,必须挤时间过来看看。秀英咬紧嘴唇,闭上眼睛,泪还是一滴一滴地渗了出来,她用手去抹,已来不及。杨望明发出一声叹息,泪珠像一粒粒铁蚕豆砸到了地上。

秀英含泪而笑,说夫妻见面应该享受快乐,用不着想许多,这世界哪容得了他们想。夫妻两同时伸出手为对方擦干了泪水,秀英催杨望明快些走,早点回到工棚里抓紧睡一会再去上大夜班。杨望明提脚出门时,秀英要送他,他不让,说伤心人送伤心人是伤心加伤心。

杨望明走到了街边,仰首长叹,天上飘着几颗昏昏沉沉的寒星,那是他和秀英的泪,根本不敢多看,一头扎进了幽深的地铁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