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校园故事 > 中国文苑:苦涩的初恋
返回首页
  

苦涩的初恋

时间:2010-12-29 00:14来源:中国文苑 作者: 佚名点击:1

  (一)
  喜欢听音乐,喜欢闹,既开朗又多愁善感,这就是我……小雨。可怜的我把所有的男孩子都看成了兄弟、哥们,所以最终的结果就是我的闺中密友都有了男朋友,都重色轻友的去陪男朋友出去玩了。
  周未,留下孤单的一个我面对着这个寂寞的晚上,百般无聊的打开了电脑上网,在上面闲逛着,偶然看到了一个叫“宜春热线--开心聊天室”,心想反正闲着没事,就进去看看吧,进到里面后,静静的看着里面的人在闲聊,不时的发出傻傻的笑声,没办法,里面的人真是太可爱了,那对话,直让人咯咯的笑。就在这时,一个昵称叫黑夜情人的网友发信息给我:“嗨,看你来了这么久,怎么不说话,你是南昌的吗?”我没有理他,这种搭调的人不会好到那去。但他好像不知道别人不理他似的继续问:“能聊会吗?你是哪的?”我想想,反正没事,就逗逗他,(但我没有想到的是他会成为我今后生活的一个转折点)。
  我俏皮的眨着眼说:“你干嘛找我聊啊,是不是没有人理你啊?我是哪的那么重要吗?”黑夜情人微笑地说:“因为这里叫开心聊天室,那么来这的每个人都要聊天,都要从心里内开心起来。我不想也尽量不让这里出现任何一个孤独的人。”(后来才知道他会说这句话是因为他是这个聊天室的管理员)我暗想好迂腐的回话噢。许久没有见我回话,他接着说:“怎么,我的话不合听吗?小雨的名字很好听,是你的真名吗?我很想和你交个朋友,我叫忆凡,你可以叫我凡。”也在此时,他在聊天室放起了音乐,那阵阵优美的歌声吸引了我,没办法,谁叫我太喜欢音乐了。这个我不认识的陌生人既然可以帮我排解这寂寞的夜晚,能放我喜欢听的歌,能这么锲而不舍的发话过来。那我也就不能那么无情了。我回说:“不是,我是开封的,那是我的名。”就这样我和这个叫凡的人认识了,聊了很多,不知不觉的聊到了午夜。
  
  (二)
  从那以后,每天晚上固定的时间上固定的聊天室,已成为我最重要的事,因为那有“开心”,有里面的聊友,还有个和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凡,还知道他就是开心的网管,难怪当初会和我打招呼说那么迂腐的话:p。还知道他有个很要好的女朋友,这让我更加放心的和他畅聊,让我知道网络恋爱的事绝不会在我身上发生的。每次我总逗着他,什么时候把嫂子介绍我认识啊,好在你欺负的时候有个诉苦的地方...而他总说好啊,可惜啊,我女朋友不会上网,等她学会了保证让你见到她。这让我气得很,简直就是废话嘛。和凡聊天总有说不完的话题,总能那么的开心,就这样渡过了半年,凡成了我最熟悉的陌生人。
  这天,我如往常般的来到了聊天室,我知道凡不会上,他说他去出差了,两天。我像往常一样,和里面的朋友聊着,可是却总觉得怪怪的,提不起精神来,觉得少了点什么。直到凡突然说:“小雨,我来了。”我惊喜极了,我说:“你不是说要出差吗?怎么还来了?”凡回我说:“想你了,一天没有和你在网上见面,怪怪的。”我吓了一跳,不会真的有什么心灵相通的事吧,怎么和我刚刚想的一样,但我还是若无其事的做了个动作:“拍拍凡的肩膀:哥们,我也想你啊。还有啊,这句话可千万别让嫂子知道,会吃醋的。”凡没有回答我的话。
  
