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散文 > 优美散文 > 中国文苑:夜深篱落一灯明
返回首页
  

夜深篱落一灯明

时间:2011-01-29 20:5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 红杉树点击:1

  当袅娜的炊烟被风吹拂得渐行渐远时,已是牛羊下来,鸡栖于埘的黄昏了,悠闲的犬吠扯开了夜的帷幕,一个个篱笆院落次第燃起一盏盏灯火,乡村的夜降临了。
  一盏盏灯火次第燃亮,整个乡村迷蒙在昏黄而温馨的灯光下。缕缕光芒像脉脉地花香弥漫,简陋的乡村给人一种四季如春的感觉。
  那时候,我家院落里亮起如豆的灯光时,一家人围在饭桌旁,听奶奶讲述过去的故事,那故事平白如话,为我们并不富足的生活附丽上了无穷的韵味。
  爷爷很少问事的,只是老黄牛一样默默的耕耘,奶奶让他早歇息,爷爷温顺的答应了。我父亲是队里的干部,日夜操劳,奶奶知道父亲疲惫不堪,喝令他早休息。
  很多夜晚,那暗淡而温暖的油灯光亮,通常把奶奶、母亲和我的影子花在斑驳的墙上。那幅线条并不清晰的水墨画,至今记忆犹新。
  奶奶像柔韧的藤条,永远不知疲惫似的,日夜劳作着,白天为一家八口人做好一日三餐,还要敦促爷爷扫盐土,淋盐;夜晚,燃起干柴火,火焰腾腾的熬盐,待到天刚亮,奶奶就迈动小脚,扛着还余热没散的盐,到邻近的集市上叫卖了。
  奶奶是出身于乡村大家户的,一无例外的裹小了脚,但这并未妨碍她辛勤劳作。奶奶用卖盐换来的钱津贴着这个贫困的家庭。
  在油灯下,或者说映着熊熊的火焰,我乐此不疲地读书,一直陪伴在深夜,为此,奶奶很喜欢我,她看我时,我有着被阳光照耀的温暖。
  乡村的夜黑魆魆的,别人家的灯火渐渐熄灭,而我家的灯火把夜绵延的很长,很长……我学累了,到庭院里站一站,仰望天空,月朗星稀,天上的光与家里的灯火交相辉映,变幻出奇异的色彩,形成一道迷人的景观。
  我母亲目不识丁,但心灵手巧,是裁缝的好手,被选拔到大队部做裁缝,日复一日地裁缝,为他人做嫁衣裳。别人靠在田间劳作挣工分,母亲靠裁缝养家糊口,母亲的劳动强度很大,挺辛苦。
  当母亲赶到家时,常常已是繁星满天了。母亲不顾辛劳,帮我奶奶烧火熬盐。我记得,奶奶与我母亲婆媳关系极好,我从没见她们生气吵嘴。
  母亲很朴素,任劳任怨,对爷爷奶奶充满孝心,对她的孩子永远都是一腔的慈爱,我奶奶很满意。母亲很少说话的,母亲梳着两条黑的油亮的长辫子,奶奶很喜爱她。
  有时,遭到阴雨天,奶奶就不熬盐了,母亲也不去裁缝了。奶奶纺棉花,织棉布;母亲为一家人一针针一线线纳鞋底做布鞋;我在如痴如醉地读书。
  雨天的夜,点点雨声渲染得夜很是宁静,我的篱笆院落里依然一点灯火,照得我的心里亮堂堂的。那盏灯火红红的,为乡村的夜披上一层温暖的衣衫。
  有时候,奶奶和母亲不在家,我点亮灯火,沉浸在书的境界里,感到心里很幸福,那书里的文字也像一点点灯火,让我温暖,为我呈现了一个全新而美好的新境界。
  我好像一直在黑暗中游走,蓦然发现,书的灯盏为我散发光芒,心里有了奔头。抬头仰望星空,月亮挂梧桐,群星闪烁,点点星光诱惑我浮想联翩,欲罢不能。
  从此,我更执着于读书了。
  那时候,没有钟表,有时只凭窗外的光亮程度判断天是否该亮了。
  尤其是冬天,夜尤其漫长,加之月光如霜,很早很早我就起床了,我端走了家里的油灯,我用透亮的纸张糊一个灯罩罩住,使凛冽的寒风吹不灭我暖暖的灯火。
  我走出篱笆院落,高声喊一句,“上学了”,一会儿,全村的孩子听得命令似的挎着花书包,端着油灯,涌向了学堂。
  天上有银河,我们这些孩子的灯火汇成灯的河流,在大地上汹涌流淌,像地球红红的飘带,舞出最美丽最梦想的风景。
  我们的小手冻得紫芽姜一般,我们这群孩子的心却暖如灯火。
  红红的国旗还没有伴随太阳冉冉升起,简陋的校园已飘满朗朗的书声。
  老师夸奖,我们许洼村的孩子很爱学习,一定会有出息的。从此,我们的心里就埋下了希望的种子,这粒种子慢慢生根发芽。
  整个冬天,从我们的许洼村到学校路途上,每一个白露为霜的凌晨,都一如既往地流淌着灯火的海洋。
  奶奶在我仰望星空之后,与我母亲窃窃私语,这孩子执着地抬头看天,很有志向的。母亲点点头,我发现母亲嘴角绽放了不易觉察的笑容。
  篱笆院落的那点灯火,一道暮色苍茫时分,就及时的点亮了,就像春风吹拂,花儿绽放一样准时自然。
