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杂文 > 世说新语 > 中国文苑:老舍作品读后感
返回首页
  

老舍作品读后感

时间:2011-04-30 16:46来源:中国文苑 作者: 闲看云卷云舒点击:1

  老舍先生以动物为形象依托,表现现实、评判现实,并使读者从中获得有效的精神体验。他言简意赅,言近旨远,不空洞,不乏味,他不给你讲哲理,也不跟你抖机灵,他给你讲常出现在你周围的小动物的故事,让听完故事后的你总不自觉的感到沉重或苦涩。通过对这些动物的表述,你可以看到作者本人对人及对世界的追求和思考,也可以探求到作者人生观、价值观和人道主义精神。事实上老舍所描写的动物种类并不多,基本上都是平常百姓家常见的动物,如猫、狗、母鸡、猪等等,但却在艺术效果上获得了有效成就,它们或揭示当时封建制度下的罪恶统治,或批判国民的麻木精神,这些动物形象富有的深层涵义,启人深思。
  纵观近些年老舍作品的研究,学者们多将眼光聚焦于几部与动物有关的长篇小说上,而且也多是分开来并未做系统整体性的研究,如对《猫城记》的研究有周黎燕《反乌托邦视野中的》(安庆师范学院学报),对《猫城记》的叙述形式进行了论述、杨莉《文体解读》(山西大同大学学报)探究了作品的文体特征、王心颖《真挚的感情深刻的批判——试论》(唐山师范学院学报)对作品主题思想做了分析、李延江《的人生隐喻》(石家庄学院学报),张俊、卢凤萍《试论的象征意义》,王立军《浅析中祥子的堕落》,学者们对这两部作品进行了深入细致全面的探讨研究,其思想特色,文学成就,主题思想,创作手法,形象寓意等等学者们都全方位的进行了考究。这些研究为深刻理解老舍先生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同时,老舍先生散文作品中还存在的一些动物小短篇,如《狗之晨》、《猫》、《母鸡》等,这些为学者所忽视,原因虽是这些小短篇没有深入研究的意义价值,但笔者认为这对老舍文学作品整体研究是具有烘月托星的功能。本文在原有作品形象研究基础之上,试图整合老舍先生笔下的动物形象,探究影响动物形象的文化原因,以对动物形象的整体价值意义做出评断,并使读者更好的了解老舍的平民文化气质及现实主义创作观。
  本着求真务实的精神,笔者通过查阅资料、拜访学者,累积了一定的相关资料,并从文本意义解读着手,结合作家的成长环境,创作背景,来研究老舍笔下的动物形象及其寓意,印证这些动物形象在当时以及在现代仍具有的现实意义。
  
  1动物形象生成原因
  19世纪末20世纪初是中国近代史最黑暗的时期,内忧外患,军阀混战,政治腐败,帝国主义疯狂的武力侵略和随之而来的文化殖民,使广大人民陷入了苦难的深渊,民族岌岌可危,国家混乱不堪、强敌环伺,作者身历其境,忧患日深。正所谓“书生报国无他物,唯有手中笔做刀”。作为一个深爱着自己民族的现代知识分子,老舍唯一的方式是使用手中的笔作为武器来揭露现实,让国民充分认识到整个民族生存的严峻状态,借此来激励民众的爱国热情,以凝聚民族力量,反抗民族侵略。但是由于旧政府对文化舆论的严格限制和残酷镇压,作者不得不避其锋芒,运用大量的运用象征手法,给予动物人的社会特征,将动物拟人化,以动物世界喻人类社会,用另一种方式将黑暗的现实社会展现在人们面前,敲响社会的警钟。
