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散文诗 > 中国文苑:黑颈鹤的赞美诗
返回首页
  

黑颈鹤的赞美诗

时间:2011-01-19 00:25来源:中国文苑 作者: 吕崇龄点击:1
黑颈鹤的赞美诗
  ——王昭荣黑颈鹤散文诗的审美特征
 
       
  王昭荣描写黑颈鹤的散文诗,是他崇尚自然的审美体验,是他关爱生命的情感升华,是他物我同一的哲理诠释,是他实践环保的思想结晶。
  这组散文诗,以其强烈集中的意念,优美动人的意象,宏大深远的境界,耐人寻索的意味,形成鲜明的审美特征,在昭通的乡土文学中独树一帜,别开奇葩。正是“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①,带给我们独特的审美享受。

      
一、意念美
              
     
  台湾现代诗的奠基人覃子豪先生认为:诗的本质是诗人从主观所认识世界的一种意念,这意念是情绪的一种升华状态,是从许多刹那间而来的形象凝塑,是具有一种浑然美意境的完成。他指出:“以最精炼而有节奏的语言,将诗人对世界的一切事物的主观意念,予以形象化和意境的创造,而给读者一种美感的,就是诗。”②可见,意念是诗的本质,是诗的灵魂和统帅,是诗人思想感情的结晶,是读者审美鉴赏的标准之一。
  王昭荣创作的黑颈鹤散文诗系列,始终体现着鲜明而集中的意念,即关爱生命,珍惜鸟类,保护环境,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具有着真的表现、美的创造和善的启示的审美特征。在现代化工业蓬勃发展的今天,生态环境日趋恶化已引起人们的普遍关注。淡水资源日益枯竭,臭氧层空洞逐渐扩大,温室效应反复出现,两极冰川缓慢消溶,环境污染特别严重,火山、地震、海啸、龙卷风、泥石流、森林火灾、江河水患等自然灾害频繁发生。此外,伦敦的烟雾事件,中国的沙尘暴,日本的骨痛病,全球性的非典型肺炎等等,都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灾难和痛苦,造成严重的生存危机和威胁。因此,努力控制和改善环境污染,防止自然生态破坏,修补环境损失,恢复良性生态循环,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环保意识,便成为当前迫切需要确立的思想理念。对此,作为昭通黑颈鹤保护志愿者协会负责人之一的王昭荣同志,热切关注生态环境的保护问题,明确把真善美的环保意念,化为其散文诗的灵魂和主线,通过鲜活的意象、优美的意境、深厚的意蕴、无穷的意味自然而然地表现出来,达到形象与理性、情感与认识、审美与功利的有机统一,潜移默化地影响和培养着读者的环保意识,并把它作为“恪守今生的诺言”。
  诗人满怀深情地呼唤着人们的良知保护黑颈鹤,“但愿作为万物之灵长的人类都能用爱去订做一个天堂,用心去打造一个理想;让天空的精灵永远轻盈美丽,让圣洁的天使带来如意吉祥!”(《用爱订做一个天堂》)诗人发出庄严神圣的倡议,“我们何不献出广袤的土地和葱绿的山林,为与我们一样珍贵的生命,栽种百鸟婉转的啼鸣。”(《歌声在大地上行走/为三万只鸟儿纵情歌唱》)诗人憧憬着幸福美好的未来,“整个世界敞开了温暖的胸怀,让我们红尘为伴,甜蜜地等待。等待春风染绿山脉,花儿竞相盛开,每个人的心中都拥有无私的爱……那时,我们的视野里,永不消逝的,除了这轮辉煌如初的太阳,还有你,——在霞光中无羁无绊地飞翔,在天地间无忧无虑地歌唱!”(《让我们红尘为伴/永远的守望》)诗人坚信,环保意识最终将成为全人类的共识。到那时,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共同发展,地球将成为生命的乐园,爱的天堂。组诗以它独具的意念美,升华了我们热爱自然的情感,培养了我们珍惜生命的品格,启迪了我们保护环境、美化环境的思想,陶冶了我们欣赏自然美、生活美、理想美、艺术美的心灵,无疑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和长远的历史意义。

