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校园故事 > 中国文苑:梅子黄时雨
返回首页
  

梅子黄时雨

时间:2011-11-01 15:12来源:中国文苑 作者: 一恒点击:1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贺铸《青玉案》
  几个溽热难堪的桑拿天过后,霏霏细雨如约而至,在农历5月下旬的华北平原。而对于江淮一带,此时早已是梅雨季节了。未至盛夏,故这北方的小雨也不能够潇洒瓢泼起来,竟也似梅雨一般娇娆,只是这样绵绵细细、漫无边际的飘洒于阴沉的天空下。
  
  远处的村庄,树林,在烟雾之中,若隐若现,朦朦胧胧,竟有那米家山水的韵味。近处,树叶苍翠欲滴,更多出些许凝重;红花娇艳似火,却增添许多风韵。携一把小伞,汲一双拖鞋,行走于烟雨之中。思绪,也竟随这雨丝一样,飘荡于收获之后的旷野之中了。
  
  古代,其实就是近代以前的诗人,总能够把南方的梅雨写的淋漓尽致,颇具情趣。柳宗元曾写过一首咏《梅雨》诗:"梅实迎时雨,苍茫值晚春,愁深楚猿夜,梦断越鸡晨。海雾连南极,江云暗北津,素衣今尽化,非为帝京尘。"其中的"梅实迎时雨",指梅子熟了以后,迎来的便是"夏至"节气后"三时"的"时雨"。而白居易则说:青草湖中万里程,黄梅雨里一人行。愁见滩头夜泊处,风翻暗浪打船声。(浪淘沙)。江南于我,只是一副水墨画而已,风絮小桥,融融院落,幽幽长巷。曾于三年前烟花三月下扬州,在镇江古渡,二百多年历史古巷,曲折幽深,青石铺路,钟楼矗立,霏霏细雨洋洋洒洒,不由得想起戴望舒的《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其实,这样的天气,最宜于读书、写作、会友。同志几人,清茶一壶,香烟数枝,或临池而坐,或手谈黑白,或捧一古贴端详揣摩,或就以话题争论探讨。然而,在经济社会飞速发展的今天,已经鲜有人有此兴致了。经济社会发展的汹涌澎湃的大河中,人们所要做的几乎就是一样,急于前行,急于赶路,天下攘攘,皆为利忙;天下熙熙,俱为利来。
  
  张志和《渔歌子》,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扁舟一叶,飘摇于江湖,独钓一江水,于人间之风雨淡定若此。
  
  苏轼《定风波》,前小序言到: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谪居黄州,穷且益坚,不堕青云之志,于人生之风雨淡定若此。
  
  恐怕中国的读书人无不向往这种恬静安详的风景抑或境界。周作人先生《雨中的人生》,是需用以一种悠闲的心去品读的,最好一壶香茗,一曲丝竹,平心静气,静观默想,不自觉丝丝清凉渐入心境,如这细雨润物,逐渐悟出其深深的内涵,竟也想和先生一同躺在乌篷船内,静听打棚的雨声、欸乃的橹声和靠塘来、靠下去的呼声,体味这“梦似的诗境”了。
  
  我亦俗人,芸芸众生,沧海一粟,万顷茫然,苇舟一叶,只不过偷得浮生半日闲,不期雨中一行竟生如许杂念,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不禁莞尔。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相关文章导读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