  隔了许久凡说:“小雨,我刚在回家的路上听到一首歌蛮好听的,歌名叫你的眼神,我在听的时候就想起了你的眼神会是怎么样的呢?我们认识也这么久了,能不能传张相片给我看看你?”我发觉今晚的凡有点怪,怎么会突然向我要相片呢,我上网的宗旨:不以真实电话真实面貌展示,至于姓名嘛,真假就没有什么关系。可是我现在能拒绝他吗?能说出我这个宗旨吗?就在我还在徘徊地想着的时候。凡用轻快的表情对我说:“怎么,我们聊了这么久,你还担心我会拐了你不成,我也给你看相片,如何?”看了凡的话我笑了,是不是我太小心眼了,人家都那么大方,我回话说:“行啊,你先发过来,别让你有食猫的机会。”凡把相片发过来了,他真的如他以前所形容的那样,给人的感觉是一个帅气开朗的男孩,那双活灵活现的眼睛像是要诉说什么似的。我如约的发一张只见我体型加朦胧五官的相片给了凡,然后得意的笑。凡看后,耍孩子气的大呼,奸啊,上当了,居然发这张相片来换取了我的玉照,不公平,重发,重发,要不......。
  呵,用省略号来代替威胁我的话,聪明,知道我不喜欢看到被威胁的话,就这样打了一场持久战,结果还是争不过他,发了张五官清晰的相过去。但凡反而静了,许久不见回话,我急了,我忙说:“你看,我说得没错吧,早知道不发给你,是不是很丑,吓得你不敢回了。”凡温柔的说:“不会,小雨,我看呆了,忘了回。你不丑,相反的好美,和我想像中的一样,原本就好喜欢你,现在看了相更无可救药的恋上你了,我该怎么办?”
  我惊呆了,事情不应该是这样发展的,他有女朋友,我们应该是一辈子的好朋友,我气得回话说:“你怎么这么花心,明明有女朋友了还在网上和我说这些。”凡说:“小雨,因为一开始我就知道你很排斥网恋,我也不喜欢网恋,所以为了能让我们更开怀的聊天,我编造了这个谎言,原谅我,我不是有意骗你的,只是我真的发觉我爱上了你,让我无法再编这个谎言下去。我也曾抗拒过,但你的一言一行,让我无可救药的恋上你。”我看后,不知所措,连连对他说:“不可能,不可能的,我们不能这样。”然后伧促的离开了聊天室,凡在后面黯然的看着我逃开的背影。
  (三)
  我不再去上网了,我开始不断的约朋友白天陪我逛街,晚上陪我出去玩,让自己没有空隙没有时间去想那个我待了半年多的网络,那个曾占用了我所有时间精力的地方。我还是那么的闹着,可是开心里总有着一点落寞,心里也多了一丝牵挂,总想他好吗?他过得怎么样?他那么优越,应该已经把我给忘了。朋友最终都还是顶不住我了,看到我苦着脸说:“别找我,我好累。。。”就这样,今晚的我又徘徊在电脑桌前,多少个要睡的夜晚都这样。最后还是抵挡不住的上了网,操着熟悉的步骤登录进聊天室。
  聊天室的网友见了,猛打招呼,以前可从来没有这么热烈过。但是那气氛却不对了,是的,好忧郁,少了以往的开心。网友不断向我诉说自从我下网的那天后,聊天室里放的都是这些惹人伤心的音乐,我们都知道忆凡心情不好,你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来。我们都在等你来,你是他的好朋友,劝劝他,他在“思雨”小房间,现在他一来就往里面跑,都不管聊天室的事了。
  