  猫、狗、鸡等动物养殖史可以追溯到原始社会时期,它们是人们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所以我们又称它们为“家猫”、“家狗”、“家禽”。人类最初驯化饲养这些动物是为了让其服务于自己,或是啖食其肉,或是看家打猎总是带有明确的功利性,也正因为这样,所以这些动物的命运和价值就有了很大的不确定性。老舍以同情中下层市民贫苦民众、批判国民劣根性和弘扬人道主义的眼光来审视他笔下的动物。而这种审视眼光是受三个方面因素影响的:平民意识、对国民性的关注以及儒家传统仁爱思想
  1.1平民创作意识的影响
  平民意识就是以平民视角审视普通民众的生存状况、社会地位,体现了一种博大的平民情怀和博爱精神。平民意识在老舍先生的创作中是无处不在:《老张的哲学》、《二马》、《四世同堂》、《骆驼祥子》这些形形色色的故事,都是围绕着城市平民而展开的。这种平民意识甚至还渗透到《猫城记》、《狗之晨》、《猫》等作品中,形成一个独特的“动物王国”。
  众所周知,一个人的成长经历会直接影响他的生活态度、思想行为,而老舍先生作为一位作家,他的人生阅历就直深刻影响到他的创作思想,包括创作题材的取用、选择,情感取向以及审美追求等等。1899年,老舍出生于北京一个贫穷的旗人家庭,父亲舒永寿是一名地位低下的正红旗护军,他微薄的俸禄是老舍一家全部的收入来源。此时的满清王朝日薄西山,政治经济都陷入严重的危机之中。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老舍的父亲不幸阵亡,使老舍家更陷入了穷困的窘境中。老舍的儿子舒乙曾经这样谈到他的父亲,“他是穷人”。年少时的贫穷和艰辛在老舍的心中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让他懂得了事态的炎凉和生活的艰辛,也使他与贫苦大众之间形成了一种深入骨髓的联系,养成了他悲天悯人的情怀,更难能可贵的是这种联系并没有随着老舍之后的功成名就而淡薄,反而促使他成为劳苦大众的代言人。老舍一生都在为人们苦难的遭遇呐喊,呼号。这种来自穷人在经济和精神上的双重生存体验使得老舍倍加关注都市平民的命运遭遇。老舍曾经在《我怎样写》中说道“穷,使我好骂世;刚强,使我容易以个人的感情与主张去判断别人;义气,使我对别人有点同情心”。而在另一篇《大时代与写家》的文章中作者又这样说到过:“伟大人物中必有一颗伟大的心,必有一个伟大的人格。这伟大的心田与人格来自写家对他的社会的伟大的同情和深刻的理解。”从这些自述里,我们不难看出,老舍对平民世界的书写,并不仅仅因为熟悉这个阶层,更重要的是他一开始就把自己投入到这一生存的襁褓之中,把自己与平民阶层融为一体。这不是顾影自怜的无病呻吟或者超然世外,也不是为了某种创作目的而去体验生活,坎坷的命运使老舍生而懂得了民众的艰辛和生命的可贵。只有对平民的熟悉和理解才会刻画出如祥子般真实典型的形象;才会描绘出集脏、丑、恶于一体的不堪的猫国社会;也才会深深同情《吴组缃先生的猪》中那只备受宠爱却终难逃宰杀命运的小花猪,也只有出自于灵魂的呐喊,才能刻画出如此震动人心的作品。
  1.2对国民性的关注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学生活动如火如荼的进行,反帝反封建的爱国主义精神深深地影响了青年老舍。老舍先生曾在一本书里说到,“没有五四,我不可能变成个作家,五四给我创造了当作家的条件”,看到了五四运动,我才懂得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运动使我看见了爱国主义的具体表现,明白了一些救亡图存的初步办法。