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原创诗歌 > 现代诗歌 > 中国文苑:聂耳协奏曲(纪传体组诗)
返回首页
  

聂耳协奏曲(纪传体组诗)

时间:2016-12-15 15:37来源: 作者: 冀星霖点击:1

 聂耳协奏曲(纪传体组诗)

☆序曲 蒲公英

成春堂药柜里的蒲公英,在四季如春的红土高原上
是蓝天之下洁白的雪花飞扬,漂过玉溪
和抚仙湖的鹤鸟一起,飞越八百里滇池
翠湖的柳堤间,回荡着金马萧萧和碧鸡啼叫

甬道街石板巷子深处,打更的梆子声声
仿佛遥远的江北狼烟缥缈,黄河浊浪之间
羊皮筏子来回摆渡。彩云以南
大雁来归,风吹到的地方,蒲公英一路盛开

☆第一乐章 学艺彩云之南(慢板)

☆真的下雪了

真的下雪了。在春城,街心花园的茶树上
铺着一层一层白色的雪片。提前点燃春节的爆竹
炸开,像玉兰花的灯笼。妈妈花灯调子里的蝴蝶
梁山泊与祝英台,是一对浓妆的小情人

穿着旧衣裳布料裱衬的布鞋,嘎吱嘎吱踩响雪地
不套袜子的光脚丫也不冷。教室里只到了一师一生
聂耳一时走神,打开抄在香烟盒上的国语和算术书
头脑里纠结着用爸爸留下的八音钟换起学费的得失

☆老木匠邱师傅的竹笛

老木匠邱师傅的竹笛能唤来一江春水,薄雾缭绕
斜坐长木马凳上,胡茬蠕动,海阔天空
二胡弦子间交织着花灯调、洞经调和洋琴调
一阵阵松香的味道里俨然有林涛阵阵,清泉、鸟鸣

凑足压岁钱买来竹笛和二胡,聂耳模仿师傅的神情
抑扬顿挫,遍学三弦、月琴、小提琴、钢琴
调子里有蔡锷义勇军的奋进,母亲算盘哒哒的叹息
还有赵琼仙老师步子里的镣铐铿锵和被挖心的悲怆

☆透过烟云

透过烟云,聂耳的铜号长啸。像指挥台上的手势
急促、平缓,峰回路转处,花香鸟语,蛙声起落
湖岸西山,琴、棋、书、画,石林峰群之间
有四季寒暑,即兴的小曲,夕照,疏影

剧里扮四狗回家,演朱丽叶殉情奔赴奈何桥
剧外,来不及海誓山盟,为圆一个新华夏的梦
习武从军,放弃鲁宾逊兀立的漂泊羁旅
风雨江山,辗转间,故国疮痍,浮生匆匆

☆第二乐章 走过玫瑰花田(小步舞曲)

“记得你是一朵纯洁的白兰,
……愿人世间常留你的芬芳。
记得你是一只小小的鹂莺,
……请和我共鸣。”
  ——节选自聂耳题袁春晖照片后面的诗

1

她不只是歌舞《三蝴蝶》里翩飞的一只
精致的鳞片闪亮。在东陆大学的石阶飘飞
一级一级,徐徐向上,从聂耳仰望的柱檐一侧
回眸时,反射着春晖的光芒,温暖的发梢

嗑成两瓣的松子壳挂在嘴角,像一个凡间女子
隐匿着翅膀。两个人各自咀嚼半截巧克力
聂耳的口中混杂着半截半截的甜言蜜语
她的嘴里却只是说起龙门,怪石嶙峋

2

牧羊河水西南向南流,如盘龙向海
杨柳拂岸。水波的影子里,聂耳和她
两个人,诨号“聂四狗”,以及他的“吹吹灰”
两个人南腔北调,对唱里弄山坡的歌谣

独木桥,桉树篱笆。走过玫瑰花田,绵延起伏
当时,两个人上空的云朵也是彩色的
和玫瑰花的气味一样。如果下雨,雨雾中
吹吹灰的耳垂上,左右都悬着聂耳影像的水坠子

3

一个行在南屏街南,一个走在南屏街北
不用侧身就能瞟见她的节奏。想要快一些
及早抵达篆塘子,却怕落下她
前往草海的篾竹舱里不见她蜡染摆裙的身影

每次解下她胸脯纽扣上棉线拴着的缅桂花朵
聂耳会迷信她的庇佑,像岩石间的小鹿跪拜
景仰空中弥漫的花香。当远去异国他乡
聂耳每周的信笺里,竟自沐恩今生欢悦的青春

☆第三乐章 谱写华章(快板)

☆卖报歌(1933)

一二八淞沪抗战后,从闸北到黄浦江边
变卖姐姐的皮袍换来报纸,八仙桥石库门弄堂外
吕班路大陆银行门口,小毛头(杨碧君)一路吆喝
《申报》和《战时画报》中不确切的事情

目不识丁的长辫子摩挲着散发油墨气味的繁体汉字
电车月台处,“七个铜板就买两份报” 
捕风捉影的黑白图片,十里洋场和旗袍名媛
扬子江暴风雨中,私家洋房楼外,梧桐一树苍茫

☆毕业歌(1934)

读破五车书之后,抬起头来,阳光刺眼
发现自己的双手掐不断一根稻草
桃李,清风,规避车道,挤在绿化树下亦步亦趋
报告厅里的滔滔雄辩挽回不了江水重复单调的流逝

尝试放弃原则,绞尽脑汁,再赚钱的路子
抵不过官商联手。当酒饱饭足,故国已疮痍满目
月光忽然变得凄清、苍白。酣酒入梦
青春的片断像母校飘零的霜叶,难以拾掇

☆义勇军进行曲(1935)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田汉囹圄之中
执笔从戎,在一张香烟衬纸上埋伏千军万马
华北、华东、华南、华西,住着同一家人
五十六个民族,黄皮肤,黑眼睛,一衣带水

聂耳辗转海内外,七个字符,推敲斟酌
135565,风云儿女之间血脉相连。相通的语言
唤得“万众一心”,一路前进,从独立到繁盛
久病新愈。万水千山,八十年不舍昼夜

☆尾声 余音绕梁

背井离乡,挎着民间的二胡,走香江,到上海
聂耳的《绣荷包》换了几个调子,身子依然清瘦
典当衣服买得优雅的凡阿林,夜不成寐
在阳台上披星练琴,“三月不知肉味”

无视缠绵的“毛毛雨”,不思桃花江的美人窝
奏响《国际歌》、《马赛曲》……从上海滩到北漂
聂耳流离失所,依旧带南洋花环豪情弹唱《开矿歌》
以《码头工人歌》、《大路歌》谱写中国的船夫曲

上海外滩的晨曦照亮和平女神的双翼
照亮两个纯真的牵裙孺子以及盔胄盾甲铜雕
卖报的歌声在洋泾浜驳岸不胫而走,一茬茬学子
来不及等到毕业,前赴后继投身血火狼烟之中

当日本藤泽湖沼海滨的风浪夺去聂耳年轻的身躯
魂归生前由云南洞经音乐改编的《翠湖春晓》之中
四海的大潮回荡聂耳音乐,国歌筑起民族的脊梁
长城状如《金蛇狂舞》,锣鼓铿锵“前进,前进,进!”


冀星霖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完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相关文章导读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