  随后我进了“思雨”小房间,不用想都知道这名字是因我而起的。小房间的主题:“小雨儿落向何处,思念你的凡。”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凡连续发了无数条相同的信息过来:“小雨,是你吗?真的是你吗?我等了你好久好久。。。”我就像以往一样回说:“是的,是我啊,等我做什么?你怎么在聊天室放这些歌,不如直接把开心聊天室改为忧郁聊天室好了。”凡忙说:“不会的,你来了,歌也开心了,聊天室也开心了。小雨,给我你的联系电话好吗?我不想你再这样凭空的消失了,就像好你从没出现过似的。”
  我想这凡怎么老冲着我的网络宗旨来说话,这次不能妥协了,回话说:“凡,不行,我们现在不是很好,在网上聊着,彼此都是对方最熟悉的陌生人,我们会成为一辈子都不见面的好朋友,我是你的红颜,你是我的蓝颜。”凡看后,苦笑着说:“小雨,你太天真了,不可能的,男女不可能成为一辈子的好朋友,我也不会是你的蓝颜,永远。”如果我可以在看到他这话后狠心下网,然后忘记这一年在这里发生过的一切事,那么以后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了。可是我的脑子一片混乱,只知道我无法失去这个我现在很珍惜的朋友,更无法舍弃。所以我们争执着,第一次不欢而散的下了网。但他的话却总盘在我的心头,男女真的不能成为好朋友吗?真的不会有蓝颜的存在吗?
  (四)
  “男女真的不能成为好朋友吗?真的不会有蓝颜的存在吗?”这问题久久缠绕着我,我不甘心,我不愿意相信男女真的不能成为好朋友,所以我开始了向无数的人求证,想去推翻凡的话,想证明自己才是对的。可是结果呢,凡没有骗我,的确是这样:“男女不可能成为好朋友,如果真的成为了,那么一定是有一方爱恋着另一方,但是另一方却不爱他,所以对方心甘情愿的为她守候,成为她的好朋友。蓝颜和红颜本来是不存在的东西,只是因为别人不敢给承诺,也给不起,而给自己的借口,让自己可以不用付出任何却可以拥有对方对自己的一切好。”
  这话让我想,难道我是这样的人吗?“小雨,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呢”我暗骂自己,同时也让自己陷入了冥想。我是真的不敢给他承诺还是我根本不相信网恋的真实性,不相信真有这么个完美的他生活在中国的另一端?但为什么我那颗平静的心漾起涟漪,总为这个只在网上见面的他牵动着,时刻牵挂着,无时不想着上网去见他。
  再一次抵制不住的进入了聊天室。与上次不同的是,聊天室里面呈现一片欢天喜地,大家好像都在忙什么似的,没有空搭理我。进入“思雨”小房间后,凡不在里面,房间的小标题也变了:“小雨,回家吧,回开心聊天室吧,我愿意成为你想要的蓝颜”我惊呆了,心里不断的想,他要做我朋友所说的那种了吗?他到底要做什么,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为什么突然要做我的蓝颜了。
  我步出小房间来到了开心的大厅,问了里面的一个网友小鱼儿:“嗨,知道忆凡上哪去了吗?你们怎么这么开心,在弄什么喜事啊?”小鱼儿回答我说:“他要来了,今晚他可是主角。你不知道吗?忆凡申请去加拿大的签证通过了,再过段时间就要出国留学了,他已经辞去管理员的职务了,大伙怕他这段时间没法经常上,所以决定提前给他搞个欢送会。”为什么会这样,这边我还在矛盾要如何处理和他的关系,那边他却突然要离开了,去一个离我更远更远的地方。就在这时他来了,欢送会开始了,他没有理我,但我怎么也觉得他不是真的因为太多人欢送而没空,是有意不想理我,这个想法让我觉得好难受。我一直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听着他神采飞扬的抒发自己的感想。
  终于欢送会在他唱完一首周华健的《朋友》而落幕。我想,一切都该落幕了,为什么还在等,难道我想要的还没有得到?就在我准备走的时候,凡发话过来了:“小雨,别走,到小房间聊聊好吗?”
  (五)
  小雨想着,我该不该去呢?不去的话,一切都结束了,他也将永远消失在我的世界里。不,要进去,我要听他为什么愿意成为我的蓝颜,是心甘情愿的吗?
  
  我走进了这间换了标题的“思雨”,沉闷着,不知道该说什么,与以往不同的气氛笼罩着我们。凡好像知道似的自言自语似的说着:“我生长在一个幸福的家庭,我的爸妈到现在还很恩爱,他们总手牵手出去散步。每每看到他们这样,我就会想着将来我也要和我心爱的女人就这样牵手到永远,而你就是我想牵手的人,我一直以为我有很多很多的时间来慢慢的让你接受我。但就在前几天,我爸和我说要送我出国留学,为我的前途着想,签证已经在办理中,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我真的很不舍得你,我好想你能来,好想我们像以前一样调侃着,所以就有了房间标题上面的话。”
  凡真的很了解我,他知道我在想什么,虽然刚刚已经知道他要出国了,但现在再一次听他说起,心还是莫名的揪起来。我说:“凡,无论你到时在国外怎么样,要记得和我联系,我永远都会是你红颜。”说完这句话,突然觉得自己很违心。凡回话了:“小雨,帮我实现一个愿望好吗?在我走之前,我们见个面,让我圆了和心爱人牵手的梦,让我们以后成为现实中的知己、好友。”我沉思着,我该见吗?见这个现在愿意成为我的蓝颜,这个我现在最熟悉的陌生人吗?凡不安的问着:“小雨,可以吗?”看着凡不安局促,想着他那样子,觉得可爱极了,扫了这几天的不愉快,我很爽快的答应了凡。但为了不在双方的城市见面,于是我决定了一个我们两个人都去过的地方。我说:“凡,那我们下星期的这一天在武汉东湖听涛区见面好吗?”凡开心的说:“我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东湖风景区是我每次去武汉一定去的地方,而那里面有六个游览区:听涛区、磨山区、珞洪区、白马区、落雁区和吹笛区,各有各的特色,但我最喜欢的就是听涛区了。这一天,我如约的到了约定的地方,忐忑不安的想,我们会在这个美丽的东湖相处两天,他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我们两个会不会如网上所说的下网见面就“见光死”呢?就在我还傻傻的站在那想的时候,凡走过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一眼认定那个就是他,一身的黑色衣服,面带着微笑,他就像是从相片里走下来的。我们就像是认识好久的朋友那样自然,就这样静静的走着欣赏着沿途的风景。我们走到了直通湖水中央的一个小岛,岛上建有湖心亭(也称湖光阁),在那停了下来看湖景时,异口同声的问了一句:“我们有没有见光死?”然后相视而笑。我们聊了很多很多,就在这时凡用温柔眼光看着我,我的心莫名的扑通直跳,他带给了我比网上更强的感觉,震憾着我。凡说:“小雨,让我牵你的手一起走好吗?”我无语的默认了。
  
