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小说 > 中国文苑:一场繁华一场虚无
返回首页
  

一场繁华一场虚无

时间:2011-02-09 08:41来源:中国文苑 作者: fenglinxiayu点击:1

  1
  曾经我喜欢沿着这段废弃的铁轨散步,轨道的两旁是一直延伸到天际碧绿色的草地。各色的野花,零星的点缀其间。颜色很淡,散着幽幽的香气。
  陌说,这片土地埋葬了太多昆虫的尸体,所以它们才如此的烂漫,如此颓废。
  死亡是另一种存在的开始,所以我并不恐惧。
  走累的时候,我把鞋子脱下来,赤着脚踩在被太阳晒的暖暖的钢轨上,张开手臂,看着铁轨消失的尽头,猜测它的终点。
  有时候躺在草地上,让青草的芳香把我包裹起来,再渐渐的吞噬。我微笑着看天上的白云,美丽而飘渺,像那些美好却虚无的梦想。阳光细碎的落进眼睛,像美好而绵长的故事。
  偶尔无趣了,随手摘下身边野花的花瓣,慢慢咀嚼,感觉细微的苦涩在口中化开的快乐。再慵懒的靠在陌的肩膀。闭上眼睛,悠闲的哼着不着调子的小曲。眼前有明晃晃的幸福。
  如果此刻可以停止,我愿意用生命交换。
  
  2
  每天早上我坐公交上班。在车站对面的咖啡店,买一杯花茶。然后小心的捂住纸杯的外壁。热度透过指尖传遍全身。等到茶的热气散去,才一口一口地喝掉。温热的液体充满口腔,再流经食道。淡然的忧伤划过心脏。
  下了公交,迎着太阳走五分钟就是公司。我习惯性的眯起眼睛,看着太阳的方向。阳光刺痛眼睛,****明亮。我有一种像逃跑的冲动。我是生于午夜的女子,像欧洲古堡的吸血鬼,恐惧着明媚。空气里飘浮着白色的尘土和金属的气息。
  小学门口,一个母亲为她的儿子背上书包,亲吻孩子的额头,大声说再见。有人说亲情是这个世界唯一永恒不变的感情。而母爱是所有爱里最伟大的。
  公司的对面是个小公园。有翠绿的草地和清澈的人工湖。草地上奔跑的孩子总是有明澈的笑容。无事的时候,我便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静静地思考。
  直到尘来找我。他坐在我身边,身体一半在阳光里,一半在树荫下。英俊的面庞。一种光明与黑暗纠缠交织的笑容。我喜欢他的嘴唇。它的弧度让人平静。
  
  3
  夏天我穿着宽大的男子体恤,光着腿和脚穿跟很高的鞋子。手腕上戴一只细纹雕花的银镯。头发略略带卷随意的散在肩头,因为长期没有保养,发稍已经枯黄。我是个颓废的女子,但这不说明我不快乐。
  阳光灿烂的下午,我卷缩在太阳椅上,看各种的旅游杂志。感受阳光抚过身体的懒洋洋的快乐。我想到母亲的手。她的手有很淡很淡的茉莉花的香气。
  我想去西藏。我喜欢那里的天空,洁净的蓝色,一尘不染的纯洁。
  有一天我们一起去。
  幸福里的小儿女总是很轻易许下美好的承诺,就像贫穷的人为自我娱乐而开出的空头支票。即使是一场虚无,也是太美的梦境,于是便不再想清醒。
  我接过他手里的水杯。很大口的喝着。漏掉的水,浸湿了胸前的衣服。陌眯起眼睛,嘴角上扬。温柔的男子总是有着干净的笑容。他的眼眸华丽而伤感,像一口幽深的古井。
  
  4
  下班以后,我穿过阴暗的走廊,落日的余晖倾泻进来,墙壁上涂着一层陈旧的橙色。走廊尽头的窗户,脏脏的布满灰尘。经过的时候,我常常会不由自主地向下张望。匆忙拥挤的人群来来去去,像一个银色河流里的巨大漩涡。
  路口的站牌,锈迹斑斑。高大建筑物的狭窄过道里,总是有呼啸而过的冷风,像女子高声地尖叫。周围是被时间侵蚀,古老衰败的居民楼。我常常想象楼里每一个感动与满足的瞬间。一个人偷偷的微笑或感伤。
  我站在楼群间的阴影里,身体瑟瑟发抖。旁边年轻的情侣相拥取暖。女子脸上有甜蜜幸福的笑容。
  时光迅速的倒退,雪翩跹飞舞,仿若美丽春日随风飘扬的樱花。慢慢淹没了整个城市。陌小心翼翼的握着我的手。一边哈气,一边问,冷不冷,冷不冷?白色的雾气,一点点升高,像碎掉的梦境。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公交停下来,我走上的车,便再不敢抬头。直到那种疼痛再次被尘封到不知名的角落。我看着玻璃上的自己,苍白的微笑。小心的庆幸。
  回到家,天已经暗下来,只有西边的天空还有一丝红晕,没有开灯。随意踢掉鞋子,赤着脚走到客厅。橱柜第二层的格子上有两个很精致的娃娃头的杯子。一个是红色的,一个是黑色的。
  我小心翼翼的拿下来。擦去上面的尘土。
  陌。一个字吐出来。泪已如雨下。
  
