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校园故事 > 中国文苑:最难忘那个无雪的清晨
返回首页
  

最难忘那个无雪的清晨

时间:2010-12-05 22:23来源:网络 作者: 网络点击:1

  清晨,无雪,却冷得彻骨。正是北方一年里最冷的数九时节,呼气成冰,冻得人手都伸不出来。此刻,心情也仿佛如这天气一样寒冷,就像进入了一个很深很冷的冰窖,四壁寒冰,只能为心徒增凉意,带不来一丝温暖。
  
  在彻夜未眠之后,我们全家人守在父亲的病床旁。病床上的父亲气若游丝,我们眼睁睁地看着父亲瞪着大大的双眼,满是对世界的留恋,却束手无措,眼泪肆意地淌了满脸,来不及干,又马上被新的泪水替代。早在两天之前,医生就已经给父亲停药,因为父亲的血液已经几乎停止流动,药水只能停留在皮肤的下面,对身体不起任何作用。现在唯一能延缓父亲生命的就是氧气,但是作用也很有限,只能时给时停,不然父亲也会受不了。此时,父亲虽然不能说话,但是还有生存的渴望,每当氧气停了之后,他感觉呼吸困难时,他的喉咙里就会发出声音,直到重新插上氧气为止。而我们这一大家人,除了目睹父亲告别生命的过程之外,没有任何能力减轻他的痛苦。
  
  父亲三十八岁的初春经体检发现肺癌之后,以最快的速度做了右肺切除手术,十几年来一直靠各种各样的药物进行调理,维持着生命的各项机能。手术之后的各种综合症一轮又一轮地考验着父亲,虽然全家人在日常生活中尽了最大的努力,但还是无法挽留住父亲生命逝去的脚步,我们所能做的只有等待,等待那个谁都不愿意接受时刻的到来。我是前一天晚上来看父亲的,当时父亲的气色很好,还和我简单地聊天。家人催促我回家时,我坚持再待一会,没过多久,父亲的神志就不清楚了,开始手胡话,但我一提醒他马上就醒悟过来,还笑自己糊涂,那时候我却笑不出来,因为我清楚地知道,我们害怕的时刻就要来了。我马上通知了家人,家里除了老人和孩子以外整夜轮流守在父亲的床前,看着他的意识逐渐模糊,看着他生命的种种迹象逐渐从身体里衰退,看着他苍白的脸色逐渐泛青,看着他暗淡的眼神逐渐浑浊……所有的这一切,我们都在旁观,却那么无能为力。
  
  伴随着太阳的升起,父亲的呼吸更加艰难,但是他还在艰难地维持着,一如他曾经艰难地维持病弱的身体那样。父亲的生命一直是很多人眼中的奇迹,没有人相信一个右肺全部切除的人能够存活十几年。我知道,这源于父亲的坚强。他是那么爱惜生命,他是那么珍惜生存的每一瞬间,他是那么在乎自己活着的感觉,他是那么藐视疾病对他身体的摧残,所以他活着,创造着别人眼中的奇迹。对于生命,父亲是豁达的,他从不将自己的疾病放在心上,他尽可能地找到让自己生存下去的希望,他时刻为延长生命而做着不懈的努力,这包括他积极的治疗态度,包括他从不放弃的对于生活的希望,也包括他在家里近乎独裁的“统治”。没有人敢拂逆他的意思,没有人有顶撞他的想法,父亲清高地活在他的世界里,虽然重病在身,却从来不曾失去他的尊严。
  
  八点左右,父亲的呼吸越来越微弱,那本来漂亮的眼睛在瘦弱的脸上显得更大了。他用最后的力气将眼睛睁得大大的,环视一周,将我们每个人都看到了,最后合上,停止了呼吸,那一刻,是八点零六分。我们呼天喊地也无法将他叫醒,他走完了潇洒而沉重的五十四岁的一生,没有一点遗憾。
  
  那一天是腊月二十六,还有四天就是农历的春节。再有十四天就是父亲手术十六周年的纪念日,而每年的那一天,父亲都当作生日来过。
  
  因为临近春节,不能再停留。我们还来不及悲伤,就匆忙地张罗父亲的后事。几个哥哥联系车,通知亲属,好在大家早有准备,虽然时间仓促,但还不显忙乱。中午的时候,我们已经把父亲的遗体火化,送回了老家的墓地。当那个小小的骨灰盒被安放在冰土里之后,父亲走完了他在世界上的所有旅程,永远的离开了我们,留给我们的,只有关于他的回忆。
  
  永远难忘一九九一年一月十一日——那个无雪,却寒意彻骨的清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相关文章导读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