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散文 > 伤感散文 > 中国文苑:缭缭心事,一言难诉
返回首页
  

缭缭心事,一言难诉

时间:2011-02-10 14:40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 贺静点击:1

  

      失落,很恍惚,就几句话,便和烟雾一样,困扰着自己。想走出去,却看不清楚方向。想抓住谁,谁也不在身边陪着自己一起长叹。曾经几多绚烂的希望,不容置疑,也就在瞬间破碎,洒下一滴的痕迹。谁也看不见,自己此时的心情,谁也看不到自己无奈的一个眼神。来和去,与结果面前,都已无意义。梅要我远离网络,远离一个虚幻的世界。我一直沉默,没有回复。因为我知道自己,梦还没有达到时,心中永远有一个跨不过的坎,装满愧疚,时时咀嚼着我的大脑。
  
  隔着屏幕,看着她们在闪亮的舞台上潇洒的走着,笑着,说着,我感觉自己就仿佛置身在一个沙漠,她们的一切,都是海市蜃楼。不知是出于怜惜自己,还是可怜自己,突然觉得自己很孤单。如若远离,才能获得自己的安静,那么我回到过去,还会宛如过去一样心静如水吗?走了这么久,看了这么多,心底渴望什么?厌倦什么?一片空茫。暮然回首,什么才是应该满足,什么应该去追随,不知、不知、就这样木然呆在红尘里。不想掩盖偶尔的疲倦,不想抹去时常需要经受的打击,在梦的边缘,徘徊,期待。一次次醒来,夜风兮兮,凄凉常在左右,但是为什么还在执迷不悟,等待着什么,自己也难以说清晰。梅说人心的欲望没有止境,人要学会知足和安静。这些我也知晓,但是心总是不能如她那般宛如莲一样娴静。看着她每日忙碌这绣一幅幅十字绣,除了羡慕她的勤劳就是敬佩她的执着。
  
  常说,过去的一页,能不翻就不要翻,翻落了灰尘会迷住双眼。人要学会忘记,学会淡然。说起来容易,有几个人能如此呢?所谓的放下,只需要换一种思维方式。但是如何走出固定的环境,也是一个疑惑。如同一个编辑,看多了唯美的散文,看多了百花齐放的书稿,很难认定谁是谁非。因为很多作者的稿子,只有出版之后,才知道市场如何,是否有潜力。如同很多事情一样,只有经历了太知道原来放下,只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宛如我此刻,看着她们明艳的面容,听到她们骄傲的说笑,心头一阵惶恐,让我感觉到窒息。听到关于她们的消息,我在为她们感觉到幸福时,也为自己感觉到遗憾。这外表看起来是遗憾,或许还有很多的是希望死亡的尸体,好似漫天飞溅的落花,让人不得不鼓起勇气去看它们的舞姿,呆呆的竖立在一个画面。命该如此吗?不知道!我自己也不是神仙,不知道自己的明天如何,只是感觉人已经坠落在没有星星的夜晚,空气中蔓延着让人难以下咽的味道。
  
  往事如烟,那只是时隔多年之后才有的感叹。这样的沉淀,和年轻时追求爱情差不多,等人慢慢成熟了,才知道原来爱看似浪漫,实则就是一种简单的坚守。此时此刻,我不想去再多的研读她们骄傲的面容,也不敢正视她们写着喜悦的脸。我怕自己会失去平衡,当场倒下。可能是害怕吧,于是多么希望时间就在我的手指尖,让我可以快速剥去红尘里的繁华,褪去娇艳的装潢,让现在的一切都在手心慢慢冷却,苍白,然后成灰,随风吹去。全当一切没发生过,一切我不知晓。那么我依然和天空中飘逸的云朵一样,来去悠悠,不为谁愁。
  
  记得有一本书上说,鱼的记忆力只有三秒,就会忘记所有。如若人也可以这样,多好。可是,这些,只是如若,不是真实。我所能做的,不是躲避,也躲避不了,那么就是注视。静静的面对,看着她们穿着华丽的衣衫,在人海之中微笑,指点江山。转身,漫步在一条寂静的小路上,默默的看花开花落,细细诉说着自己的一点一滴。缭绕在过去的风景里,在回忆中感受当初的喜爱悲乐,在文字里寻找当初的自己。

【责任编辑:男人如树】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相关文章导读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