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小说 > 中国文苑:月色撩人
返回首页
  

月色撩人

时间:2012-08-16 17:08来源:中国文苑 作者: 红杉树点击:1

  芦苇荡生有翠苇红荷,也有缠绵葱茏的水草;土地上产有麦子高粱,也有绚烂的野花野草;当然,许洼村有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村虻农夫,也有贩夫走卒卖浆者流。
  
  许洼村有几个神异的人。瞎子拉得一手好二胡,还可掐指算出子丑寅卯来,说个属相,他能说出哪年生,哪日打春,哪日立秋,掰开万年历一查,毫无差错。村人对他敬若神明,哪家有得红白事情,瞎子责无旁贷给打理得滴水不漏完美无缺。还有神奇的一幕,那天艳阳高照,村民在麦场摊开白白的麦秸晾晒,准备套上黄牛白马碾下金黄金黄的麦子。瞎子穿着一双胶鞋从麦场旁的小路上一言不发旁若无人地走过,别人不以为意。不久,大雨倾盆,淋湿了麦子,队长说,瞎子,你怎么事先不告一声,队里的麦子霉了,烂了,村民要饿肚皮啊!瞎子说,天机不可泄露,哈哈。
  
  还有一个,也算得上神奇。村前头一个孩子,父母早逝,村里拿他当孤儿养着。队长说,瞎子,这孩子大了还没名字,你起一个吧。瞎子想了一会儿,喃喃地说,唱戏的身份贱,起一个与戏有关的名字好养活。就喊伶子吧!听起来像女人的名字,更好养。从此,这个男孩就有了一个伶子名字。
  
  伶子不爱读书,爱捣鼓些东西,尤其爱听瞎子拉二胡。伶子一听见二胡声响,心里撩拨得痒痒的。瞎子百无聊赖,靠拉二胡打发流光。伶子是一个忠实的听众,常常听到夜阑人静。
  
  有一天,伶子说,瞎子爷爷,你的弦子几把呢,送我一把吧。瞎子笑笑,说,给你一把,随你挑。伶子很开心,从没有过的开心,就像芦苇荡盛开了红红白白的荷花。伶子眼睛像小鸡觅食似地,左顾右盼,终于选中了一把。瞎子喃喃地说,以后,这片土地上,伶子的手艺要盖过我的喽。
  
  伶子对弦子很珍爱,生命般的重要,走到哪儿带到哪儿。
  
  月色融融,伶子坐在芦苇荡畔,自己琢磨着拉弦子,拉拉,听听,听听,拉拉,回味一番,脸上绽了笑容。拉弦子比进学堂念书容易多了。
  
  伶子的弦子拉得出神入化。声音响亮,感情在几根琴弦上演绎得酣畅淋漓。瞎子在家听得伶子的弦子声,幽幽地说,这把弦子,我从没拉得这么神奇灵性!
  
  伶子拉得如泣如诉,莲红荷白,芦苇苍翠。
  
  伶子长大了,把心事拉进弦子里。伶子的这把弦子,许洼村唤作瓢儿,拉起来,声音嘹亮,锥子一样极有穿透力。
  
  伶子的瓢儿在乡村的夜晚响起,声音弥漫十里八乡。瓢儿声把乡村的原野渲染的静谧生动。
  
  伶子的瓢儿声,撩得荡里锦鳞游泳,撩得寡妇起彷徨。
  
  慢慢,每当伶子的瓢儿声响起,村里的姑娘天鹅就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好像伶子的弦弓拉在她的心弦上,母亲的手摩挲似的,痒痒的,酥酥的。
  
  天鹅的心事发酵成了馥郁的美酒,清香怡人。
  
  天鹅见了母亲,羞赧地说,我喜欢伶子。母亲迟疑了一阵,说,喜欢你就跟他吧。天鹅说,爹那一关咋过啊,母亲说,我去说,你爹听我的。天鹅娇嗔地说,娘,你真好!然后,风一般地跑了。
  
