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小说 > 中国文苑:《吾土吾民》第九章:她叫杨秀青
返回首页
  

《吾土吾民》第九章:她叫杨秀青

时间:2015-05-01 12:48来源: 作者: 沈麒点击:1

 第九章:她叫杨秀青

 

因为拉古老人的去世,还有妞妞生病的事情,我和姨爹已经耽误了山里的很多活。这天早饭过后,姨爹交代了半天,要姨娘照顾好妞妞。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还是快去烧你的木炭吧。”姨娘很不乐意的对姨爹喊道。我在一旁准备自己的东西,姨爹也在忙着给马儿上鞍。

“下午早点回来,别又忙到黑了才回。”姨娘最后对我两叮嘱道。

马儿悠哉的走在前面,马铃声飘荡在晨风里。我跟在姨爹的后面,指间夹着还没烧完的凉烟。一路欢愉的走来,只觉得匆匆瞬间,就到了我的窑洞。

“又要耽误事情了,最近咋就没点好事。”看着窑洞门垮了,姨爹摇摇头愤愤自言。

“真是倒霉透顶,咋才烧了三窑就出了这档子事呢?”我也心痛的说道。

“肯定是那些放羊的没把羊儿看好,跑到窑盖上去了,新窑子就是不经事。”他扫视着窑子旁的羊粪,很是明白的对我说道。

“我们再把窑盖结起来,你去打水和泥土。”他对我交代道,便将外套脱了放在窑边的草地上。

我们迅速忙活起来,没用多少工夫,终于结好了窑盖。结好窑盖,离午饭时间还早,我们躺在窑子边的草地上抽起烟来。这烟是新出品的凉烟,是最近在拉古老人的丧礼上节约下来的。比起平日里用面条包装纸裹出来的兰花烟,的确是高档极了。

“等我再烧两窑,我就去镇上买它一条,一天抽一包。”姨爹一边吐着烟雾,一边信誓旦旦的说道。

“好,到时候我会找你要的。”我笑了笑,对他的话表示相信和支持。

“我看今上午我帮你砍树算了,等吃了午饭我再回我窑子装木料。”他说着起身拿起大刀,便向林子走去。我也丢了烟头,迅速跟了上去。

一阵叮咚狂响,大片青冈树倒下,很多杂木陪葬。大汗淋淋之际,烈日已挂头顶,是时吃午饭。我烧了一壶开水,煮了下关茶。茶水滚开时候,姨爹已到身旁,我们共进午餐。

“唰,唰······”一阵阵清脆的声音传来,荒地边的灌木在晃动。

“哞,哞······”一声声轻柔的羊叫声随清风飘来,霎时间一大群羊儿涌上荒地来。

“肯定是这些羊子踩垮了你的窑子,不晓得是哪家的哦。等会儿主人来了,得找他好好说哈。”姨爹一边嚼着冷馒头,一边严肃的望着羊群说道。

“不用了吧,反正人家又不是故意的,更何况现在窑子都修好了。”我吞下一口茶水,漫不经心的回道。

“这哪里能行,不说说他,搞不好明天回来窑子又出问题了。”他很是在意的说道。

“拉且舅舅啊,你在拉倮这帮忙说。”正当我在帮姨爹倒茶水的时候,身后飘来一个甜甜的声音。

“青青啊,这是你的羊群说,咋你一个人啊?”我还没转过身去,便听到姨爹粗犷的声音带着严肃的气息飘进我的耳朵。

“我经常都是一个人放的啊。”那甜蜜的声音再一次飘到我耳畔来。

“哎哟,这就是你的侄子拉倮啊?早就听说他在这里烧炭,但是一直都没有见过咧。”当那轻柔的声音再次沁入听觉时,我已看见了一张俏丽的脸庞,带着粉红的微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停留在半空里。

“嗯,就是,都快一个月了。来,吃个馒头。”姨爹边说话边从食品袋里拿出一个馒头,那只强有力的臂膀向着那女子伸去,也在半空里停留了片刻。

“不用了,我刚刚才在河边吃了午饭的。”那女子婉言谢绝道。

“姨爹,这位是?”我放下茶壶,将视线从那女子的身上转移到姨爹脸上问道。

“哦,你还不认识啊?她是杨秀青,李尔哈的老婆。老家是盐水乡槽子坪的,嫁过来两年多了。她大你三岁,论辈分你们该是同辈,你要喊声表姐才是。”姨爹嚼着馒头,对我介绍道。

