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校园故事 > 中国文苑:秋木言月,我来浅唱
返回首页
  

秋木言月,我来浅唱

时间:2013-01-09 12:33来源:中国文苑 作者: 羽安点击:1

  一相遇并没有像小说里老套
  
  那是一个阳光闪烁却平柔的晌午
  秋言第一次遇见木月
  她正蹲在自己班后门门口台阶上把玩着手机,红色的帆布鞋带很随意的系着,像极了被勾勒出的古文字随意散落。留海下垂遮住了面貌,但可以看到洁白的脖颈,淡淡的印象是平易近人,仿佛懈怠般的随意和简单,充满了对生活的眷恋。
  秋言摸了摸鼻子,觉得这样盯着一个人看总归是不太礼貌。抬步想要进班。
  这时,或是听到了自己走路的声音,她抬起头,好奇的打量着。目光像一阵暖流滑过秋言的身体,一瞬间的惊呆,精致的脸蛋好似上天精心捏造的完美的瓷娃娃。
  为了掩饰惊异状的失态,秋言慌忙的向班里走去。
  “你好,我叫木月,木豆的妹妹,我在这里等我哥。”伴随着一只白皙的手掌伸向自己面前。
  “你。。你好。”本就不善言辞的秋言慌忙的窜进了班里。
  班里尚还无人,今天是这个学期开学的日子,秋言来的比较早,除了她之外,。呃。。她怎么能算呢。。郁闷的揉揉头。“秋言,秋言,你怎么不能像你名字里的言字般能言善辩”秋言,求言,让别人求你言语吧。。金口玉言呢你还以为你自己这是。秋言闷着头嘟囔了几句。
  望着窗外那娇小姣好的身影,眉头不禁皱了又皱,行李还没有放回宿舍。木豆豆,豆豆,你赶紧回来啊。
  
  
  
  二藏在心底的夏花
  饭店的包厢里,望着看向自己一脸笑意的木月,秋言感觉自己像极了一只躲避大灰狼追捕的羊羔,充满了被捉时最后的绝望,怪只怪木豆那家伙是自己的同桌,偏偏还今天过生日,偏偏自己今天还来那么早,偏偏他妹妹还来给他过生日。。。
  秋言不由得垂头丧气起来。。。咦,“我为什么要这样像个怨妇似的,我干嘛要怕她”。脑海突然闪现的这个念头,随即便将刚才的郁闷释怀了。埋头自顾自的填饱自己的肚子,大有化悲愤为食欲的趋势。
  木月眨了眨好奇的眼睛,打量着秋言,看着他眉清目秀的俊脸由纠结到舒展,不由愈加好奇了起来。却不知,一次相遇,一次好奇,便深陷其中。
  饭后,秋言模糊的知道,木月初中便辍学了,说是她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如今自己开了个小礼品店。也算是遂了她自己的心愿了。
  回到学校后,秋言像往常一样在自己的世界徘徊。灵感忽发时便喜悦,忽隐忽现时便眉头紧锁。木豆生日聚会那天的余温已过,那女孩的身影已消失的不见踪迹。或许,今生都不会再相遇。却忽视了滴落心中的那颗种子,再相遇,便是满心的花香。
  七月初的一个下午,一个短信声又一次打破自己尘封已久的平静。迎来了第一次夏花的绽放,是多不舍,有多凄凉。
  “秋言么,哦哦哦!!!原来你叫秋言,你就是那个秋言。写《无念》和《青石》的秋言。还记得我么,木月,木豆的妹妹,我是你忠实的粉丝哦!喜欢你隽秀的文笔。嘿嘿,好啦,好啦,不打扰你拉。不要忘记我哦!!-木月”。
  看着短信,秋言不由得发了一阵呆,画面一幕幕的切过,无奈的摇了摇头,插上耳机,随机播放着许嵩的歌曲,隽永干净的声音透彻灵魂,对,他喜欢听许嵩的歌,喜欢他声音的空澈清冷。喜欢他低调的做人方式。
  秋言习惯日复一日的白衬衣配搭着洗得发白却一丝不苟的蓝色牛仔裤,如墨般的头发有些凌乱的配搭着苍白的类似病态的皮肤。时而清澈时而浑浊的眼睛。这就是秋言。
  木月盯着手机已经发了半天呆,没想到纠结了半天发出去的短信竟然被无视了。都不给自己回个短信。也对,如果秋言也这么无聊的话他便不是秋言了。什么嘛!!不就是长的帅点,有点文采眼神有点呆有点羞涩。不知不觉,木月的脑子里竟已被他充满。呃?不会是一见钟情了吧,为什么脸红得发烫。见鬼的。闭上了眼。又开始了她自己的春秋大梦,对,她最最最最喜欢的便是睡觉,并为其美名曰:自己皮肤的白皙便是睡出来的。睡着睡着可能就变成睡美人了。嘴角不由得浮起了笑意。
  秋言放下手机,又想起了那天的一幕幕,她微笑着望向自己时自己的那一脸窘相。
  