  
  (六)
  凡这两天一直牵着我的手,也牵着我的心,他的温柔体贴、还有那阳光般的笑脸,让我深深的眷恋着。原本相约见面后我们就成为真正的知己、好友的诺言,在这一刻让我们都抛向了脑后,谁也不去提,谁也不愿意破坏这气氛。今天,最后一天了,过了今天我们就要各自回到自己的城市去。下次再见面不知何时?不,也许以后都没有可能见面了。
  我们都很有默契的没有提要出去玩。我选了个最舒服的姿势靠在床上,凡说那样子的我看起来就像一只慵散的小懒猫,可爱极了。他轻抚着我的头说要给我讲故事(唉,也不理我爱不爱听,真是霸道),还给我看了一张小时候的相片,我一看,哇!好丑噢,接着煞有介事地说真的是应了一句古话:“小时丑来,长大帅。”他在旁边让我弄得是哭笑不得。敲着我的头说我真是调皮,接着把我搂着怀里细细的说起了小时候的顽皮,读大学时的第一次恋爱,毕业出来后第一份参加工作,第一次遇到挫折,第一次品尝到的成功…。好舒服,原来凡的怀抱是这么的舒服,最后我只隐约的听到他说要我了解他的世界,溶入他的世界。
  我睡着了,梦到了和他在一起在看海,他搂着我,倾诉心语,还不时的偷吻着我的脸颊,我笑了。从睡梦中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凡,那种感觉原来是那么的幸福。他抱着我眼睛闭着,他睡了吗?我不敢动,偷偷的打量着他,好像真的睡了,原来他睡着的样子真的好好看,我的手忍不住游移着他的五官。咦,怎么他的嘴角是笑着的,我猛抬头往上看,这一看让我恨不得有个地洞让我钻进去,羞噢~~结果我不敢看他了,猛往他怀里钻。这倒好,给了他一个大笑的机会,那笑声的结果就是让我狠狠的在他的手臂上咬了一口。嘿嘿~~~得意的抬起头,准备取笑他的我在他的眼里看到了自己,我们就这样注视着,缓缓地凡低下头吻了我。
  (七)
  我和凡相恋了,这好像不是我们的初衷,却是很自然的发生了,谁也抗拒不了。坐在回家的大巴上,想着在分别的那一刻凡紧搂着我说:“小雨,我不去出国了,我要和你在一起,我回家就和我爸说,反正我现在这样也挺好的,在国内照样可以进修,工作照样有前途,我照样能给你最幸福美满的生活,你在家等我的好消息吧。”甜蜜的感觉把我的心装得满满的,原来恋爱的感觉是这么的棒。
  从那以后我和凡开始了远距离的恋爱,他不让我给他打电话,说要帮我省钱,他的工资比我高,他会给我电话。就这样我每天都等着、期待着他给我的电话,怕错过他的电话,我拒绝了和所有朋友出去玩,每天都呆在家上网,等着他的出现,晚上听着他的电话入睡。但凡没有再和我提起出国的事,我纳闷着,问他的时候,他总是言词闪烁。
  直到有一天,我忍不住打电话给凡,不是凡接电话,问后才知凡出去了,他是凡的好朋友叫彬,这电话是他家的。让我纳闷,怎么凡家的电话变成他朋友的了。和彬聊后让我知道了一切的事,明白了为什么这不是凡家的电话号码,原来在上次见面后凡回家和他的爸妈说了这件事,他的父母极力反对,并说如果不去留学,将与他断绝关系。凡一气之下跑了出来,在彬家住下了(这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他总不让我给他打电话)。我无语的挂下电话,坐在电话旁边泪流满面,原来他是那么的爱着我,可也不该这样啊,为了我和他最喜爱、最崇拜的父母翻脸。思前想后,我又重新给彬打了个电话,说了自己的想法,他赞同了。
  