“哦,表姐,知道了。”我一面回着,一面给她倒茶水。

“表姐,喝杯砖茶,这大热天的茶水解渴。”我倒了碗茶水递了过去。

“呵呵,我习惯喝山里的溪水,不咋喜欢喝茶水。”她一面说着一面接过我手中有些小缺口的瓷碗。

“哎呀,羊儿又跑到林子里去了,我去看看。”还没等姨爹吃完馒头,喝好茶水,和她说道说道,她便放下茶碗,匆匆往林子里跑去。

“这青青,咋都成人妇了还这样顽皮的呢?”姨爹看似不满的说道,摇了摇头喝了几口茶水。

“好了,我要去我窑子装木料了,你自己忙自己的吧。”喝完茶水,他抽完一支烟,然后起身对我说道。

“嗯,好,谢谢姨爹帮忙,下午早点过来。”我收拾了茶碗茶壶,高兴的对他说道。于是,我两又各自忙碌起来。

搬了会儿木料,在吃力的劳作下,才安慰好的肚子又开始闹事,想必是刚下肚的食物要将早上的驱逐,新陈代谢的规律作用。只好再一次跑到后山的基地,将从自然里索取的东西又归还给大地,这才感觉轻松许多。

“呀,这是谁?”我走出林子,透过空旷的荒地,远远看见窑子边躺着一个人,右腿搭在左腿上,二郎腿在半空里摇晃。我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耳畔那咿呀的歌声越来越清晰。

“喂,在干嘛?”隔着三五米的距离,我喊了一声。

她突然坐了起来,四目惊慌的环顾,过了好一会儿才落在我身上。

“哎呀,你吓死我了。”半晌过后,她才惊魂未定的说了一句。

“我吓死你?你没把我吓死就好了。”我很是不解地回了那么一句。

“咋了,拉肚子了?”她笑着问道。

“这个······不是,我去后山看看。”我有些慌乱的回道。

“看看?看什么?后山有美女?”她再一次嬉皮的调侃道。

“不是,表姐啊,你不是去林子里看羊去了啊?咋那么快又回来了?”我定了定神,终于捡了那么句话。

“我只是去看看,羊儿对这山熟,我对羊儿熟,所以呢,不用时刻盯住的。”她终于不再笑着和我说话。我也走过去,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找了个位置坐了下去。

“听说你不喜欢上学,偏偏要来这穷山里当炭娃子?”她倾斜着半个身子,很是好奇般望着我问道。

“也不是,我在学校里出了一些事情,不想回去。”我叹了叹气,望着远山回道。

“什么事请啊?是不是把哪家姑娘祸害了,不敢回去啊?”她放下好奇的表情,又嬉皮的笑问。

“表姐,你说什么呢?这可不是拿来开玩笑的啊。”我惊讶的回道。

“没事,我开开玩笑,你不用那么害怕的。你们这些娃儿啊,真是不知好歹。那么好的条件,也不知道珍惜。”她说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哎,表姐,什么叫‘你们这些娃儿’?我们好像没差多少吧?”我不解地问道。

“什么叫没差多少?老姐我都嫁人两三年了,你呢?知道什么是女人不?”她更加肆无忌惮的笑着说道。我彻底无言以对了。

“想当初如果不是那场瘟疫,我也不会成为孤儿,也就不会辍学回家,更不会嫁人为妻,落得如今这寒酸不堪,整日就陪着这些畜生,满山里受尽孤独。回到家还得受那败家子的气,哎,这命运真是比山里的四季还要变化得快。”她望着荒地上觅食的羊群,两眼无神又闪烁着泪光,有气无力的说道。那美丽的脸庞吐露着沧桑的以往,整个一幅楚楚可怜的画面。

“怎么了,表姐?”我惊奇的问道。

“没什么,都是过去的事了,说起来也没啥意思,以后有时间了再好好给你说。”她揉了揉湿润的双眼,瞬间又变成一个无所事事的顽皮女孩。

“哦,不提也好,提及当年都会不如人意的,还是活在当下,展望未来的好。”我耸了耸肩,似乎也毫不在意的说道。

“嗨,你个娃娃,学起大人说话来还有模有样的。”她笑了笑,很惊讶的说道。

“不和你说了,我要去看羊子了。”说完她就起身离开了。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我感觉像是失去了什么东西,心里有些空落落的感觉。

“杨秀青,酒鬼败家子李尔哈的老婆······”我躺在草地上,陷入这些简单问题的思索中。

“杨秀青,败家子酒鬼李尔哈的老婆······”我不断重复想着姨爹的介绍,感觉很熟悉,又感觉很陌生。

“对了,那次后山竹林里,和放牛少年子坡偷欢的女人。原来是你,原来是你说。”像捡到个金娃般,我坐起身,兴奋的对自己说道。

我和子坡成了好朋友之后,我也曾好奇的问他那次后山上的女孩是谁,他没有给我讲。原来是她,她叫杨秀青。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