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校园故事 > 中国文苑:红叶题诗中摇曳的风情
返回首页
  

红叶题诗中摇曳的风情

时间:2011-12-02 10:50来源:中国文苑 作者: 燕子点击:1

  红叶题诗的故事流传很广,一直为历代文人墨客所津津乐道。究其原因,大约在于其异乎寻常的传奇性。
  
  此故事最早见于唐人孟棨的《本事诗》。书中说大诗人顾况与三位诗友在洛阳行宫---上阳宫边的皇家花园中游春,在流经宫中的溪流---御沟里捡到了一片大梧桐叶,上面有诗一首:“一入深宫里,年年不见春。聊题一片叶,寄与有情人。”顾况第二天也在梧桐叶上题了一首诗,并走到上游放入溪水中,其诗云:“花落深宫莺亦悲,上阳宫女断肠时。帝城不禁东流水,叶上题诗欲寄谁?”十几天后,有在花园里寻春的人又在溪水中得到了诗叶,便将诗拿给顾况看,诗如下:“一叶题诗出禁城,谁人酬和独含情。自嗟不及波中叶,荡漾乘春取次行。”《本事诗》的记载到此戛然而止。以红叶为媒介,在溪水中进行诗歌唱和,实在是匪夷所思。
  
  故清代的四库馆臣便颇为“理性地”认为此则故事荒诞不经,而且其中诗歌也“猥鄙不足传”,肯定是“好事者”所为。然而没有了下文的传说却颇让一些“好事者”着迷,于是不久我们在唐人范摅的《云溪友议》又看到了这个故事。
  
  《云溪友议》的记载大多与《本事诗》相同,也是宫女题诗、顾况和诗,不过还没等宫女再和诗,故事就有了结局:玄宗知道了这件事,于是这位爱好诗歌的皇帝便将许多宫女遣散出宫。而关于那位题诗的宫女,《云溪友议》没有提及,但想必也应该会在释放之列吧。
  
  《云溪友议》还记载了另一个红叶题诗的故事,故事的时间由玄宗朝下移到了宣宗朝,故事的男主人公是后来中了进士并将官做到了司徒的美男子卢渥。进京赶考的卢渥与仆人在御沟边游玩,忽然看见御沟的水中有一片带墨迹的红叶,卢渥命仆人将红叶捡来,只见上面是一首诗,诗云:“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卢渥惊诧感动之余,将红叶珍藏于箱底。后来宣宗外放宫女,并说外放的宫女可以嫁给官吏,但不许嫁那些尚未考取的举子。而卢渥已经进士及第,并在家乡范阳为官,于是就娶到了一位姓韩的宫女作为妻子。一天,妻子偶然见到了卢渥珍藏的那片红叶,禁不住感慨良久,红叶上的诗竟然就是自己题写的!韩氏于是告诉卢渥,并将笔迹一对照,果然如是,大家“无不讶焉”。
  
  这则缘分天注定的故事实在是远比《本事诗》的那则故事精彩许多,不过似乎还有些细节让“好事者”觉得不满意,于是红叶题诗又有了新篇,故事的女主人仍为宫女韩氏,男主人公则变成了于祐。事见北宋刘斧《青琐高议》之“流红记”:僖宗时,于祐在御沟流水中拾到一片带诗的红叶,上面的题诗也是“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
  
  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于祐便也在一片红叶上和了“曾闻叶上题红怨,叶上题诗寄与谁”这么两句,然后从上游放入水中。后来,于祐在宫中大太监韩泳的家中做宾幕,正巧僖宗放出宫女三千,赐予各级官吏。而韩泳因为同姓就领了宫女韩氏回家,并将韩氏嫁与尚未婚配的于祐为妻,小两口日子过得极幸福。一天,韩氏在于祐的书箱中发现了自己题写的那片红叶,感叹不已。韩氏还说自己后来在御沟流水中捡到了和有诗句的红叶,于是从自己的巾箱中拿出那片红叶,于祐一看,竟然就是自己写的那片红叶!夫妻俩当时为这前世注定的姻缘“相对感泣”,激动不已。韩泳知道这事后,设宴为小两口庆贺,并建议小两口该好好感谢媒人,韩氏于是索笔,题诗一首云:“一联佳句随流水,十载幽思满素怀。今日却成鸾凤侣,方知红叶是良媒。”
  
  在流传过程中,红叶题诗被演绎出了许多版本,如五代的孙光宪在其《北梦琐言》中就有“云芳子魂事李茵”的故事。事情被置于僖宗时期,云芳子即韩氏。僖宗逃难入蜀,战乱中的云芳子得以与李茵结为夫妻,后来云芳子被人认出乃是宫女,被逼返回宫中,路上云芳子自杀,其鬼魂又与李茵生活了数年。后一道士识破云芳子女鬼身份,她才告别李茵而去。又南宋陆游的《侍儿小名录》里记载唐德宗贞元年间一个叫贾全虚的进士在御沟流水中得一花瓣,上面题诗为“一入深宫里,无由得见春。题诗花叶上,寄与接流人。”贾全虚读后感动异常,不禁在御沟边“涕泗交坠”,治安官便将“形迹可疑”的贾全虚捉住,事情于是为德宗所知,同样被诗歌感动的德宗后来查出花瓣诗乃是王才人的养女凤儿所写,于是就让凤儿与贾成婚并赐贾官位。此类故事尚多,不再一一道来。
  
  虽然“贾全虚”一名实际上已经表明了多数读者对于故事真实性的认知,但关于红叶题材的诗歌和图画依然层出不穷,康熙的《御定历代题画诗类》中就载有多种此题材的诗、画,其中元人朱德润的《题红叶题诗图》一诗说得最好:“金殿风微拾坠红题,题诗聊寄玉沟东芳情有意随流水,细字无心学断鸿。别馆乍凉霜透幕,长门深夜月移宫。才情偶尔成佳配,不道周南有国风。”
  
  红叶题诗以小见大,反映社会问题、民间疾苦,虽涉传奇,但也颇见人道关怀、人性光辉。其结尾之团圆结局,尤合民族性格,尤能反映民生愿望。唐时政治清明,唐人胸襟开阔、性情浪漫,兼之帝王、文士、和尚、宫女,三教九流,例皆能诗,因此人们觉得,此类奇事倘若发生,必定只在唐代。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相关文章导读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