  凡打电话过来了,问我刚是不是找他,发生了什么事吗?我说是啊,我掩藏了悲伤,用撒娇的口气说:“凡,没事,是我想你了,所以就给你电话了,可惜你不在。”我感觉到凡听后松了口气,我知道他是在为我还不知道真相而放心。接着我们聊了好久,我真的不舍得放下电话,我第一次没有催他快去睡,而是缠着他不让他放电话一直到我入睡。
  (八)
  “凡,我们分手吧。”我在电话里对着凡说,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如刀割,可我必须这样,不是吗?我能为他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凡愣了,隔了好久才问:“小雨,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就要分手了。”我拼命的吸着鼻子轻快的说:“我喜欢上你好朋友彬了,他比你帅,又比你会赚钱,而且他说明天就过来找我,他会要求公司把他调到我这边来工作,我喜欢的是近距离的恋爱,我无法忍受像现在这个样子,天天抱着电话,天天对着显示器,我不要。所以我们分手吧,好聚好散。”凡在那边对着电话狂吼着,我只听到最后的一句话:“我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一个女人,我恨你,这辈子。”没有再给我说话的机会就把电话挂了。我哭了,忍了这么久,我们明明是相爱的啊,那我这样做对吗?就在这时,彬给了我电话说:“你没事吧?第一次看到凡那样子,他哭了,还打了我好几拳,已经回家了。”我听后很抱歉的说:“对不起,让你受伤了,谢谢你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我和彬频繁的联系着,知道了和凡分手后的一切一切,知道他并没有忘记我,他开始自我坠落,而在这时他身边出现了一个女孩子,叫雪儿。雪儿是个温柔善良的女孩子,她无时不刻的在身边守候着他,陪伴着他,帮助他,鼓励他,让他重新振作起来。凡怀着复杂的心情和她走在一起,也许是对我的报复,也许是对她感动了,日久生情了。我不怪他,毕竟他只知道是我背叛了他,我多么的想告诉凡,我一直都没有离开过他,一直在他不知道的脚落陪伴着他。
  就这样过了半年,彬给我电话了,说凡出国了,现在这个时间应该在国外了。彬说:“小雨,我心疼你啊。你是个好女孩子,我看着他交了新女朋友,却无法向你出气,看着你为他落泪,我替你不值,不瞒你说,我在凡上飞机时,给了他一封信,里面都说清楚了,以后的事,我也帮不了你们了,你们自己要好好的把握啊。”电话挂下去了,我的心却恍然了,他看了信会怎么样呢?
  凡给我电话了,我没让他开口就对他说:“凡,国际长途贵,我上网,我们在上面说吧。”是彬的话,也是我的心依然牵挂着他,让我走进了“思雨”,这里充满了我们的回忆,这里有我们的点点滴滴,这个我多少次想进却不敢驻足的地方。
  我们就像朋友一样,我听着凡诉说着他刚到那边的一切一切。说着说着他突然冒出了一句:“小雨,我看到信了,你怎么那么傻,傻得让我心疼,你没有背叛我,你知道这半年来我是多么多么的恨你,也多么多么的想你吗?”一句句我曾梦想能听到的话,这一刻我如愿了,我释然的笑着说:“凡,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已经出国了,就该忘掉一切,专心在那边学习,我会是永远陪伴着你的红颜。”凡回了:“小雨,你到现在还不懂吗?我从一开始就和你说过,我们只有可能成为恋人,成为夫妻就是不可能成为知已、好友。你还爱着我,所以你才会上网来。”我切断了凡的话说:“凡,何必呢,我们这样不是更好,你在国内已经有雪儿了,她是个好女孩,你不能愧对她,她在等你学成归国。”
  
  凡急切的说:“不,我是对不起她,我对她只有感激,和她在一起,是为了报复你,你知道吗?她和你长得好像,看到她就让我想起了你。我知道你还爱着我,我也爱你啊,我们是相爱的,为什么要受这种折磨。你等我好吗?我会和她说清楚,她会和我分手的。我会回国,不是为了别人,是为了你,我会努力尽快完成这边的学业,尽早回国。”凡说对了我的心声,我答应了,但这刻我却觉得自己就像个令人讨厌的第第三者。
  凡心情沉重的对我说:“雪儿的家人说她自杀了,因为我对她提出分手,她受不了剌激,现在她在医院里。”在这刻我明白了,雪儿是离不开凡,而凡在此时也不可能放下她。此后,我们没有再提雪儿的事,好像默认似的,开始了这段三个地方的三角恋爱,我的初恋……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相关文章导读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