  三一旦绽放,便不可收拾
  傍晚,秋言斜倚在楼顶的护栏上,望向这个世界今天的最后一抹光亮。整个世界,恐怕也只有自己每天都还在原地逗留吧。心中如是想着。这远离喧嚣的一刹那,世界仿佛不属于自己,而自己却还在这个世界拉扯再拉扯。
  展开双臂,远处的灯火霓虹闪烁的城市边缘,散发着诱人的光芒。
  再次浮现的女孩身影挥之不去的像是石缝下倔强抬头的草。
  第二次遇见她,不,不能说是遇见,准确点来说是寻到她,在学校背面围墙下的池塘边。她依旧是蹲着,只不过这次没有把玩手机,而是双臂环绕着双腿,斜躺在地上的草清晰可见她洒下的泪痕。
  秋言也很怀疑自己为什么会出来寻她。担心她?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女孩?喜欢?手机里听她梨花带雨的哭诉她怎样的被一群女孩欺负,怎样的忍让她们,她们怎样的得寸进尺。以前她们怎样的要好。现在的她是怎样的伤心难过失望。
  “你,你没事吧。”秋言看着眼前楚楚可怜的女孩,心里很是心疼,忽的便是心疼。但不善言辞的她根本不会安慰人。
  木月并没有动。
  “喂”
  “她们为什么会欺负你啊”
  听到这,木月抽搐了下,紧接着便啜泣了起来。
  “秋言,我是不是很讨人厌?”
  秋言蹲下来扶正她面对着自己,他没想到自己会如此大胆却又理所应当的从容。
  “没有,至少我不讨厌你的吧,”秋言一字一顿的认真的说道。
  “那,那你是喜欢我咯。”
  秋言无语,无语于她天马行空的古灵精怪,站立起转过身望向脚边池塘里戏水的野鸭。那样的无拘无束。
  木月从后面轻轻的抱住秋言,双手环过秋言的胸口,依偎在他的后背上。清晰的感觉到他紧促的心跳。
  秋言发现,他并不讨厌身后的女孩抱住他,反而有一丝亲切和疼爱,转过头盯着她的眸子细看。
  黄昏的余光斜洒在眸见泛起一片金黄。
  “秋言,我喜欢你。”木月踮起脚,秋言闭上了眼睛,两唇相接,一片冰凉,触电感袭来,一阵麻木和眩晕伴随着不知所措。站立不稳的秋言拖着木月直接跌进了池塘,水花四溅,惊得野鸭诧异的望向这刚才还平静的两人。
  