  伶子正拉着瓢儿,天鹅来了。伶子说,深更半夜的,还不睡觉。天鹅说,我想听你拉瓢儿,你拉的比瞎子爷爷拉得动听。
  
  伶子说,回家睡觉吧,我不拉了。
  
  天鹅堵着伶子,不让走。伶子执意走,天鹅就偏偏靠近堵着他。夜里,芦苇荡散发的气息令人迷醉,天鹅身上的气息比芦苇荡还妩媚,还诱人,伶子心跳快了,热血沸腾了,伶子不由自主地抽身而退,险些掉进芦苇荡。天鹅咯咯笑着,一脸灿烂。伶子想,我还没敢好好看过一个女人呢,月光下的天鹅流光溢彩,天鹅热热的气息令我迷醉……
  
  天鹅说,伶子哥,我说正事呢。
  
  伶子哥,这一辈子,我想跟你过日子。天鹅平静地说。
  
  不,我孤苦伶仃一个人,会拖累你的。伶子说。
  
  你孤单,我作伴。天鹅说。
  
  以后的日子会很难很难的,我不能让你受苦的。伶子说。
  
  不会,再苦再累,一听见你的瓢儿响起,我就只有轻松开心,没有劳累了。我想听你的瓢儿声,我想听一辈子。天鹅絮絮地说。
  
  可是,我是拉弦子的,低贱的,死了,不能埋祖坟的,不能害你一生不安宁啊!伶子说。
  
  天鹅说,谁说你低贱,我就看你好,比全村谁都好。再说,年老了,这儿容不下咱,我驮着你飞呀飞呀,飞到比这儿还美的天堂。说着,天鹅就伏在伶子身上,伶子很惬意,真想伏在白白的天鹅上凌空而飞飘飘欲仙的一样。天鹅,你真好。伶子说。
  
  不久,天鹅就嫁给了伶子。
  
  伶子的瓢儿声被天鹅滋润的更丰盈更饱满。
  
  伶子,你的瓢儿声很撩人,跟你的生活很鲜美。天鹅说。
  
  天鹅,我会倾情为你拉一辈子。伶子眼里贮满柔软。
  
  后来,伶子跟天鹅说,有游村串乡唱小戏的,求我拉瓢儿伴奏,我去吧。
  
  天鹅说,你去吧,夜里别着凉。
  
  伶子是所有唱戏人的最佳搭档,别人能唱到哪儿,他就能拉到哪儿,能让戏唱得锦上添花。也有想考验伶子伴奏技艺的,故意唱得不合章法,伶子心领神会,拉得行云流水般流畅。从此,唱戏说书的艺人不敢对他小觑。
  
  队长说,伶子你拉得真好,很撩人的。找一个有本事的在许洼村唱唱,过过瘾。咱村除了睡了干,干了睡,日子单调。唱几场改善改善。
  
  伶子就寻人唱了。唱戏的声情并茂,伴奏的如痴如醉。
  
  许洼村的生活死水微澜了。队长说,伶子,你的戏真好,听了戏,村里人心里就活泛了,顺便还能普及文化,呵呵……
  
  天鹅听得,心里甜甜的。
  
  伶子的瓢儿声像春风撩人,撩拨得草木汁液饱满,撩拨得芦苇荡风光旖旎,撩拨得许洼村民心里痒痒的酥酥的,充满了无限的向往。
  
  队长说,伶子,你很有功劳,队里给你记工分!
  
  伶子怀着感恩的心,拉起瓢儿。他拉得如怨如慕,不绝如缕……
  
  天鹅给撩拨得像芦苇荡的鱼儿在欢快地悠着,伶子怀抱里的天鹅像鱼儿滑滑的,白白的,热热的,香香的,伶子心花怒放。
  
  ……
  
  后来,村里来了一个非同一般的女人。她径直找到伶子,说,我是从江南来的,是逆着芦苇荡的来的,是循着你的瓢儿声来的。
  
  伶子看看她,色貌如花。芦苇荡一带没有这么千娇百媚脉脉含情的女子,伶子不由得细细打量。伶子看得这女子风流韵致,不同凡俗,一双眼睛宛如秋水。伶子好像被这一泓秋水撩拨得心旌摇荡,心想,这女子怎么看起来这么亲切啊,我到底不认得她啊!
  