       
二、意象美

  台湾当代著名诗人和诗论家李魁贤指出:“诗的美是意象的新颖,联想的丰盈;即诗素的美,而不是语言的美。诗的深奥,是意象的深邃,联想的闪烁;即诗素的深奥,而不是语言的深奥。”③可见,意象是诗美的主要构成元素。意象是诗的本体,是诗的生命源泉,是诗的品位标志。意象是诗人审美创造的主要目标。缺少意象呈现的诗,只是情意的说明,而非艺术的表现,当然无美感可言,也不会引起读者共鸣。唯有情意借意象来表现,才会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产生永久的艺术魅力。意象是意与象的结合体,是有意之象和有象之意的辩证统一。
  王昭荣的黑颈鹤散文诗,其主体意象无疑是美丽动人的黑颈鹤。黑颈鹤为国家保护的大型珍稀鸟类,体长120—150厘米左右,全身羽毛灰白色,头颈黑色,眼圈朱红色;栖息于高山湖泊、沼泽、草甸间,群居生活;形态优美,习性高洁,鸣声宏亮,飞翔飘逸,每年有上千只到昭通大山包越冬栖歇。这就为诗人的创作提供了新奇的生命原型和深厚的自然沃土。
  诗人多视角多层面地描写了黑颈鹤的形态美,创造出优美的视觉意象。“黑颈鹤体态轻盈,神情洒脱。或宁静清雅,款款独行;或矜持稳重,偶有啼鸣;或默默伫立,若有所思;或窃窃私语,脉脉传情。”(《用爱订做一个天堂》)或如“春水伊人,亭亭玉立”,或“在露水的巢里,你怀抱娴静的风姿,为沉寂的土地守候晨光的甜蜜。”(《爱的沼泽地》)诗人眼中之鹤优美无比,如轻盈飘洒的舞者,如淡泊宁静的隐士,如德高望重的哲人,如苦思冥想的智者,如情投意合的伴侣,如楚楚动人的美女,如忠于职守的卫士等。诗人运用拟人化手法,赋鹤以人的精神气质、行为体态,把鹤形美表现得令人神往,叫人心醉。
  诗人以美的效果来描写黑颈鹤的鸣声美,创造出新颖别致的听觉意象。“当模糊的地平线上透出一带光明,你亮丽的呼唤便把我纷乱的梦境,萦绕成一片彩色的晨曦。”(《爱的沼泽地/晨歌》)“那一串串清亮的声音此起彼伏,击散了澄澈的水面,漾起圈圈漪澜。”(《用爱订做一个天堂》)这是生命的呐喊,光明的颂歌,进军的号角,抒情的乐章。鹤声如串串贯珠,圆润、清脆、洪亮,具有强大的穿透力和鼓动力,不仅荡起了水面的波纹,而且鼓起了诗人的勇气。“沉缅于你如珠的乐音,你的歌唱擦干了我额上的汗水和心中的泪痕,使我勇气倍增,坦然去面对纷纷扰扰的红尘。”(《歌声在大地上行走/永在的温情》)诗人仿佛从群鸣惊人的鹤音中,听到了贝多芬的《田园交响曲》、《命运交响曲》和《英雄交响曲》,心灵得到了陶冶,思想得到了净化,情感得到了升华,智能得到了启迪,心胸开朗,斗志昂扬,勇敢地面对人生的挑战。这种天籁和声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
  诗人满怀激情地歌吟黑颈鹤的翔舞美。“你从遥远的地方翩然而来。以一种优美的姿态,定格为永远的风采。”“你这自然的精灵,与白云悠翔在蔚蓝的天宇,轻盈如昔。”“携着一路辛酸,飞越迢迢旅程,为的是把铭心的承诺欣然献给满目贫瘠的高原。”“每一个清苦的日子因你的翔舞而分外灿烂,留传给世间的将是一阕天长地久的浪漫。”(《爱的沼泽地/翔》)鹤的风采就是它高洁的品格,顽强的意志,拼搏的精神,真挚的感情,坚定的信念,珍贵的诚信;鹤的翔舞就是它生命的律动,活力的展示,价值的体现,精神的弘扬。鹤的翔舞已成为人的生命活动的象征,成为人生征途上闪光的亮点、拼搏进取的英姿。