  
  四-/我只愿抱着你看遍天空下的云卷云舒。
  一身湿漉漉的秋言狼狈的回到宿舍,幸好这时宿舍没有人,否则怎样向大家解释这还是问题,难道说自己自己不小心掉河里了?
  洗了个澡换下衣服坐在床边,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每个细节都不放过,都找不出自己沦陷并坐以待毙的理由。回想起自己爬上岸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我会对你负责的,便面红耳赤起来,这次是尴尬的。想到她吻向自己时的时的头脑空白,和那奇妙的感觉。那一瞬间心跳的加速。秋言知道自己爱上了这个叫木月的女孩。
  倒在床上,蒙上被子秋言沉沉的睡去。
  晚上九点钟,秋言被一阵短信的震动声震醒。
  “刚才的事对不起了,但是秋言,我真的喜欢你。”
  “我也是,我也是好吧。没有什么对不起的。我们恋爱吧。”
  秋言一字一顿的将短信发了出去。
  “真的么?”
  “好好好,不许反悔,这辈子我赖定你了。”木月可谓是满心的欢喜。
  “那明天我去看你好不好”
  “恩,好。”
  就这样,理所应当的秋言和木月走在了一起。秋言和一个女孩子挽着手的消息如风般席卷整个校园。到处都是议论声。
  “听到没,秋言恋爱了呢。”
  “是啊!是啊!今天我还看见他和一个女孩牵着手呢。”
  树下的一个女孩望向远方的议论声,几滴眼泪从妩媚的脸上滑下,溅起地上的一片尘土,握紧了拳头,我不会轻易认输的,我一定会得到你的。心底默念便冲出校园。
  “秋言,感觉和你在一起很有压力诶.一路走来,不知有多少目光要杀了我呢。”木月撅着嘴看似抱怨道。
  “月,和你这样静静的躺着,就感觉很幸福了。满满的心,就这样看着你。真好。”秋言摸了摸木月的头傻气的说。
  望着湛蓝天空的云卷云舒,秋言不由得将木月搂紧在自己怀中。
  “你在我身边,空间便充斥着安全感。”秋言耳边传来一阵细语。
  “恩,我也是”秋言那颗孤寂的心似乎有了依靠,秋言多么希望如果有可能,就这样和这女孩相拥到老。
  晚上回到学校,看见木豆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秋言正准备自己主动说出来。木豆却抢先一步揶揄道:“秋言,你们的事我已经听说了,只希望你能好好对木月。她很脆弱,不要让她受一点伤害。”
  “恩,我会的,会让她幸福的。”秋言眉头稍抬,似是舒缓。
  晚自习时,寂静的班里传来了一个脆脆的声音
  “秋言,你出来下。”
  看清门口的来人后,秋言眉头皱了起来,但还是走了出去。
  “有事?”
  “恩,秋言,你随我来下”
  “不了,我还有事。”
  “难道你不想知道那天木月为什么会被人欺负么?”
  秋言已经转过的身子停了下来,望着前面慢走的女子,秋言不得不跟了上去。
  