  5
  初次见尘,像一场古老的无声电影。黑与白交织的画面,只有一个人是鲜活的。
  欧式装扮的大厅。华丽而空旷。那些平时埋没在公文里的人,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人寒冷。
  我站在大厅中间,看着陌生的一切,来往的人对我点头,微笑。我有一种用手撕毁这些虚假和善的****。
  他经过我的身边,身上有极淡的古龙水的香。我抬头,与他目光相对。年轻,英俊男子,带一丝青春的不屑与忧愁。
  他端着酒杯,漫不经心。
  我想他是孤独的。懒散只是释放寂寞的方式。就像陷入绝症的人,唯有扯撕底里的颓废来宣泄被剥夺生命的残酷。
  舞曲响起来的时候,他走过来,将手掌放在我面前。
  愿意跟我跳支舞吗?脸上淡淡的笑。
  好。我点点头,把手放在他的掌心。他的手很温暖。
  
  6
  我穿着宽大的男式窄带背心,庸散的倚在窗口,点一支香烟,稀薄的雾气里有薄荷的香味。夜的风很惬意,掠过裸露的肌肤,凉凉的很舒服。陌抚摸我的手臂,他的手指温暖而干燥。
  没有星星的晚上,幕色浓重。我们一起去地下室玩电动。
  幽暗深长的通道,肮脏的墙上有斑斑的黄色水迹。通道的尽头烟雾缭绕。那是游戏厅。
  我们玩一台,他拦我在胸前,握着我的手。鼻息热热的吹进我的脖颈。
  电动的画面很真实。
  杀死僵尸的时候,会有大片大片绿色的血液溅在周围。像通道墙上那些不明的黄色。
  游戏的陌很专注。
  他总是很沉着的躲避着伤害,然后击毙嚎叫着扑上来的怪兽。嘴角露出很残忍的笑。这样的陌让我恐慌。
  玩累的时候,我伏在旁边的位置上,悄悄地看陌他,睡过去。
  直到陌亲吻我,带我回家。一路沉默。
  这些事情都已经遥远。
  那家地下游戏厅去年改成超市的停车场。翻新的墙壁再也找不到任何肮脏的印记。
  
  7
  光滑似镜的电梯墙壁上,我看见面色苍白的自己,只有嘴唇是鲜红色的,像刚喝过血的妖精。
  润滑油和金属的气味,让人作呕。我用手遮住口鼻,压力自上而下的逼迫过来。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就像生活在垃圾里的老鼠。忍耐着厌恶与疲倦,只是为了活着。
  走出电梯,尘站在我正前方。与我擦肩的时候,看见他张合的嘴唇,可是我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我的左耳永远都在无声的世界。这种声音世界里的差异就像每天带着坏了的耳机。还好,我已经习惯。
  一个身有残疾的女子,自尊不允许她有柔弱的一面。就像防洪的堤坝,任何一个缺口都会让绝望决堤。
  茶杯上空水雾慢慢晕开。空气里弥漫着清淡的花香。音乐撕开夜的伪装,肆无忌惮的张扬,像舞池里妖媚的少女,扼杀着最后的纯洁。
  轻轻抿一口茶水。热气灼烧着口腔的上颚,我觉得这是一种快乐而温暖的碰撞。就像一无所有的人,总是特容易满足。
  电话响起的时候,我关掉音乐,瞬间房间一下陷入死一样的寂静。我把听筒放在右耳上。听筒那边有细微的雨打植物叶子发出的沙沙声。
  尘说,雨。
  你为什么看起来总这样淡漠。
  我不是淡漠只是没有兴趣。
  你不相信爱情?
  我相信爱情,但不相信永远。爱一个人也许并不困难,困难的是一辈子的守候。
  如果我给你承诺,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尘,我从来不拒绝爱情。
  但是在它开始的时候,我就为它准备好墓碑。
  