  那女人说,我是江南某剧团的,会唱戏,还是红角儿。我水袖一甩,宛如飞天,人们送我绰号“水袖”。
  
  伶子听得像天方夜谭,可又感觉是真的,确确实实的真。
  
  水袖说,团长见我相貌还好,一门心思讨便宜,却屡不得手,恼羞成怒,给我最烂的角儿;拉头把弦的,也一类货色,不能得逞,就恣意报复,伴奏得南腔北调,我出尽洋相。江南好,风景旧曾谙。可是人尽是些花花肠子,我一怒之下,就逆流而上,凌空而飞,像一条鲑鱼一样飞来了……
  
  水袖的故事令伶子瞠目结舌。
  
  水袖说,我叫水袖,与水有缘,这片芦苇荡的水烟波浩渺,澄澈无染;你的弦子拉得出神入化,我就在这儿驻足了。水是昼夜不息地流,精疲力竭。芦苇荡荷花红艳,从此。你喊我红袖吧!
  
  伶子告诉了队长。红袖的眼神,红袖的身段,还有弥漫在红袖身上的那种气质,让队长心醉神迷的。
  
  队长说,你唱,伶子伴奏,来一段《东方红》吧。
  
  《东方红》就唱起来了。队长听得迷醉,觉得不比家家户户的广播里播出的逊色。
  
  队长说,红袖留下吧,许洼村的文艺宣传队宣布成立!红袖享受军人家属待遇,人人欺负不得!
  
  红袖很感激,红袖的眼里荡漾着幸福的柔波。
  
  红袖会很多戏,会《杨家将》《呼延庆打擂》《岳飞传》等,还会《西厢记》《牡丹亭》《贵妃醉酒》《杜十娘怒沉百宝箱》……
  
  队长说,许洼村的文艺宣传队成立了,以后有戏看了。每晚开场前,咱们要背一段《毛主席语录》,齐唱一段革命歌曲。
  
  红袖到来的第一个夜晚,队长带领村民背的是“农村是一片广阔的天地,在这里可以大有作为”。齐唱的歌曲是《共产党像太阳》。
  
  红袖很满足,毛主席语录让她留在芦苇荡,还要求她在这里大有作为,她觉得这儿有家的温馨。
  
  戏场上,伶子和红袖心有灵犀一点通,红袖唱到哪里,伶子可以拉到哪里,唱到高高的山岗上,拉到白白的云彩上。
  
  红袖的戏歌唱宛转悠扬,道白清脆悦耳,戏路清晰流畅。许洼村亘古没听得这么好的戏,村民掌声雷动。
  
  红袖说,伶子,咱唱大戏吧,你我都进角色,变变花样,村民爱听的。
  
  伶子说,我没唱过。红袖说,我教你,你是唱戏的料。
  
  伶子觉得自己伴奏很出色,真唱起来,比默默地只是拉更令人迷醉。
  
  红袖唱了许洼村从未听过的戏,这让人大开眼界,许洼人知道外面有比芦苇荡还辽阔的水域。
  
  伶子与红袖进入角色,双双唱得津津有味,妙趣横生。村民听得以假乱真,迷醉得流连忘返。
  
  红袖感到过从未有过的快意,原来戏能唱到这样的极致,心里汹涌着满足的波浪。伶子说,歌唱是幸福的倾诉。
  
  队长心里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
  
  伶子与红袖的对唱,伶子与红袖的眉目传情,伶子与红袖的不即不离不粘不滞,把许洼村村民撩拨得生机盎然,撩拨得村民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干劲冲天,石油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夜晚听戏,神清气爽;白天出工干活有使不完的劲。为此,许洼村土地上多打粮食。
  
  队长为此在公社里受到表扬,兴奋不已。队长说,伶子和红袖的戏有功劳,比多尿水水比在茅坑整天蹲着还管用,比往地里多上化肥还有效,唱戏就是解放生产力……
  
  男人听戏后回家,个个生龙活虎,乐此不疲。女人被撩拨得幸福地呻吟。
  
  后来,谁家的女人就叫嚷,夜晚听戏去!那男人就窃窃地笑。
  
  红袖看着伶子时那火辣辣的眼神,伶子宠辱不惊的冷静,逃不过队长的法眼。
  
  队长找到红袖和伶子,乐呵呵地说,你们表现突出,都被评为优秀文艺工作者,这是奖状;伶子还光荣地加入了共产党,这是党章。还有,公社里为了扶植你们,还讲了一台留声机,开怀的唱吧。
  