  
  五--/背对背拥抱
  二人径直来到操场,女子转过头。却泪流满面。
  “秋言,为什么我喜欢了你两年你却一点机会都不给我,为什么,你要和她那样的人在一起也不给我机会呢。?”近乎歇斯底里的声音传来。
  “张梓晴,我根本就不喜欢你,无论你怎么对我这都是已经确定的事,没感觉就是没感觉,你不要再死缠我了。你长相那么好,是校长的女儿,追你的人又那么多,为什么你偏偏要倒追我这样一个穷书生呢?”秋言望着眼前梨花带雨的人。破天荒的说了那么多。只希望以后能让她别再纠缠自己影响和木月的感情。“木月那天是怎么回事?”
  “果然,你只关心她。”张梓晴带着哽咽声激动的说。
  “我爱你,给我个机会好不好?”张梓晴突然抱住秋言。
  秋言条件反射般的推开了眼前的人。“张梓晴,你自重些。你不说的话,我走了。”话罢,头也不回的往回走去。
  望着秋言远去的背影,张梓晴突然笑了。“秋言,我一定要得到你。”
  秋言并没有看到,他走后闪现的一个身影。
  “梓晴,照片抓拍好了,传给你吧,明年的三好学生名额。。。”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窸窸窣窣。
  秋言如果还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认识眼前的女子,正是木月从小到大的闺蜜。现在和秋言在一个学校上学,前几天,木月还领她来见过自己。
  “白蕾,你直接将照片给木月看就好了,该说什么不用我教你了吧,至于你今年的三好学生名额。这件事办好了自然少不了你的。”
  “好的”望着白蕾消失的身影,张梓晴冷哼一声“我一定会得到你的秋言。至于木月。会给你好看的。”
  木月听着白蕾向她说的话。内心不断的传来刺痛的感觉,木月不敢相信这是个事实,看着白蕾手机里的相片却又不得不相信。况且,白蕾和自己从小玩到大,没有理由欺骗自己。
  秋言当日向自己的承诺仿佛又在耳边诉说。自己的心却不断的破碎。
  “木月,我看你还是趁早离开他,他在学校里和许多女孩暧昧不清呢。”白蕾继续说道。
  木月只是一味的发着呆,她怎么能相信这是个事实,她不敢相信这是个事实。
  木月痴痴的笑了声,便冲出门去,她要当面向秋言问个清楚。
  望着眼前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的木月,秋言心疼的将她拥在怀中。“木月,你看到了么,那天上的月亮,我的心,我对你的心,就像悬挂在天上的月亮般亘古不变。我的心里,可是只有你啊。”
  “我,我只是想问你,昨天晚上的事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秋言承认道。
  正要解释下一句却看见木月已经哭了。
  “不要哭了,我并不喜欢她的。”秋言有些笨拙的解释道。
  “哦”
  “我送你回家吧,现在都已经那么晚了。”秋言看着有些失魂落魄的木月说。
  “不用了,你回去吧。”木月一笑,却笑的凄惨。
  而本就不善于察言观色的秋言又怎么能发现木月心底的悲伤。
  如果时光倒流,如果有后悔药可以买,秋言一定会向木月解释清楚并送她回家的。可是,事实就是事实。
  这月夜。桥边的红叹夜太漫长。
  
  
  六--/爱,在或不在,我随从
  第二天清晨,秋言很意外的看向自己的手机,昨晚上自己发给木月的短信她竟然没有回。
  以为昨天的事惹得木月生气了,秋言赶紧将电话拨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个带着哽咽声的中年妇人的声音。
  “木月在吗?”
  “木月,木月死了。。。”
  啪嗒,手机摔落在地上,秋言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将手机捡起。看着这熟悉的号码。
  这时,宿舍的门被一脚踹开了,木豆冲上来就抓住秋言的脖领
  “你***的对我妹妹做什么了,知不知道她不能受刺激。昨晚她自杀了啊,自杀了。啊!死了啊。你***的。”木豆双眼充斥的血色吼道。
  秋言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泪水蔓延,身体瘫倒在地上。
  傍晚传来了消息,木月昨天晚上回家路上被几个小流氓侮辱了。衣衫不整的回到家里就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待她父母发现后,只剩下了满地的血红开的惨淡和染着血迹的信。
  “秋言,我恨你。却又爱你,现在的我配不上你。安好。”
  黑暗在蔓延,月色也没有留恋。
  懊悔,自责,心痛,难过,恨。秋言双眼麻木的盯着夜空。
  没有了她,世界突然就变黑了。没有了光亮,那几日的明媚再也不复存在。
  还有什么值得留恋。
  你等我,我来了。
  缓缓地倒在楼顶上,远方的繁华蒙上了一层昏暗的雾色。
  再也看不清了,散落的安眠药像要点缀这麻木天空的星。
  呼应着,呼应。。。消失,爱。却一直在。
 
  
  写的不好大家不要见怪哦,毕竟是第一次嘛。。嘿嘿
  _羽安。

顶一下
(4)
80%
踩一下
(1)
2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