  8
  日落后的海边,一直是我记忆里最美的。海水拍打脚丫,带着寄存于深海的寒意。陌握着我手。
  雨,你的手很好看。只是太过冰冷。
  我点脚勾住他的脖颈。带一点诱惑的口吻。那你让它暖起来啊。
  然后朝黑暗里奔跑。陌追到我。我们在沙滩上拥抱,亲吻。
  安静下来了,我用手触及陌的额头,鼻梁,再到嘴唇,喉结。他如此的真实,我听见他沉重的呼吸。
  陌,我爱你。
  离岸酒吧里,灯光十分的昏暗。忧伤的歌声,震耳欲聋。舞池里,看不清面容的少女扭动着蛇一样腰肢。
  桌上一片狼藉。林立的酒瓶像安静的墓碑。陌已经有几分醉意。
  我可以让你三分钟清醒。我斜倚在沙发里,喝掉杯里剩余的酒。
  恩?陌迷离的眼神,带着一丝轻蔑。
  我笑着站起来,穿过舞池,走到正在唱歌的人面前。他迷惑地看着我。我点起脚,吻住他的嘴唇。然后走下台,留下身后的哗然。
  没有灯的街道,异常地漆黑。街上一个人都没有。我们像走迷路的动物,漫无目的的走着。我喜欢这样没有月亮的晚上,迷恋黑色包围周身的感觉。黑色容易让人安逸与慵懒。
  不小心踢到啤酒罐,空罐滚过水泥的地面,发出放大了N倍后骇人的寂寞的声音。像某个安乃已久的人爆发时撕心裂肺的哭泣。
  陌转过身。将我狠狠的按在墙上。黑暗里我看不见他的表情。
  沉默了片刻。他粗暴的亲吻我,炽热的吻落下来,灼痛了肌肤。我却有一种满足感。
  雨,我不许你离开。你是我的。
  
  9
  你喜欢这个数字?尘打开我的笔记本。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红色的九。像一个来自远古的诅咒。
  九是我的劫数。遇见你的第九天,我就知道我爱上你。
  尘亲吻了我,眼底流动着温柔,他说,我看见你的第一天就知道我已经沦陷了。
  我转过身。望向窗外。水蓝的天空有灰色的朦胧。飞机飞过留下白色的痕迹将天空割成两半。尘从背后拥住我,头埋进我的头发。低柔地呼唤着我的名字。
  晚上,我们去很高档的餐厅。
  暖黄色的灯光下,镶嵌着优雅而流畅花朵的瓷器发出柔美的光泽。
  你喜欢这些瓷器?尘不停的把夹菜到我的碟里。
  恩,感觉很漂亮。我抬头看他,然后低下无声的吃东西。
  我害怕看到尘眼睛里的苦涩。一个男人的隐忍。我怕最后一层防线会轻易被打碎。
  饭后,我跟尘回家,他固执的牵着我的手,只是手指不在温暖。我感觉他微微颤动的身体。
  尘,很冷吗?
  不冷。他说。
  告别的时候,尘亲吻我的嘴唇,紧紧地拥抱我。
  雨,我爱你。
  
  10
  我写了很长很长的email给尘,但是最后只发出去几个字。
  我走了。
  这是我的罪,既然无法开释,又何必要解释呢?
  我把手机丢出窗口,想象它落地时的粉身碎骨。泪水划过面颊。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从橱柜里,取下那两只杯子,小心翼翼的放进背包。它们是唯一没有改变的东西。当所有的记忆都开始消失的时候,它们是唯一证明存在过的事实。
  墓碑前,野草已经长得很高,碧绿的荒凉。相片里,陌的笑容熟悉而陌生。我用手指触过他的额头,脸庞,脖颈,再到冰凉的石碑。
  离开的时候,我摘下一片草叶,细细的咀嚼。细微的苦涩从喉咙的深处涌上来。泪水大颗大颗的落下。我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两年前,陌死于车祸,我的左耳失聪。
  火车已经启动,我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身边的旅行包像频临分娩的少妇。车子缓缓的移动,速度越来越快,我开始对这个城市有强烈的留恋。于是很想再跟尘告别。想起安静躺在地上已经支离破碎的手机。心里有微微的疼痛。
  歌词里,再见,再也不见。
  尘,对不起。
  
  11
  火车把我带到梦寐以求的西藏,澈蓝的天空,比照片里的更加明亮。稀薄的空气里,有青草的芬芳和明媚的阳光,没有任何灰色的成分。野花零星的草地,我亲手埋葬了在旅途中破碎了的杯子。没有眼泪。平静的好像与己无关。
  陌生的城市,我重新开始生活。黄昏的时候,一个人沿着河流散步,抬起头看远处悠然的白云。
  它再也不会有波澜了。我自说自话,然后惘然的微笑。
  宁静的夜晚,偶尔失眠,听着石英钟滴滴答答的声音,眼前会铺张开尘忧伤的笑脸。
  点一只香烟,对着电脑,把文字一个一个的敲打进去。安静的阅读,好像在看别人的故事。只是眼睛时而会湿润。
  九月,我开始去城市郊区的小学上课。每天要坐一个小时的公交。我总是坐在靠窗的位置上,透过玻璃可以看见穿着民族服装的少女。笑容天真无邪。
  而我已经开始苍老。我想有一天,我可以嫁人,相夫教子过着没有爱情但是平静地生活。
  孩子总是单纯干净的。与孩子在一起,生活也变得充满童真。我穿着脱色的棉质裙子,站在阳光下,看着孩子追逐打闹。
  左手一阵暖意。
  我回头,看见男子英俊的面容,阳光为他镀着金色的光晕。我站在他的阴影里,笑得很快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相关文章导读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