  红袖和伶子都很开心。
  
  队长又嘱咐伶子说,唱好戏,珍惜荣誉,好好读读党章,严格要求自己,不要辜负上级党组织对你的期望,呵呵……
  
  伶子好好端详着,发现红红党章上金黄的镰刀和锤子比家里的镰刀和锤子美丽得多,就紧紧贴在心窝上。
  
  唱《西厢记》,红袖扮莺莺莺歌燕舞,千娇百媚,韵致翩翩;伶子演张生,眼溢柔波,情意绵绵,撩拨得听众心猿意马,蠢蠢欲动。
  
  夜里,伶子说,天鹅,我跟红袖唱戏,你介意吗?
  
  不,天鹅毫不犹豫地说,一个伴奏的遇不上会唱的,是遗憾,只有与红袖对戏时,你才更是你自己,遇见红袖,你的福分。我真替你高兴!
  
  天鹅,别介意,我跟红袖缠缠绵绵,那是戏。我的心里只有你,只有一个美妙的天鹅湖。伶子说,再说,我有红红的党章,太阳灯笼一般照耀,我不迷路。
  
  天鹅说,你与红袖对戏,是许洼的福分,要不,哪得好戏看呀!
  
  伶子说,我只好好唱戏,我不碰红袖的。
  
  红袖来到芦苇荡,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把戏唱得妩媚,唱得风流。可是,她的心也像芦苇荡开满白荷红莲,一派春光煦暖。她很愿意沉醉在戏里面不能自拔,戏里,伶子把她撩得心里汹涌澎湃,老想像青藤一样实实地缠绕着他,不想老像飞蓬一样漫无目的地飞。
  
  慢慢地,一见到或者一想到伶子,红袖脸就荷花般红润,心就突突地跳,像水鸟在芦苇荡穿梭。
  
  伶子说,红袖,咱练《白毛女》《红灯记》《林海雪原》《智取威虎山》吧。留声机唱一遍,咱学着唱。队长说,上面要检查的。
  
  伶子担心红袖的火焰张天,绵延不止,想用现代戏的壮志豪情斩断红袖像野草一样疯长的情思。
  
  红袖说,好。
  
  队长说,背毛主席语录,村民们异口同声“要斗私批修”。队长说,唱革命歌曲,村民们就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唱得响遏行云。
  
  队长说,上级检查,咱就唱革命样板戏;不查,想听什么,就点什么,《贵妃醉酒》《西厢记》都行,就是不能走了风声。出了叛徒,抓住了,扣你家一年的工分,再扔到芦苇荡里喂老鳖!队长明白,村民喜欢欣赏感情戏,村民渴望感情戏,就像大地渴望甘霖一样。
  
  月色如水水如天,芦苇荡畔一张戏桌,一盏马灯,演绎一场场缠绵悱恻的好戏,撩拨得芦苇荡风云际会,撩拨得劳力上工晚点,害得队长嘻嘻骂道:撩拨得从此君王不早朝,哈哈,哈哈哈。
  
  红袖突如其来地问,伶子,你爱我吗?
  
  伶子一愣,随即说,不,没有……
  
  骗人,我演过一干角色,阅尽千帆,骗不过我的。红袖说,你的眼神,你的呼吸,不自然的,你感情的潮水惊涛拍岸,我听得出。
  
  伶子语无伦次地说,那是在戏里。
  
  红袖说,戏里戏外,一样。
  
  伶子不置可否地点了一下头,过后就后悔了,怎么能点头承认呢,唉……
  
  伶子说,我有了天鹅。
  
  红袖说,李隆基有贵妃,还有佳丽三千呢!
  
  伶子说,那不样。
  
  红袖很霸道地说,一样!
  