反封建使我体会到做人的尊严,人不该做礼教的奴隶;反帝国主义使我感到中国国人的尊严,中国人不该再做洋奴。这两种认识就是我后来写作的基本思想与情感。虽然我写的并不深刻,可是若没有五四运动给了我这点基本东西,我便什么也写不出了。这点基本东西迫使我非写不可,也就是非把封建社会和帝国主义所给我的苦汁子吐出来不可!”五四运动激起了老舍创作的冲动,也给了老舍先生在选取题材上的方向。这些思想和主张在老舍身上集中表现为关注现实生活,关注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关注普通民众的实际生活。一定意义上甚至可以说五四新思潮引领老舍先生书写了一个现实生活中的平民世界。在《猫城记》中,老舍先生用猫城象征概括整个中国和中国的国民性,以毁灭式结构对国民的精神面貌、性格特征、生活方式等都进行了全方位的批判,以表达对假丑恶的决绝情绪,唤起人们的警觉,激发革故鼎新的热情;不同于《猫城记》对整个国家的象征,《狗之晨》以一只大黑狗的形象塑造一群具有劣根性的人的形象,对那群人的弱点进行了有力讽刺和批判;《骆驼祥子》通过描写祥子为了一辆洋车奋斗失败而至堕落的过程,表现了祥子质朴、善良、勤劳的品质,也批判了他身上农民意识的劣根性、农村封建家法制的封闭性和狭隘性以及自私性,展示了当时的病态社会,产生了振聋发聩的启蒙作用,在启发人们砸烂地狱之门的同时,也启发人们清除思想文化的沉淀,努力寻求正确的人生道路。正是因为处于这样一个忧患的时代,又有着这种一颗灼热的爱国之心,老舍从创作伊始就深切关注着中华民族历史命运的总主题,并在这一总主题之下去看待人生和品味生活。
  1.3传统仁爱思想的影响
  老舍幼年失怙,与寡母相依为命。老舍的母亲是一位极具传统美德的女性,她宽厚仁慈,坚忍乐观,勤劳节俭,好客顾面子,爱清洁好整洁,更喜爱花草树木,热爱自然。母亲的一言一行对老舍的成长有着深刻的影响。“从私塾到小学,到中学,我经历过起码有百位教师吧,其中有给我影响很大的,也有毫无影响的,但是我的真正的的教师,把性格传给我的,是我的母亲。母亲并不识字,他给我的是生命的教育。”老舍先生从他母亲那继承的博爱仁厚思想,使他热爱着生活中的一切,同时对生活中的弱小和不幸寄予深切的同情和关心。另外,老舍的传统博爱思想还受着宗月大师的影响。宗月大师出家前被称作“刘善人”,以“慈善、忠诚”闻名。老舍早期因家贫而无法入学受教,宗月大师协助其入校学习,这对老舍一生产生重大影响。而在老舍以后的生活中,宗月大师又给予了他很多的物质帮助、精神帮助。直接身受恩惠并亲眼目睹宗乐大师诸多慈善之事,老舍先生也形成了乐善好施、同情穷人的品质。这些品质在作品中的体现就表现为作者对弱小动物的怜悯,以及对悲苦民众的同情。在《小麻雀》中,作者同情被小猫欺负而毫无反抗之力的小鸟,“……想到这个,我忽然的很难过。一个飞禽失去翅膀是多么可怜。这个小鸟离了人恐怕不会活,可是人又那么狠心,伤了它的翎羽。它被人毁坏了,而还想依靠人,多么可怜。”“每逢我看见被遗弃的小野狗在街上吃人粪,我便要落泪。我并非是爱作伤感的人,动不动就要哭一鼻子。我看见小狗的可怜,也就是感到人民的贫穷。民富而后猫狗肥。”作者在这些文章里以真诚直率的语言直抒胸臆,对动物的恻隐之心毫不掩饰。而在《吴组缃先生的猪》里,作者也为小花猪的被宰命运寄与了同样的感情。诸多作品,字里行间,透露着的对不幸者深深的关怀和同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作者这种将传统仁爱的思想不自觉得渗透到文学创作中,丰富了其文学内涵,提升了作品格调。
  