       
三、境界美

               
  台湾现代诗人覃子豪认为,“诗人所追求的,便是自然与人生,留于永恒的奥秘之境。境界便成为了诗的最高表现。”何为境界呢?他指出“境界是意象和意境的超越,由具象到抽象,由感情的世界到理念的世界,是诗的,又是哲学的;是人生的,又是自然的。境界的产生是基于对人生的领悟,对自然的洞察,能符合与宇宙合一之伟大的精神。”④可见,诗艺术表现上的最高灵境是境界,最高美境也是境界。境界是意象和意境的升华,是具象和抽象的统一,是感情的理念的融彻,是对自然、社会、人生哲理的洞悉领悟,是天人合一、物我同化宇宙审美意识的体现。
  王昭荣的散文诗中,意象的灵动飘逸,意境的凄清哀婉,境界的辽远宏大,这三美都得到有机统一。“这里没有柔嫩的柳枝,没有摇曳的芦苇,甚至提及大山包总要与苦难和荒凉相随。”(《用爱订做一个天堂》)这里只有“野草憔悴而枯黄,抽泣在绵延不绝的山冈。刺骨的冷风编织着丝丝缕缕的忧伤,贫瘠的土地熬煎着寻寻觅觅的凄凉。”(《爱的沼泽地/故园鸟》)这里只见“瘦草萋萋,植根在大海子的边际,春天已经来临,花朵没有踪迹,幽幽暗香只是传说中曾经的记忆。”(《让我们红尘为伴/野渡有鹤》)诗人敏锐地抓住大山包富于特征的景物描写,营造出一个贫瘠荒凉、凄清萧瑟的意境,为鹤的降临作出有力的铺垫。“鹤的来临唤醒了高原的生机与活力,唤醒了湖水的涟漪和风情。……所有浪迹天涯的鹤就是沿着最初的方向,在季节成熟的时候回归梦索魂牵的家乡。”(《用爱订做一个天堂》)鹤的来临给大山包注入了新的生命和活力,提升了大山包的知名度,也为诗歌意境开拓出新的境界。“你从诗经的源头行来,迈着典雅的步履;你从青海的彼岸飞临,带着一路的风雨。这前尘后世的过往,在我的心湖中都漾起圈圈美丽的涟漪。”(《爱的沼泽地/晨歌》)营造出一个时空跨度悠远辽阔的境界,传达出诗人对鹤无限思念的深情厚意,也为读者提供了驰骋想象和联想的广阔空间。加之诗中描写的“芦苇飘摇的寒汀”,“长满羊群的草场”,“霞光里汇合的地方”,“白云悠翔在蔚蓝的天宇”,“空寂的湖边”,“寂寥的地平线”等等,都成为黑颈鹤生存活动的辽阔背景和宏大空间,共同构成了诗歌壮美的境界。而且,这境界美得出奇,美得令人惊叹。“野花在秋日深处的坡上任意挥洒嫣然开放,一望无际的草场把牛羊滋养得膘肥体壮,荞麦交错的色块铺满了山冈,笛声悠扬的牧歌溢出了心房,柴门吱嘎作响,日子意味深长,一块碧玉般温润的水呀,就撂在这坦坦荡荡温厚朴实的土地上。”(《在山风的琴弦上起舞》)这是一个颇具视觉美、听觉美、触觉美和嗅味美的境界。意象的灵动变化,意境的转换升华,美感的丰富多样,足见诗人诗艺功力的深厚。