  伶子无言以对,面红耳赤。
  
  ……,党章,锤子,镰刀……伶子语无伦次。
  
  被一条金光闪闪的项链套住的女人,红杏出墙多得是!红袖毫不妥协。
  
  伶子,你说实话,你是不是爱我?红袖泪光盈盈地望着伶子。
  
  伶子真诚地说,我不知道是不是爱,只觉得在戏里我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很想揽你入怀,可又不能,反正跟天鹅给我的感觉不一样。
  
  红袖说,你爱我。趁着月色,抱抱我,我很无助,无奈……
  
  伶子刚想张开怀抱,党章像红太阳红得刺目,锤子就铺天盖地地砸过来,镰刀舞动……
  
  伶子有气无力地闭上眼睛,泪水无声地流淌。
  
  红袖说,伶子,我不怪你。真抱了我,我还得寸进尺,要你睡了我,那时,在芦苇荡怎么立得住脚呀。
  
  伶子听得出红袖言不由衷。伶子说,进得戏里,还要走出来,难呐!
  
  红袖以前是毫不隐忍的,爱憎分明,恨你,与你不共戴天;爱你,不管天塌地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上帝也不怕!
  
  驻守芦苇荡,遭遇让自己醉生梦死的伶子,红袖竟变得可以通融了。
  
  唱戏时,红袖依然神采焕然,唇红齿白,气若幽兰;伶子或演唱或伴奏有板有眼,字正腔圆,一场场堪称绝唱。
  
  红袖理所当然慢慢消瘦了,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月色下,当村民被他们的戏撩拨得兴趣盎然,开始享受生活时,伶子搂着天拥着天鹅酣然入梦,而红袖却是柔肠寸断,粉泪盈盈,一会儿,看到两只蝴蝶在锦簇花团中,舒展着翩翩起舞;一会儿,觉得自己就像一枚蚕茧,被丝丝缕缕的丝绪缠绕束缚,压抑窒息……
  
  不由得唱道:独坐后宫有数年,圣驾宠爱我占先。宫中冷落多寂寞,辜负嫦娥独自眠。
  
  邻村的队长央求,许洼的文艺宣传队名声在外,撩拨得我们村子鸡犬不宁的,村民嚷着看戏,帮我们唱几场吧。许洼的队长眉飞色舞,连忙答应。
  
  队长随便扯一张纸,写一张介绍信,从口袋里摸出红印章,嘴边一哈,“啪”的一声就印上了。
  
  队长说,红袖,拿着,其实,开介绍信多此一举,可是严防阶级敌人搞破坏……
  
  红袖与伶子不辱使命,唱了一场《白毛女》,又唱了《西厢记》。红袖表演尤为出色,千般袅娜,万般旖旎......
  
  夜已三更,人们仍意犹未尽,连连加演,伶子和红袖盛情难却,为了邻村的革命友谊,为了红党章,为了那把锤子,那把镰刀……
  
  突然,云朵遮住了皓月,继而彤云密布,黑云压城……
  
  红袖和伶子赶忙收拾了琴弦和细长道具,匆忙返家。邻村的推出两辆自行车相送,临近芦苇荡,他们说,快落雨了,你们也到家了,我们赶忙回去。
  
  红袖和伶子道了谢,急忙赶路。忽然,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有一阵雷声震得山摇地动,红袖吓得钻进了伶子的温暖安全的怀抱里。又一记响雷滚过,雨下得像瀑布......
  
  红袖紧紧抱住伶子,接着闪电,伶子见红袖色貌如花,柔情似水,身上滚烫,肝胆如火,伶子把持不住,紧紧地拥着红袖,像藤缠树,像树绕藤,疑是银河落九天的雨水浇不灭熊熊燃烧的爱情烈焰。
  
  红党章从伶子手里脱落了;锤子和镰刀都进了熔炉,融化成水;白白的天鹅飞得杳无音信……伶子放纵着,任凭洪水决堤泛滥。
  
  红袖梦呓似地喃喃自语,戏里真好,雨里真好,真正做了一回自己。
  
  一会儿,雨住了,月光皎洁。
  
  撩拨得情意绵绵的红袖,激情火山喷发后,出奇地宁静,静若处子,眼睛宛如一泓秋水脉脉含情。
  
  回家,伶子见天鹅还没睡,说,还不睡觉,熬坏了身子。
  
  我睡不着,等你呢。天鹅说。
  
  伶子说,红袖淋了雨,咱去看看吧。
  
  天鹅说,好。
  
  他们踏着泥泞深一脚浅一脚地去了红袖那里,红袖已和衣睡下。
  
  天鹅说,红袖,去诊所看看吧,别淋病了。
  
  红袖说,谢谢,没事的。红袖懒懒的,声音软绵绵的。
  
  天鹅伸手摸摸红袖的额头,滚烫滚烫的,说,伶子背着红袖去诊所,去找赤脚医生向阳花,快,快!
  