  2动物形象概述
  在自然界的万千生命中,动物是与人最容易交流、最容易类比的自然生命,它们能够自由活动,有自己独特的行为甚至情感。动物出现在文艺作品中拥有悠久的历史,它们或为文学中的主要角色,或以小配角、宠物形象出现,但不管呈现的是何种面貌,它们身上都承载着一定的人类情感,从别样角度反映着人性。人类通过写动物,表现现实,传达信息,能使读者从作品中的动物身上反观自身,体察人性,并受到强烈的精神感染与道德洗礼。
  可以说,动物对人生产、生活甚至是文化创造方面都起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在这个繁华的世界中,没有动物的存在,就没有着丰富多彩的生活方式,更没有深邃而灿烂的人类文化。西方有一种说法,大概意思是说,动物是另一种形态的人,他们是人类的朋友,依赖着人,忠诚于人,动物为人类提供基本的生活资料,在一定程度上为生命的延续提供着物质保障。同时,动物的生长发展等过程又制约着人类生产、生活中的相关方面。在人类文明进化的进程中,动物与人类的关系逐渐的脱离了原始供求的直接功利性,而慢慢的上升到了更高层面即精神上的文化意蕴与审美价值。动物开始对人类的精神生活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们可以在大量文学文艺作品中的看到动物形象的出现,如寓言、童话、故事、传说、诗歌等。这些大量出现在人类情感活动、文化活动中的动物,为人类文化的创造提供了可述对象,同时又成为媒介及工具传播着文化。人类借助动物特有的外貌特征,或人类自生所缺乏只有在动物身上才能找寻得到的能力,进行形象借鉴或意象渗透,加重了动物在文学中的意义和作用。老舍先生在这种即有文化积淀的历史文化底蕴中秉承传续传统文化的意识进行着文学创作活动。
  老舍先生是一位多产作家,他一生共创约800余万字作品,著作多以城市平民生活为题材,善于运用北京话描写事件、表现人物,语言运用纯熟,有“语言大师”之称。诸多作品中,描写动物或与动物有关的作品有长篇小说《骆驼祥子》、《猫城记》、《二马》,散文《小麻雀》、《母鸡》、《吴组缃先生的猪》、《狗》、《猫》,幽默小品文《狗之晨》。这些作品寄托了作者关注现实、同情劳动人民的人文主义情怀,这种人文主义情怀体现在以下几种动物的身上:
  2.1骆驼
  骆驼,被誉为“沙漠之舟”。“无数铃声遥过碛,应驮白练到安西”,从边塞诗人张籍的描写中,我们不难看出骆驼早在唐朝就已被人类驯化,成为沙漠中一种最优秀的运输工具。骆驼以体壮力大,性情温和、托重量大、耐饥饿、善行走等特点而闻名于世。祥子这个人名,紧跟在“骆驼”二字之后并非作者偶然之举。我们知道,文学是种意识行为,作家在进行文学创作、选取文本意象时总是会从相关处着手实现表达意图。祥子在文本中就是骆驼的化身,骆驼本身就象征着祥子。
  在《骆驼祥子》中,主人公是一个叫祥子的车夫,骆驼作为动物实体的存在并不很显现,他只是主人公祥子的一个外号而已。作者将骆驼这种动物作为塑造主人公典型形象的切入口,说作品是以“车夫为主,骆驼不过是一点陪衬”。但读者却总将祥子与骆驼画上等号,阅读实践告诉我们,外号与本体总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的,骆驼的性格和命运就是主人公祥子的性格、命运的隐喻。作者在文中是这样叙述骆驼的:“骆驼——在口内负重惯了——是走不快的,不但是得慢走,还需极小心的慢走,骆驼怕滑;一汪儿水,一片儿泥,都可以教她们劈了腿,或折扭了膝。