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小说 > 中国文苑:为了爱而相忘于江湖
返回首页
  

为了爱而相忘于江湖

时间:2011-01-28 07:57来源:中国文苑 作者: 尹舒微点击:1

  他说,我们结婚吧。
  她头都没抬,你会后悔的。
  他只问,结,还是不结?
  她看看他,稍稍想了一下,说,好。
  
  她回家拿了身份证和户口薄,跟着他到民政局。
  左右不过十分钟的时间,她便成为他法律上的妻。
  他是执意要办酒席的,她也便随了他。
  一切并不需要她来张罗,他安排的妥妥当当。
  她,只需要静静等待,与他并肩站在众人前接受祝福的那一刻。
  
  婚礼前一晚,他开车带她来到荔所住的小区。
  他什么都不说,她知晓所有,明白一切,也什么都不必问。
  两个人静静的等在车里。
  他抽了一晚的烟,一根接一根。中间没烟的时候,她还去便利店帮他买了一包。
  车里弥漫着刺鼻的烟味,她坐在车里,不说话,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直至半夜,看到荔从那个男人的车上下来,两人依偎着上楼。良久,那个窗口的灯亮起,又灭了。
  他抽完手上的烟,发动车,她开口了。
  她说,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他什么也没说,掉了头,送她回去。
  
  一个月前,也是类似的情景。
  她陪他等了一整晚,看到跟他说晚上要加班的荔,从那个男人的车上下来,吻别,之后依依不舍的告别。
  她只是说,等到了。
  开门下车,往回家的路走。
  不一会他的车开过来,不由分说的拉她上车。
  第三天碰面,他们便领了结婚证。
  
  她爱了他七年。
  从初次见面,他便逗她,尹安安,怎么有你这么安静的女孩子啊,真是让人喜欢。你以后嫁我好不好?
  她别过脸去,一直红到了耳朵根,在心里悄悄答他,好。
  那年,她十六岁,他十七。
  荔是一个人来参加婚礼的,没有携伴。
  并没有待多久。上了礼金,过来跟他们喝了杯酒,道了贺,便离开了。
  她抬眼看了看他,知道荔的目的达成了。真是个妖精般的女人。
  她的低声叹息,淹没在众人的祝福里。
  
  他喝的酩酊大醉。
  她坐在床边,看着在沉睡中不断从眼角溢出眼泪的他,一夜无眠。
  他不爱她,她比谁都清楚。
  可是她如此爱他,怎么忍心留他一个人痛苦。
  
  关系一下升级到最亲密的地步。他们的相处却无丝毫尴尬。
  他其实已经习惯了有她在身边。安安静静,话很少,却能让他烦躁的灵魂安顿下来。
  只是,荔是他的劫数,他逃不开。
  
  他待她很好。给她一切她想象的到,和想象不到的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惊喜。
  渐渐的,他对她亲昵起来,开始牵她的手,轻轻的拥抱她。
  她安静的陪在他身边,看着他所做的一切努力和改变。
  如果就这么一直下去,或许他会喜欢她吧。
  日久生情这四个字她懂得,但是始终觉得这一切都只是一场幸福的幻觉。
  
  那天,她生日,他载她去吃饭。
  刚在餐厅坐下,他便接到荔的电话。
  她看着他阴晴不定的脸色,说,你去吧。
  他歉疚的离开,说会速去速回。
  她微笑。
  一个人享受他点的生日大餐,没有等他,因知道他不会回来。
  之后一个人抱着他送的那一大捧红色玫瑰,穿着他选的小礼服和高跟鞋往家走。
  新鞋不是很合脚,她脱下来,在路边坐了一会,然后提着高跟鞋赤脚走回去。
  开了灯,在化妆镜前画自己锁骨的轮廓,打开他送的礼物,把那条精致的钻石项链戴在脖子上。
  
  他一夜未归。
  清晨回来,隔着被子拥抱她,良久,说了对不起。
  她只是微笑摇头,说,我本就没打算从你那里得到你给不了我的东西。你可以爱荔,可以陪她,直至最终在一起,抑或离开。我没关系。
  他冰凉的泪掉在她的脖子里,
  她感受着他胸膛的温度,知道他始终都不属于她。
  
  他渐渐的不再接她下班,渐渐的不再每天都陪她吃饭,渐渐的开始夜不归宿。
  她一个人上下班,一个人吃饭逛街看电影,一个人开着灯抱着被子睡觉。
  一切都跟结婚前没什么两样。
  甚至有时他跟荔吵架了,她依然会像以前一样陪他去酒吧喝酒。
  只是,她的食欲和睡眠越来越差。
  每日凌晨定时醒来,仿佛感觉到他归来的气息,其实,不用睁眼也知道是自己的错觉。
  于是闭着眼睛,用细长的手指描画愈来愈明显的锁骨,把寂静的爱,藏在那条精致的钻石项链里,等待天亮。
  她从未认真考虑过离开。
  她怕他会再次受到伤害。
  
  可荔来找她,说怀了他的孩子,希望可以安定下来。
  她看着对面那个原本妖精一般的女子,身上妖娆的气息已然淡了下去。
  知道荔是真的玩够了,想收心爱他,为他生儿育女,陪他度过余生。
  她安下心来,点点头,转身离开。
  她没有跟荔说一句话,因始终无法释怀荔带给他的伤害。
  他不会跟她说明,她知道他不愿伤她,荔来找她必然也是瞒着他。
  但若他真的可以得到幸福,她不介意做他过渡期爱情里的那颗棋子。
  一切都是心甘情愿,没有什么关系。
  
  她收拾好行李,拟好离婚协议,签上她的名字。
  手指抚上纤细的锁骨,犹豫片刻,最终没有拿下项链。
  她要把那些寂寞的爱全部带走,留给他所有的幸福。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这些年,她终于明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相关文章导读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