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散文 > 伤感散文 > 中国文苑:聚散两依依
返回首页
  

聚散两依依

时间:2011-01-20 08:51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 司马剑雪点击:1

  小雨加雪,街上飘着零乱的伞花。舔一舔干涩的嘴唇,滑动的玻窗载着流失的情感关闭。谁的画笔描摹着朦胧的意象?抓不住雨雪浸湿,我就会一次次扣问心灵。望不见渐行渐远的身影,我知道,聚散终有缘。
  是谁敲碎了我的梦境?鸟儿叽叽喳喳的声音已经听不见了;窗台上那瓶滴水观音冷漠的注视着窗内。室内空调“咝咝”的吹拂着热风,腊梅花在桌案上迎风飘摇着香味。这样的日子,我不知是喜悦,还是感怀,我心内萌动着的春色,终究没在雨雪天里吐露出冉冉的光风齐月。
  一张车票,足以成为往事的勾勒。那一刻,挥动的手,成为了一幅珍藏的画。你是画中的主角,画面汽笛烟雾的萦绕。我蔓延的情感总是在画中艰难的跋涉,找不到一个理想的位置停留,与之并肩。我相信,在我生命中的这一瞬间,你不是匆匆的过客。
  我不再怨叹错过,一列火车载不动所有色彩;我也不再怨叹我抓不住曼妙的瞬息。我坚信,属于我的,终归会回归。就像鸟儿回归大自然一样,我拧不住鸟儿飞向春天的翅膀,却能拧捏你翻飞的梦萦。
  在真实与虚假之间,我不想去定论。当我们走在布遍瓦砾的废墟上时,我们彼此接纳了灵犀的感应。野菊花在的荒芜泥土里,开着黄灿灿的花朵;那我们除了选择欣赏,就是逃离。然而,我们继续走着,把欣赏三角梅的热情烘托为夏天的浪漫。一叶知秋,我们真的忘了那个多愁善感的秋天了。至于冬天,不曾想过。
  “你爱他吗?无论以后是贫穷还是富贵。”这苍老的声音经常回响耳畔,就像一位老者的叮咛。我要去的路,当然不是教堂。在公园的半坡湖光之中,我寻找着情感游动的画面。草坡黄黄的,毛绒绒的草儿覆盖在泥土之上,风吹过的时候,草荒凉的搔动着,像是老人头顶上的稀疏的发。无意去触动莫名的心思,我只是在想,假如我们温存的老去,那时光逆转定是笑料。
  散吧,就让雨加雪湮没自己。我在城市夜色中身披万缕霓虹,却难以寻到蜗居的光彩。当冷冷的雨点吻着脸颊的时候,我无意掩饰抵御寒冷的愁容。任凭冷风的肆虐,坤包里却掏不出一把车钥匙。唯有回到苍白的白炽灯下,编织人情冷暖,过往云烟。白炽灯早晚会锈蚀,我只是以童话的心境,洗染堆砌白雪后面的城堡。
  聚吧,我无法收敛个性,总不放过日子里长出的片片张扬的叶子,直到七零八落才是遗梦的开始。我无意抓紧你的手说着动听的神话,那些离谱的想象,仅仅依靠幻觉而存活。我坚信,每一次相聚,都有刻意的理由,心灵的密码,在瞬间变为风情万种。
  聚散有缘。爱情的奢侈,让人忘了谁占有谁。
  我想散有散的借口,无须为一个莫名的借口追问不停。常常站在半坡上,看着白菜秧冒出泥土,露出绿茵茵的叶子,某种失落感油然而生。一次一次的说着告别,却握着时空距离伸过来的手不放。三年后,我将真的离开狼藉的废墟,落户两江新区。那时,蓝工装、白工装像无数朵花,开在同一个温室里;当“花朵”一起簇新相拥雾色的时候,你分辨不出我是谁?或许我就倚在山脚的一棵低矮的柏树下,观望那一片银杏林梢上是否褪去了雾色。
  我想聚有聚的灵犀,当绿叶像飘飘的裙裾,被一抹阳光点染眼帘的时候,所有的温妙会真切的涌上心头。阳光触摸的奇思,会随着心底里的绿意渐渐收拢,与风旋舞。我会顺着风儿悄悄的爬上金银花的新叶尚未攀沿上的露台,窥视你的举止,让彩色风铃轻轻的摇响,提醒我的存在。
  我不再拿捏住虚无飘渺的遐想了。冷凝的眉心上,轻跳着你的柔情。如果你小屋前的池塘愿意干涸就让它干涸吧,我会顺着池塘边上的小径,追尾竹叶的声响;在蓑衣孤单的田野里,捧起晶莹的雪花,扬洒对你的祝福。我会让一柄撑着的伞牵引,沿着蜿蜒的沟壑走近水光清澈的湖边,拉起高高的芦茎,围栏你随风而来的心语。这就足够,足以让我捱过这个心愁不散的冬天。
  今生只为缘聚缘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