骆驼的价值全在四条腿上;腿一完,全完!”这里,骆驼命运昭示祥子的未来命运。祥子身强体健,性情憨实,耐饥苦,是个刚进城怀有理想和抱负自食其力的人力车夫,他勤劳、诚实、不怕吃苦,对生活要求简单,有自己的追求,还知廉耻、明善恶,是作者笔下“体面地、要强的、好梦想的、利己的、个人的、健壮的、伟大的”祥子,可是如此顽强如骆驼般的祥子在一连串的打击下最终被击垮了,“一汪儿水,一片儿泥,都可以叫他们劈了腿,或折扭了膝”,祥子在受汉奸敲诈、虎妞骗婚、小福子自杀三重打击下,放弃一切自身所具有的良好品质,成为黑暗深渊的里的“堕落的、自私的、不幸的,社会病胎里的产儿,个人主义的陌路鬼”。作者以骆驼隐喻祥子,从社会、心理、文化等层面展示了不管是骆驼还是祥子,不管是动物自身还是下层民众的悲剧的一生,都反映出城市畸形文明病及愚昧文化给人性带来的肉体、精神上的双重伤害,凝聚了作者对城市文明病变与人性关系的艺术思考和批判性审视。
  2.2猫
  猫是文学界深受文艺界青睐的动物之一。古今中外,与猫相关的作品不计其数。猫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动物呢?《中国现代汉语词典》有着这样的描述:哺乳动物,面部略圆,躯干长,耳壳短小,眼大,瞳孔随光线强弱而缩小放大,四肢较短,掌部有肉质的垫,行动敏捷,善跳跃,能捕鼠,毛柔软,有黑、白、黄、灰褐等色。日本《大辞林》里还附如下说明:自古代埃及以来猫一方面被当做圣物来崇敬,另一方面又被认为是具有魔性的一种动物。可见,猫作为存在本身就是复杂、矛盾的综合体。所以,要解读猫的行为、表情,内心思想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在某种程度上说,猫是动物界的思想者。这与《猫城记》中的猫人作为思想之存在是吻合的。
  《猫城记》是以陌生化手法进入读者视野的一部作品。文中叙述的并不是猫这种动物本身,而是被作者有意“进化”了的“猫人”,但猫人总归有猫的特征,作者选用猫作为写作对象或代言人,一方面秉承了世人对猫的喜爱的传统,在展现猫或人缺点的时候,就像对待朋友一样充满了同情,另一方面又承担起促使人类反思和批判人身上的“猫性”以使人警醒的责任。因此,作者不自觉地在小说中构成了一副富有讽刺性的情景:人就是猫,猫就是人。《猫城记》里,猫人食迷叶,喜欢窝里斗,好学外国人、麻木卑怯、糊涂自私、贪财追利、盲目愚昧、不求科学……这些致使猫国贫穷弱小、国际地位低下;面对外来侵略时,国人毫无抵抗之心,一味懦弱求和,使国家毫无悬念地走向灭亡的绝境。《猫城记》涉及政治、经济、文化、女权、道德等诸多领域。猫城几乎是一幅乱世群丑图。军人抢,学者骂,政党起哄,青年迷糊,女子只会擦粉穿高跟鞋,婚姻是儿戏,家庭是摆设,学校是没有教育、学生启蒙第一天便是名牌大学毕业,国难当头写几块写着抗议的石板并在莫名的张皇中预备逃难,整个猫国可谓是没有人格、没有智识透了。作品中,老舍借助对猫国的讽刺来批判现实的国家,思考国家的未来,作品承载一种国家忧患意识。这种意识正是与当时五四运动反帝反封建爱国主义精神相同的。风雨飘摇,鸡鸣不已,外敌侵凌,内患频仍,中华民族处在最危险时刻,现实的的沉重几乎让人无法直面。作为置身于民族危机的历史关头中的启蒙者,老舍借助但丁游地狱式的游记体,寓言十九,托之以梦。运用灰色的幽默,通过猫城一游,在莫须有的猫城展现作者浓郁的悲情,对整个社会的全部病症进行讽刺,有力批判了当时社会的弊端,对弱者进行了有效揶揄,但更多的是给予同情。