  伶子犹豫不决地两手搓着,很拘谨似的。
  
  天鹅狠狠拍了伶子一巴掌,说,快呀,都烧成这样了!都是亲兄妹的,有啥妨碍的!
  
  伶子背起红袖就走。
  
  向阳花说,晚来一步,就烧得不会说话了!
  
  向阳花又扎针又喂药,慢慢,红袖就缓过来了。
  
  向阳花说,败败火,好好养养,就好了。
  
  伶子背着红袖回去了,在伶子背上,红袖眯起眼睛,享受着温存。
  
  红袖白天沿着芦苇荡悠闲地漫步,看着并蹄莲,呆呆入神;看见成双对的鸳鸯戏水,心生悲凉;看见芦苇丛中,鸟儿对对双双飞,潸然泪下。
  
  慢慢,红袖痊愈了,红晕爬上脸庞,依然楚楚动人,自有一段风流。
  
  红袖与伶子还唱戏。
  
  月光下,马灯燃烧着,昏黄的光芒像花的幽香弥漫开来。红袖唱起来,樱桃红绽,玉粳白露,呖呖莺声花外啭,行一步可人怜……伶子声音作金石声,冰清玉润。
  
  红袖说,爱你不能与你在一起,痛彻心扉。
  
  伶子说,恨不相逢未娶时。
  
  红袖说,戏外是实实在在的生活,戏里铭心刻骨。
  
  伶子说,一旦真的走在一起,狂风过后,不免风平浪静,平平淡淡。
  
  红袖说,是,真在一起了,就没了疯狂地牵挂和思念,可能,追,是最美好的境界。
  
  伶子说,因为追不到,你我不放弃,这才心旌摇荡魂不守舍,咀嚼着这份感受,慢慢变老,不枉此生!
  
  红袖说,不能为你红袖添香夜读书,能在一起唱戏,也了我心愿。
  
  伶子说,我们有戏场,我们的心灵是在一起的。
  
  红袖说,可能追不到的就是最好的。
  
  伶子说,追,使我们永葆青春。
  
  红袖说,夜是属于月亮和女人的。
  
  伶子说,月亮和女人能撩拨人彻夜难眠,思念不已。
  
  红袖说,生活里,少不得撩拨,缺少了,就死气沉沉,索然无味。
  
  后来,队长的婆娘死了,队长说,红袖跟我吧,我也会对你好的。
  
  红袖说,你让我跟伶子唱戏,我就跟你。
  
  队长说,行,想啥时唱啥时唱,想唱哪出唱哪出,悉听尊便。
  
  红袖就成了队长的女人。红袖有了着落,伶子也心生安然。
  
  队长说,伶子,我用镰刀收割了红袖的身子。
  
  伶子说,队长我用瓢儿俘获了红袖的芳心。
  
  队长说,娘的,真没想到,红袖还是个处女。
  
  伶子说,红袖要唱戏,心会飞翔的!
  
  红袖说,我要唱戏。
  
  队长说,好。
  
  红袖说,伶子,今夜月色好,咱唱《贵妃醉酒》。
  
  伶子说,好。
  
  红袖解舞腰肢娇又软,似垂柳摆动晚风前。唱道:
  
  ……
  
  玉石桥斜倚把栏杆靠
  那鸳鸯来戏水
  金色鲤鱼在水面朝
  啊,水面朝,
  长空雁雁儿飞
  哎呀雁儿呀
  雁儿并飞腾
  闻奴的声音落花荫
  这景色撩人欲醉
  不觉来到百花亭
  
  ……
  
  芦苇荡的夜晚,月色撩人。

顶一下
(8)
10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