  奶奶或者说母亲为我点燃的灯火,让我品味了人间温情,也为懵懂的我照亮了前方的路途,使我矢志不移地行走下去。
  那点灯火,那点微弱的灯火,只点亮了黑夜的一隅,启迪我开拓疆域更辽阔的漫漫长夜。侥幸我没有完全淹没在黑夜里。
  我仰望苍穹,仰望星空,行走在大地上的平淡无奇的我生出强劲的翅膀,我坚信我要在美丽星空下翩翩起舞,舞出一个乡村娃的灿烂梦想。
  油灯下,双鬓染霜的的奶奶依然为这个家操劳着,母亲业已朱颜辞镜,脸上爬满皱纹了,我依然故我的读书。
  有一段时间,我走向大自然,看万里平畴,欣赏翻空白鸟时时见,照水红蕖细细香的佳境……
  我开始逃开奶奶和母亲的视野,偷偷地到池塘里洗澡,偷偷地爬到树上掏鸟窝,偷偷地牵着我的忠诚的“小黑”到无垠的原野撵野兔,游玩得意兴未尽,乐不思蜀……
  最终,劣迹还是败露了,那个很赏识我的很美丽很温柔的乡村女教师去了我家里。奶奶狠狠地揍了我一顿,我很坚强,没有掉一滴眼泪。我没有记恨我的奶奶。但我挨揍时,我发现我母亲已是泪光盈盈。
  回到了久违的学校,我见到了那个美丽的女教师,我居然一丝也没有恨她,发现她具有从未有过的美丽魅力。
  奶奶和母亲在夜幕四合时,依然准时地为我点亮那点灯火。
  灯光下,我如痴如醉地读书,心无旁骛;站在庭院里,我仰望星空,遐思如鸿……
  一天傍晚,我正读着书,奶奶喊我,她认真地挑大灯头,一边郑重其事地说,娃儿,我给你说个故事。我从没见过奶奶这样的神态,我也庄严肃穆地聆听。
  奶奶说:“我小时候,有个算卦灵验的瞎子经过我家门口,问道,你家爷爷读书读出出息了吗?”
  奶奶说:“我爷爷应该有出息的,可是家道中落了,成了一个种地人。”
  瞎子说:“你爷爷成了个种地的,可是你孙子一定会读书读出出息的,我看了你的手心,那在手心里刻着的,算卦的不会捉弄人的。”
  奶奶说:“从那以后,我一直铭记着,我的孙子一定有个爱读书的,一定会出息的。”奶奶说话的时候,眸子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她无限怜爱地望着我。
  奶奶的话,像一粒种子种在我心里。我精心呵护着,一定要生根发芽,长成一棵郁郁葱葱的挺拔的参天大树。
  我一下子成熟了,少了些许顽劣,多了几分勤奋刻苦。
  日光流年,那盏油灯陪着我,读完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毕业后蛰居小城,从事一种教书育人的事业。
  我知道了奶奶的良苦用心。我奶奶手法独特地馈赠我一支撑杆,让我轻松地跳到我的兄弟姐妹没有到达的高度。
  我有一个不谙世事的顽童成长为一个风华正茂的中年人,而为我点燃灯火的奶奶也年老辞世了,享年九十八岁。
  奶奶是在甜甜的睡眠中去世的,她去世的那天是农历三月初三,是瑶池西王母举行蟠桃宴的日子。我的一个德高望重的大伯说,我奶奶去赴蟠桃宴会了,不必太伤心的。我才略感安慰。
  下葬那天,骤雨初歇,天光重开,无边无际的原野一片金黄,油菜花开,我的为我点燃了灯火的慈爱的奶奶安卧在鲜花丛中,永远不会关爱我了,我潸然泪下。
  我的母亲依然在家,依然住在那个篱笆院落里。几次诚恳的请求,母亲都不答应来城里居住,她说,乡村的家才是真正的家,住着才心安。我拗不过母亲,只好任其住在乡村里。
  近几天,树木飘落着干枯的叶片,一片萧瑟。我回到家,见到我的母亲,母亲腰弯了,背驼了,头发斑白了,想起母亲年轻时的美丽的长长地辫子,我不由得黯然神伤。尤其是,我母亲年轻时行走疾步如风,而如今却因骨刺而步履蹒跚,我再也看不出我母亲年轻时的模样,那个每个夜晚为我点亮灯盏的母亲,那个美丽健康年轻的母亲哪里去了呢,我撕心裂肺地呐喊……
  看到母亲如此衰老的模样,我好像依稀看到母亲就像那盏油灯一样,在风中摇曳,我切切实实地体味到什么是风烛残年了,我的眼里饱含热泪。
  如今的城市灯火辉煌,霓虹闪烁,我却迷失在这盏灯火与那盏灯火之间。我时时想起篱笆院落里的那盏灯火,回忆起那盏灯火下的无限温情。
  夜深篱落一灯明。

【责任编辑:雨蝶】

顶一下
(2)
50%
踩一下
(2)
5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相关文章导读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