据作者自己说写《猫城记》的原因就是:“对国事的失望,军事和外交和外交种种的失败,是一个有些感情而没多大见解的人,像我,容易由愤恨而失望”,由此,作者的这种愤恨和失望在作家笔下就化为对现实的直接披露和个人情感的大肆宣泄,作者以猫人象征古老衰败的中华民族的写法,以特殊体式写特殊背景下内心不便直言的特殊的意图和情感,委婉的传达出呼救国人清醒的心理。不同于《猫城记》沉重的主题思想,散文《猫》里的猫性格丰富,他们活泼好动,顽皮纯真,极富生活气息。作者怀着极其喜爱的心情对性格“实在有些古怪”的猫进行了形象刻画,它们有时候很乖,高兴时比谁都温柔可亲,有时候又却是很倔强,还很古怪。女猫爱子,郎猫率性,小猫天真,猫丰富多样的性格跃然于作者笔下。
  2.3狗
  作为人类最早驯化的家畜,狗的存在和进化都与人类文明的发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对于它,人们不仅用精美的艺术作品加以歌颂,而且还视其为最忠实的守护神,更是十二生肖中的重要一员。狗在文学中的出现的频率很高,中外很多名人作家作品都有涉及到狗,如英国作家彼得?梅尔《一只狗的生活意见》,卡夫卡的《一只狗的研究》,略萨的《城市与狗》等。在中国,人们一方面赞美狗的忠诚,将狗视为人类最友好的朋友;另一方面,又对狗做出极负面评价,将狗贬低成毫无人格、低贱媚俗的动物。老舍先生的《狗之晨》的大黑狗是受讽刺和抨击的对象。这与中国民族文化心理和历史语境下中对狗的定位和固有看法密不可分。从中国涉及狗的成语和民间谚语即可看出国民对狗的贬低与贱视,如狼心狗肺、鸡鸣狗盗、狐朋狗友、偷鸡摸狗、狗仗人势、狗急跳墙、声色犬马、狗眼看人低等等,都把狗放在否定与批评的位置上。狗作为承载负面的、消极的感情色彩的介质,始终摆脱不了作为非人类的生物本质与低人一等的社会标签。《狗之晨》中的大黑是一只具有自轻自贱、欺软怕硬、骄傲自大心理的狗,“大黑要是有个缺点,那就是好欺侮苦人。见汽车快躲,见穷人紧追”他与小板凳狗在一起的时候,对这个小东西十分看不上眼,傲慢的投以鄙夷的眼光,但是当大狗们跑过来的时候,小板凳噘着嘴儿巴巴的叫起来,毫无惧色,而大黑却怕得不敢做声,还深恐小板凳的吠声会为自己找来灾祸。“大黑的耻辱算是到了家,他还不如小板凳硬气呢!战前想着要打倒二青,战败黄子,称雄狗的世界,等到他身陷大狗的战阵,立刻就被吓得骨头散了架,战事过去,大黑哆嗦着把牙收回嘴中去,把腰平伸了伸,开始往家跑”,这只奴性十足又十分自大的狗,临事胆怯却又佯装勇武,是一个充满了矛盾的角色。这严格按照狗的习性加以描述的作品,明白的闪露着人的生活气息。它象征了现实生活中的某一类人的思想性格。作者企图通过对这只狗来暗示世界的缺陷并发出超越这个世界的呼吁声。另一篇作品《狗》,作者一反对《狗之晨》“大黑”的讽刺批判态度,为狗的不平待遇鸣冤,发出了“我不晓得为什么中国人不分黑白的把汉奸与小人叫做走狗,倒仿佛狗是不忠诚不义气的动物。我为狗喊冤叫屈”的呼声。
  2.4其它动物
  除了骆驼、猫、狗这些动物,老舍笔下还有母鸡、猪、小麻雀等动物形象。它们分别出现在老舍先生创作的《母鸡》、《吴组缃先生的猪》、《小麻雀》这些散文作品里面。母鸡本是作者讨厌的一种生物,她整天吵吵嚷嚷,不敢反抗强悍的公鸡却欺负忠厚的鸭子,还向同类下毒手,虐待同类;当作者目睹母鸡呵护雏鸡时,母鸡慈爱、勇敢、辛苦的态度感动了作者,作者认为母鸡是一位伟大的母亲,是一位英雄,变得不敢再讨厌母鸡了。这里作者宣扬了母爱的伟大以及无私,歌颂了母爱。《吴组缃先生的猪》、《小麻雀》描述的是受宠爱却最终逃不过年终被宰杀的命运的猪以及被豢养惯了完全失去动物反抗本能的小鸟,作者对这两种动物寄予了深深地同情。这几篇作品中,作者以博大悲悯的人道主义情怀关注处于不幸状态的弱势动物,体现了作者关注国民生存状态的温厚写作姿态。
