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散文 > 优美散文 > 中国文苑:氤氲在七月的淡淡乡愁
返回首页
  

氤氲在七月的淡淡乡愁

时间:2011-08-31 07:39来源:中国文苑 作者: 吴承教点击:1

  当都市的华灯亮起,夜,开始变得温柔。孤独的身影披着清冷的月光,默默穿行在城市的光影中,熙熙攘攘的人群,纷纷扰扰的歌声,围剿着心灵的宁静,一颗本已浮躁的心此刻再也无法平复了。
  
  曾经,一个个美好而易碎的梦想,经不起现实生活的碰撞,一次次碎落在茫茫的漂泊旅途。踽踽独行的步履,拖着疲惫的身心,艰难跋涉,辗转于一个又一个能再次滋生梦想的地方。就这样,每天,用脚步去丈量薄如蝉翼的岁月,多年后,蓦然回首,才惊觉那刻满寂寞沧桑痕迹的并非昨日一次次失意的经历,而是一直以来萦绕心头,从未散去的淡淡乡愁。
  
  时光拉扯着记忆,记忆引领着目光,此刻,我又看见了,看见那明净的天空,悠远的流云,环绕的青山,萋萋的碧草,还有青石桥下叮咚的泉水,以及那栋板壁上油漆早已风干脱落却依然可见“毛主席万岁”标语轮廓的老木屋。几丘错落有致的稻田,米白米白的稻花,正沐着金灿灿的细碎阳光,怡然自得地开着,一种安逸的恬淡,摇响一串思乡的风铃,在夏日微风里,飘出一沓幽深的记忆。七月的心事,在这夏季多彩的世界里,伴着绵长的雨水,流进散乱的诗行。
  
  浅弹愁绪,我与寂寞一起感恩,用孤独的帆,扬起亲情驾驭的轻舟,穿越时空的河流,寻觅遗忘在童年生活岸边那支简陋的鱼竿。轻捻丝线,不经意间,抖落一滩哥哥留给弟弟的深情眷恋。曾几何时,被我钓起的第一条活蹦乱跳的鱼儿在一瞬间变成了哥哥嘴角的那一抹幸福的微笑,永远镌刻在乡村宁静、和谐生活的画卷里。
  
  细数过往,心情跌宕,奶奶慈祥的目光,父亲殷殷的鼓励,母亲不厌其烦的叮嘱,萦回梦中。当盛夏的惊雷在心头炸响,时针坠落红尘,我把满心浓厚的牵念,化作缝合断裂时光的音符,调和成一首思乡的恋曲,飘响到下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希望,从此告别顾影自怜的孤单,和那悲情厌世的习惯思索。
  
  绕月揣想,回望源头,绕村而过的那条溪流,孕育着蛙鸣惊梦的俗事轮回,静静流淌里悄悄盘算着远方游子的归期。老屋庭前,奶奶亲手植下的那棵阅尽沧桑的翠柏,依然生生不息,以茂密的姿态无声地展示着一种坚毅与朴实。只是不知道,那些匍伏在它脚下簇簇蔓延的金银花是否还在盛开?那浓郁的花香里是否还能找回些许我曾经遗失的记忆?
  
  翻滚的思潮,推搡着日子,滑过季节的肩头,当夏天伴着游子脚下深深浅浅的足迹即将远去,关于七月的一切记忆和感动也将被重新打包,装进生活的行囊。
  
  对于远走他乡的脚步,对于翱翔蓝天的翅膀,那条永远纯澈的溪流,那片稻浪翻滚的农田,总是令人心头微颤,那是连接游子心灵的纽带,是我永不斩断的思乡念想。
  
  现实的风,吹不醒归家的梦想,生活的刀剑,割不断游子的惆怅。一路漂泊,迎接着瞬息万变的时代浪潮,在无数次的激流冲刷中,一种“世上没有做不成的事,只有做不成事的人”的坚毅与执著,一份“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黄河决于侧而神不惊”的淡定与从容,在每一段倥偬的岁月里印证。
  
  对此,有谁知道,这种良好秉性的塑造,均缘于那片遥远山水的润养,源自那个永远氤氲着温暖气息的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相关文章导读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