  此外,清末民初的文论家王国维指出:“境非独谓景物也。喜怒哀乐,也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⑤在组诗中,诗人对黑颈鹤的关爱之情和赞美之情自然构成了诗的境界,具有情真、情善、情美的特点。诗人作为黑颈鹤保护的志愿者,“为恪守今生的诺言,为着一往情深的爱恋”(《爱的沼泽地/芳菲季节》)不但以实际行动关爱鸟类,保护环境,作出成绩,受到了政府的奖励表彰。而且,还以他的青春和激情,写出大量优美动人的诗篇,讴歌赞美黑颈鹤,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读者的环保意识,培养着人们的现代审美观念。诗人对黑颈鹤倾注了满腔真情,“以一颗真挚的心,聆听那素朴的天籁之音。我会凭藉执着的勇气,去结识胸怀坦荡的土地,在来年成熟的季节里,为你播散着丰收的情意。”(《爱的沼泽地》)不但爱得真,而且爱得善。诗人对黑颈鹤冷暖安危的牵挂时刻萦绕在心房。“我不知这个依旧寒冷的季节里,是否承载得下你千辛万苦的负累。是否停歇得了你南来北往的轮回?我甚至不知道,鹤呵,你面临的除了这天空中重重堆积的乌云,还会不会再面临人类因贪婪和自私而肆意践踏的绿荫……”(《思念抵达的地方/守候,在幸福的边缘》)这样的感情不仅真诚强烈,善良崇高,更加美丽纯洁。“这份爱在心中滋长,枝叶茂密,每个黄昏都有我绰约的身影倚在水边,频频向你挥手致意,渴望你从风中悄然而至,在我的微笑里缓缓降临。为了坚守这份甜蜜的等待,我默默无语,从不向谁提及。”(《思念抵达的地方/守候,在幸福的边缘》)黑颈鹤简直成了诗人久别思念中的情人啦!诗人对她的爱恋潜滋暗长,与日俱增,时时处处,为她担心,为她牵挂,为她叹息,为她忧虑,为她沉醉,为她思念。“最爱的你是我最铭心的梦寐,我会永生沉醉!”“秋天还在徘徊,思念就搁在了明媚的窗台,期待你遥远的到来。”(《爱的沼泽地/芳菲季节》)“等你在我的身畔梳理被风霜憔悴了的痴情,等你在我的耳边细诉攒集了整整一世的话语。”(《思念抵达的地方/守候,在幸福的边缘》)诗人恋鹤的情之深、爱之厚、意之切、谊之恒发展到了极至时,终于把鹤引为知己,视为恋人,认作亲朋,将自己幻化为自然的精灵,与鹤共翔、同舞、齐乐。“就让我无言的歌飞去伴你无言的寂寞”,“长长的路是你的旅途,柔柔的风是我的倾诉”,“寂寥的地平线上,就让我成为照料你的斜阳,一路上弥撒下美妙而欢乐的歌唱,在心灵的天空幸福地为你迎来送往。”(《思念抵达的地方/心灵的天空》)至此,诗人的心境与视境浑然一体,内在精神与外在景象有机融合,创造出一个天人合一、物我同化、情景相生的审美境界,产生无穷的艺术魅力,耐人寻索玩味。

