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散文 > 散文随笔 > 中国文苑:童年里的“雪地飞车”
返回首页
  

童年里的“雪地飞车”

时间:2015-04-03 16:36来源: 作者: 猎狐点击:1

 

走在回家的路上,雪花迎着寒风狂舞,一片一片的雪花转瞬间将大地深深地埋藏,突然间,看到有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头,正用爬犁拉着小孩子在雪地中拼命地奔跑,我微微一笑,想起了自己童年时的场景。当时,年轻的父亲也是这样,顽皮的我坐在限量版的“雪地飞车” 上,他在前面拉着绳子,拼命的在雪地中奔跑。

时过境迁,如今的我也“升级了”,刚刚成为了一名父亲,我深深地体会到作为一名父亲的艰辛,有时不经意的责怪自己当时太顽皮,太幼稚。回头看,当时父亲那豆大的汗珠沿着脸颊细细滑落,我天真的笑容似乎就是父亲奋勇向前的动力源吧!

我的“雪地飞车”说是限量版的,我觉得不为过,因为那是父亲为我量身订做的,绝对的独一无二。按照我的身高,父亲大致构思爬犁的长、宽、高,找上10几块结实的板子,将其中两块厚实的板子底面削成一个弧形,方便拉拽爬犁,再用火中烧好红彤彤的炉钩穿两个洞,好挤绳子。为了出于安全考虑,父亲特别在做好的爬犁两侧加上了扶手,在爬犁后侧加上了挡板,这样一套流程下来我的“雪地飞车”就基本成型了。虽然父亲不是木匠出身,但是我认为我的父亲绝对有当木匠的潜质,他做的木剑、木制的大刀、爬犁样样和我心意。在童年的小伙伴当中,我的“雪地飞车”称得上是“豪车”了,令小时候的玩伴们羡慕不已。对车特别感兴趣的我,特意为我的“雪地飞车”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宝马。

父亲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冬季里除了给我做玩具,没事的时候爱练字,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是他的字在我们当地也算小有名气,过年给邻里乡亲写个对联,红白喜事写个礼账那都是他。童年的时候,每到冬季母亲不是为全家老小织毛衣,就是做棉衣、棉裤,陪我的时间不多,总是父亲陪着我。

记得那年冬季,我缠着父亲拉爬犁带我出去玩,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伴着漫天飞舞的雪花,我们父子二人“武装”完毕,父亲便驾驶着我的“雪地飞车”拉着我一同出发了。在乡间的小路上,远远望去,白茫茫的一片望不到尽头,父亲没有因为拍冷、怕累而退缩,拉着我一路狂奔,幼稚的我“驾”、“驾”、“驾”……不停地叫喊着。在速度与激情中,我的血液在沸腾,那种刺激过了童年不再拥有,现在回想,当时我真把父亲当成“宝马”了。父亲在我的“驱使”下,越来越快,耳畔“刷刷”的声响如同驼铃声一般清脆,父亲对我的爱好像感动了枯树上的喜鹊,唧唧喳喳叫个不停。落叶松似乎沉默了许久,在寒风的吹拂下,抖动着身上的尘埃。我与父亲在玩闹中,享受着冬季带来的快乐,我们绕着整个村庄,沿着乡间小路走了一大圈,返回了温暖的小家。

童年是一个碗,盛满了美好的回忆;童年是初升的太阳,充满了朝气;童年是一滴水,纯洁透彻;童年是一道彩虹,绚丽多彩。

我的童年像一本百翻不厌的书,每每回忆起来,嘴角都会夹带着一丝微笑。我童年里的“雪地飞车”带给我的不仅是欢乐,更多是父亲悄悄送来的父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6)
10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