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散文 > 优美散文 > 中国文苑: 秦岭,浅浅的蓝
返回首页
  

秦岭,浅浅的蓝

时间:2015-04-05 09:34来源: 作者: 春江青苇点击:1

 

1

十月,由西安驱车翻越秦岭南行。

进入山中,秋风轻软,丛林抹着阳光。

道路在一味的弯曲中绕上峭岩,蛰入了云层,车辆好似小虫在蛛丝上蠕动,生命和世界都悬于半空。

秋色飘舞着橙红,有嫩紫明黄交映,零散的绿色还在怀念当初,山花刻意挽留着季节。鸟雀啁啾,扩大了天蓝,而艰难的涉履始终无法避让没有休止的盘升回环,现实和愿望总有极大的差异。

苍山深处闲伏着三五座房舍,黄土墙,青瓦顶,屋脊上的霜痕似褪犹在,一声轻叹,云蒸霞蔚,不啻天上人间。攀着老藤的篱边硕果缀满了枝头,门前晒着花生、芝麻、豆类等秋杂品类,后院堆着柴垛,向阳坡上稻浪飘漾着明亮的金光,甘薯绿茵铺地。辛劳显见,收成显见,平素显见。功名利禄相离已远,灯红酒绿只不过是隔世浮华。知足常乐,山居的优雅能让人心醉。生命种进了厚土就必定要长成信念,禾稼与荆薪积攒着日月的温暖。

但见炊烟升起,饭香清馨弥漫。

 

2

晌午的秦岭静立在阳光里,以满腔热情迎送着过客。我们在穿越南天门公路隧道之前下车逗留,登上了一座高岗,撩起清风,纵览四方,朗读崇山。空辽的沧桑难以抵达,不渝的时间伸延成了一道脊骨,浩浩然,不见长安。晴岚掠过山影漫上了心头,伸出手,薄得不能触摸。

眺望秦岭主峰太白山,宛如灵魂耸峙,日晖罩顶,韶华炫耀,伟岸得有些高远,又格外地亲近。虽是无言,却在环顾人间,多少深意浸湿了双眼。感慨无由,突破了千秋,一丝一丝地缥缈,一丝一丝地柔软。

车过隧道之后,天地两分,前有长江悠悠流水,后有黄河眷眷潆绕,一座秦岭连贯南北。车窗轻轻落下,鬓边美景倏然娟秀。

前山,后山,同在襟袖间。

 

3

我们持续南下,曲行画中的山路崎岖依旧不减,两旁荫翳蔽日,葱茏打开了心语。天光漏下来,好似刚刚浣洗过的轻纱,滴落着些许文词,只能意会,无法详述。深沟巨壑传来水响,声声轰隆。车辙蜿蜒,来到了汉江上游,浓密的树木瞬间升高,隐含着传奇,秦岭是绚丽的背景。

一丛竹影闪入了灵盈的车窗,翠绿随风拂荡,离离卷向远方。我们已行经于大熊猫的故乡佛坪县,情愫悄悄抽出细芽,穿越着梦,这一次光顾能与天地的精灵邂逅吗?深知事不由人。大熊猫的眼睛好像就在每一枚叶片背面闪动,迷迷离离,虚虚幻幻,牵扯着人的情丝。神光辑合的竹木花草如曼靡的歌谣,招引着我们,而我们只能将期许寄予遗憾,深潜的意愿随着涌流的血液拳拳泛亮。

心在千呼万唤,峰峰岭岭,远远近近,仿佛真有一种回应,很轻,很轻。

 

4

一只鹰兀然滑向天弧,平展的翅翼碰响了穹庐,我们的心登上了云彩的阶梯,升往苍宇之西,广翰没有基数,光阴不问远近。雄鹰掠着山岳,掀动了长空,一眼看破世界,阴晦不在。此时的秦岭,如一朵盛开的仙葩,人只不过是一粒小小微尘,纵然被蒸馏成七色霞霭,也难摆脱俗念。虽说浮世可以转身,践行却太难。一声鹰啼,叼去了我们的所有,或许能省修为禅。

高高旋舞的雄鹰,什么也不可比拟,它是一个鲜亮的标志,灿烂夺目,悠扬冷静。风韵柔润地扶摇,宽宽的情怀化现于世,击退过无数次狂风暴雨,坚定的行动毅然结合了巍峨的秦岭,形成一种令人崇敬的思想,从当下直到遥远的将来,纵横千里万里。

胸膛空下来,秦岭如同心上的花纹。

 

5

穿过一座长桥,越过汉江,天光陡开,车前原野大面积铺展,现出一片谷地,屋宇鳞次栉比。我们来到了处于汉中盆地的洋县,古朴的土地如一幅崭新的年画。欣然看到朱鹮在空白的水田里鹤立,散散落落的一小群,静静享受着西斜的阳光,似在默诵诗句。红艳的额头,洁白的翎羽,好像音符唱响了闲雅。微风吹动清水,涟漪细密,有几枝蓝色的小花零星摇曳,山体明亮,天地明亮,一直亮到心底。这种由神描绘的美丽,用不着剪裁。

见到朱鹮实属不易,犹如君子难求。此时,山山水水静幽,称雄霸道的帝国早已烟飞灰灭,朱鹮成了时月的光标。世事多嗟,古来已久,用超然疗伤能收获不老。

素霓与朱鹮戚戚相依,呵护着曲背劳作的农人,掩映着村庄。芙蓉宛若一团团脂粉离涣,林木好似游扬的绿幔,唯有峰巅毕露。柔活的画面看不到边框,秦岭占据了大片飞白的一角,心低回,如同一卷水墨。

 

6

千回百折的汉江蓦然闪向车轮一侧,嘉陵江迎面而来。翻过秦岭,出陕入川,复又重岩峭立,褶皱的车影在空中萦旋飘忽。尽管并非重新起步,却怅然为天堑惊叹。

颤抖的车轮渐渐驶上了栈道,绝壁下雪浪翻滚,惊涛嘶吼,深渊万丈。开车的和坐车的都浑身冒着冷汗,不禁湿透了脊背。时间凝滞,心中发寒,惶恐的目光无处安置。这一刻,踯躅满怀,前进万难,后退无路,生死悬于一线间。心跳像窒息的节拍,亲情、爱情和友情都涌到了胸口,犹如千重山万道水纷纷乱乱地网着愁。也许这是最后的险障,唯有握住勇气果敢突进。山不转水转,水不转车转,我们终于度过了险关。后怕不提,只能轻轻说一声,翻过了秦岭人生必有后福。

恍惚间,车前冈峦舒缓,道路由高向低,曲折渐渐退到后方,两旁古柏成行,为岁月搭起了长廊。我们怡然下车款步,看古柏参天,历尽雨雪冰霜,蓊蓊郁郁,苍翠挺拔,数人不能合抱,有标牌载明这些古柏种植于秦朝。心顿时被震撼,也被深深折服。古柏壮美,天地壮美,植树的人尤其美。斗转星移,风云变幻,当年投身于阳光的小苗,不啻千古长青,已经化度一方天地,成为一种精神,昭示着万民,汗水深入了大地,就能染亮年份。种下一朵透心的绿,就能荫庇尘世。

 

秦岭,巍峨壮丽的秦岭,在画中,在诗中,更在心中。我们一路眷眷走来,一路山水,一路雄奇,一路多情,一路感慨,从历史到而今,绵亘南北。

回首时,秦岭飘扬在天边,翕动着浅浅的蓝。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