       
               四、意味美

               
  当代文论家金健人先生指出:“就语言艺术来说,‘意味’就是能指与所指的多重对应,它包括能指与能指、能指与所指、所指与所指之间的或对立、或谐和的诸种关系。”⑥因而,文学家总是千方百计地想尽种种办法来创造文学作品的意味美。在微观方面,制造话语的理性意义与联想意义之间的对立,扩大字面与意蕴之间的距离,营造出多个语义层,尽量使语句变得含蓄和含混,写得耐人咀嚼,品味再三。在宏观方面,使整部作品的形象世界本身构成一个语义层面,并以这个语义层面作为能指,再表现出更深一层的语义所指,使作品的意蕴变得朦胧模糊,含蕴无穷。写得句中有余味,篇中有余意,回味无穷,余香满口。
  王昭荣的黑颈鹤组诗的意味美,主要是指由意象体现出的象征意味带给读者的多重美感。象征具有超越意象自身的寓意性,是具体事物与抽象事物之间的比较,其中的寓意是通过暗示的方法表现出来的。黑颈鹤意象的作用正在于运用未加解释的象征启发暗示人们透过意象表层去体味领悟更深远的意蕴。诗人运用拟人化手法,对黑颈鹤的意象进行加工处理,使黑颈鹤的意象超越了其自身的个别具体的现实属性,从而塑造出具象与抽象,个别与一般、现实与理想相统一的假定性意象,暗示丰厚深广的意蕴,使其具有了超越自身的内涵,成为人类优美人性的象征。诗人通过对鹤性鹤情的描写,歌颂了人类崇高的乡情亲情。“所有浪迹天涯的鹤就是沿着最初的方向,在季节成熟的时候回归梦萦魂牵的家乡。”(《用爱订做一个天堂》)“从此,这片沼泽就是你栖息的家园。既然爱了就无悔无怨,飞越万水千山,你选择的依旧还是这生生不息的高原。”(《爱的沼泽地》)鹤成为漂泊游子的象征。落叶归根,游子还乡,正体现了中国人特有的乡土观念和家园情结。诗人把这一恋乡情结寄寓在黑颈鹤意象中,充分表现出诗人对故乡的热爱眷恋。而且,回乡路程的遥远漫长和艰难险阻,都动摇不了它们归乡的意志、决心和勇气。“从青藏高原到乌蒙僻壤,再遥远的路途,因了你的飞翔而闪耀着明亮的光芒。”“胸膛中有一团不息的信念在滋长,你飞起来必定揣带着激情,揣带着坚强,揣带着迸射生命绚烂的如火如荼的热望。越过广袤的大地,迎着雨雪风霜,把暗夜甩在背后,让刚毅伴随身旁,你一如继往的飞翔,朝着年年岁岁不变的方向。”(《在山风的琴弦上起舞》)鹤对故乡的依恋是如此的执着深情,总是坚守着自己的诺言和诚信,一年一度重返故乡,忠贞不移,无怨无悔。它们不愧是故国鸟、诚信鸟、钟情鸟、幸福鸟、吉祥鸟。“春天来临的这个早晨,有一对幸福的鸟,在爱的枝头相依相亲,倾诉婉转的温情。”(《歌声在大地上行走/永在的温情》)“鹤舞翩翩,浓情缱绻,这个醉人的春天,馨香的爱在风中流传,诉说天长地久的浪漫。”“你用舞姿歌吟着爱情,把未来憧憬,这是生命中最幸福的声音,成为了我诗歌里最亮丽的风景!”(《让我们红尘为伴/永远的守望》)鹤的恋爱是美丽而浪漫的。两情浓浓时,便翩翩起舞,追逐徘徊,引吭高歌,抒发情爱,极富有韵味。当然,这种恋爱有时也是苦涩的。“爱是飘泊中酿就的泪滴,爱是寒冷里互诉的衷情。”(《让我们红尘为伴/情之舞》)最终,共同的志向、共同的追求、共同的历程、共同的苦难铸就了天造地设的对对情侣,谱写了一曲生命的颂歌、青春的乐章。鹤成了忠贞恋人的象征。此外,鹤还是优秀的歌手,“那一串串清亮的声音此起彼伏”。鹤还是勇敢的滑翔者,“宽广的天空翱翔着你迷人的风姿”。鹤还是勤劳的农夫,“好想在家园每一片洒满阳光的山坡上,辛勤栽种所有的希望”。鹤还是激情的诗人,“在蔚蓝的苍穹书写着凌空奋飞的诗行”。鹤还是能歌的舞者,“看你浴着阳光起舞,所你和着笛声歌唱”。鹤还是善辩的演说家,“你衔着欢乐的三月在枝头巧语”。真是含蕴无穷,玩味不尽,给读者以深刻的启示,获得丰富的审美享受和无限的审美情趣。
       
  注 释:
  ①叶绍翁诗《游园不值》。
  ②④覃子豪《论现代诗》,引自邹建军《台港现代诗论十二家》第3页,第8页,长江文艺出版社,1991年4月版。
  ③李魁贤《心灵的侧影》,引自邹建军《台湾现代诗论十二家》第139页,长江文艺出版社,1991年4月版。
  ⑤王国维《人间词话》,《中国历代文论选》第四册,第371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版。
  ⑥金健人《意义·意思·意味》,《文艺研究》第8页,1989年第六期,文化艺术出版社。 
  (吕崇龄系昭通高等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主任、副教授、文学评论家。)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相关文章导读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