  老舍用大量的热情来抒写动物,表示着他的爱与憎。在老舍先生的动物作品中,我们看到对人性的呼唤以及对人的思考,他借人性的呼唤唤回现实的国人。在每一个动物形象中,作者都倾注情感、个性、以及人生的哲学,显示着老舍人格的魅力所在。于是在老舍笔下引人注意的出现了骆驼的形象、猫的形象,狗的形象等等。老舍先生借动物意象表达着作者自己自始自终的关注平民的情怀。
  
  3动物形象体现的艺术成就
  在我国古代神话中有许多动物图腾崇拜,这反映的是原始先民在动物身上寄托的美好情感。古希腊的悲剧也起源于与羊有关的酒神祭祀,这说明古今中外,动物都积淀了民族文化心里的体验。老舍作品中的一系列动物形象在一定程度上是作者对民族、对国家以及生命形态情感化的象征。这主要集中体现在《骆驼祥子》中的骆驼,《猫城记》中的猫国民众,以及《狗之晨》中的大黑。读过这些作品的观众一定不能忘记那勤劳坚强却最终没落的“骆驼”,也定不会忘记那些愚昧麻木的猫国民众,以及那滑稽可笑欺软怕硬的“大”黑狗。这些形象之所以给人深刻映像全在于他们的独特艺术魅力。我们知道老舍独特的艺术魅力首先在于他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杰出的市民社会表现者。对生活丑态的讽刺似乎是其必不可少的创作内容。老舍对生活的讽刺分两类,一类是以漫画似的夸张对人进行讽刺,另一类则是运用象征、隐喻手法对社会的讽刺。《猫城记》、《骆驼祥子》、《狗之晨》等一列动物形象的塑造就是借用象征、隐喻这两种艺术手法达到特定深刻的艺术效果的,并随着时间流逝始终保持震人发聩、荡人心迪的意义价值。
  3.1象征、隐喻手法的运用
  象征、隐喻是文学创作中常见的两种方法,人们对象征和隐喻是这样定义的:象征是借用某种具体的形象的事物暗示特定的人物或事理,以表达真挚的感情和深刻的寓意,这种以物征事的艺术表现手法叫象征。隐喻是一种比喻,用一种事物暗喻另一种事物,是在彼类事物的暗示之下感知、体验、想象、理解、谈论此类事物的心理行为、语言行为和文化行为。二者共同反映着人类普遍具有的联想能力,即用一个事物来表达另一事物,是一种由此及彼的转换。也就是说,二者涉及两种事物,一个是出发点,另一个为目的地。在一事物昭示另一事物的过程中,隐喻象征通过自然、生活和艺术创作中产生的生动可感的形象对难以言传的主体情思进行类比和联系,从而把抽象的思想具体的表现出来。文学创作者在创作中就常常以这种突然而惊人的方式把两种不相容的或意义上跨度很大的不同事物联系在一起,这种做法往往使他们创造出独特艺术形象价值。作家艺术手法的选用一方面是基于各种创作手法的使用特点,另一方面也还受社会条件的制约,如特定政治环境,读者接受心理等。老舍生逢乱世,拘囿于时代限制,很多思想、观点不能如实直表,只能借助对动物的描述曲折表现现实生活感想,因此,象征隐喻手法也就必得被派上场。诸多作品中,《骆驼祥子》的整体象征意味强。骆驼隐喻祥子,祥子象征整个社会群体,通过这一系列象征隐喻关系,作品揭示了祥子的堕落象征作为普通人的希望逐渐泯灭、人性渐渐丧失困境的意义。作品通过祥子的故事象征性的表现了个人奋斗的失败和命运的无常。通过这个故事,作者将视域扩展至整个社会领域,丰富、扩大、深化了小说的内涵,也大大强化了自己所要表达的意图。这种意图由于其具有的象征意义而与小说文本发生紧密联系,从而变抽象说教为具体象征,小说的文学价值也因此得到了提升。老舍运用象征手法时,作品中的象征寓意总是由本体涵义自然而然的引发出来,而象征本体也并不只是作为从属性的象征符号,他们本身还具有独立内涵——祥子的悲剧本身就存在于社会现实中。《猫城记》是特定文学阶段、社会进程和政治形式下的产物,对社会的各个领域,从各级统治者到庸民百姓,从军阀政客到学者学生,从农村到城市,从一国到多国,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军事,涉及之广、包容之多为其他作品中所少见。这种宏大的结构正显示了作者自己想通过这个作品表达自己对整个社会的看法,这种以全景式的扫描速写使作者对于历史困境所不能言者,尽行投射入另一世界。设计反理想的国度,假托外星世界,将想象空间的位移,使用空间变换和挪移将故事陌生化的展现在读者,也避免了可能带来的现实麻烦。老舍将对于中国的言说通过乾坤大挪移转移至火星上,言在彼而意在此。《猫城记》中,老舍摆脱了他一贯温文尔雅、从容不迫的语言,而采取了逆向、反向、颠倒的逻辑,在各种形式的讽拟、滑稽化、戏弄、贬低、亵渎,猫城世界所有的等级完全消失,每个人都是被嘲笑和讽刺的对象:整个猫城无论从建筑还是从民众来说都充满了破败和衰退之气,猫城没有大门,要想进城只能爬墙,多么可笑的文化保守主义。没有城门的猫城,隐喻了民族文化的闭塞和凝滞。代表民族的希望和未来的小孩到民族的中坚力量的青年人,都是一副卑贱萎缩之态,脏瘦臭丑是孩子们的外在特征,这些特征喻示其内心的空虚及价值观的偏失。作者有意将整个恶丑社会撕裂给读者,让读者在文本中获得心灵震撼,感受现实冲击,深沉的传达出了一个有良知的作家对于民族、文化、人性的诸多理性思考。
  3.2以动物写人的意义
  前面笔者一直有提到老舍先生在文学创作方面的特色是市民创作与国民批判这两方面。而这两方面在老舍先生一生的写作生涯里刚好是相辅相成、互不分割的。关注市民生活就会不自觉剖析市民生活的内在本质,在那个特定的动荡年代,市民身上腐朽的精神特质及悲惨命运就自然而然的纳入到作者思考关注的范围,关注国民性与平民创作意识在老舍先生身上展现的不遗余力,使其动物增强了生活和情感的力度。正因为如此,老舍动物形象的深厚境界与悠远韵味唤醒了人性的自觉,启发了人性思考。老舍动物小说的魅力也正在于此。
  中国文化传统追求“中庸、和谐”,人们在这种文化熏陶下养成盲目自欺、保守自足的民族劣根性。在老舍的那个年代,文人作家无力于戎装,只能将一腔情思转注笔下,借笔下形象述说一切。老舍动物形象作品表现了作者对黑暗时代的愤怒、仇恨、憎恶与反抗,是不妥协的现实主义斗争的精神的记录。通过凝练含蓄的抒情形象、意境,抒发了作者对黑暗社会的坚韧战斗与深刻批判,也唤醒了昏睡状态中的读者大众,让读者们焕发出了本该有的人性和精神。
  这些动物形象直至今日仍有强烈的现实意义。老舍在这些作品中寄予着他批判社会、改良人生的思想与当代社会解放思想、开拓进取的精神。骆驼祥子由奋起到堕落的悲剧命运、猫国由于长期的腐化而最终致使国家灭亡的教训这些无不激励着我们关注现实,探求发展,以使生命得到更好解放;关注动物生存状态、同情弱势生物种族的主题也与时下倡导的环境保护一脉相承。品读作品,引人深思,启人觉醒,老舍先生的动物形象所具时代意义将永久不衰。

顶一下
(24)
80%
踩一下
(6)
2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