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杂文 > 世说新语 > 中国文苑:萨特的磨坊
返回首页
  

萨特的磨坊

时间:2012-03-20 14:24来源:中国文苑 作者: 半尘烟沙点击:1

  《萨特的磨坊》初次听到这首美国乡村音乐,质朴,简单沧桑,空透。久久耐人寻味旋律风格横跨了乡村、民谣和摇滚。但这首《萨特的磨坊》无论从体裁(叙事类)、配器节奏和旋律上都是一首乡村风格十足的歌曲。也是一部很完整的叙事散文和完整的淘金梦的史诗。更像是一部资本化的小品。
  
  很少听到关于听到一首歌就是一部完整美国西部牛仔的淘金梦。音乐和文化是没有国界的,当奥巴马提名美籍华人骆家辉担任美国商务部长时,曾非常煽情地说,骆家辉的祖父在20世纪初从中国广东乘船抵达美国,虽举目无亲,但依然为实现“美国梦”而奋斗。一百年后,他的孙子骆家辉住进了华盛顿州长官邸。奥巴马总结道:骆家辉家族白手起家的移民奋斗史正是“美国梦”最鲜活的体现。这是中国式成功的淘金梦。但凡是发展和文化如出一澈。中西文化不同之处在于萨特主义的凸显,意为存在、生存、实存。存在主义哲学论述的不是抽象的意识、概念、本质的传统哲学,而是注重存在,注重人生。但也不是指人的现实存在,而是指精神的存在,把那种人的心理意识(往往是焦虑、绝望、恐惧等低觉的,病态的心理意识)同社会存在与个人的现实存在对立起来,把它当作唯一的真实的存在。淘金梦就              《萨特的磨坊》

  《萨特的磨坊》初次听到这首美国乡村音乐,质朴,简单沧桑,空透。久久耐人寻味旋律风格横跨了乡村、民谣和摇滚。但这首《萨特的磨坊》无论从体裁(叙事类)、配器节奏和旋律上都是一首乡村风格十足的歌曲。也是一部很完整的叙事散文和完整的淘金梦的史诗。更像是一部资本化的小品。

      很少听到关于听到一首歌就是一部完整美国西部牛仔的淘金梦。音乐和文化是没有国界的,当奥巴马提名美籍华人骆家辉担任美国商务部长时,曾非常煽情地说,骆家辉的祖父在20世纪初从中国广东乘船抵达美国,虽举目无亲,但依然为实现“美国梦”而奋斗。一百年后,他的孙子骆家辉住进了华盛顿州长官邸。奥巴马总结道:骆家辉家族白手起家的移民奋斗史正是“美国梦”最鲜活的体现。这是中国式成功的淘金梦。但凡是发展和文化如出一澈。中西文化不同之处在于萨特主义的凸显,意为存在、生存、实存。存在主义哲学论述的不是抽象的意识、概念、本质的传统哲学,而是注重存在,注重人生。但也不是指人的现实存在,而是指精神的存在,把那种人的心理意识(往往是焦虑、绝望、恐惧等低觉的,病态的心理意识)同社会存在与个人的现实存在对立起来,把它当作唯一的真实的存在。淘金梦就是存在就是一种现象。中国的文化在于掩盖的修辞,把政治存在的合理性摆在一个不真实的高度。其实经济和文化已经日益渗透和同化。存在就是有一点的道理。

  1f,D1m#V0T新“有人说歌声可以缩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但我要说这首歌是沟通天堂与地狱的歧路。。。!”美国的西部给我们的印象是什么呢?蛮荒的土地,豪放不羁西部牛仔、印第安部落、直达天际的公路、狂热的淘金者、小镇、酒馆,当然还有一群“酒鬼”与醉人的乡村音乐。奥斯卡电影《三步杀人曲》中的插曲《sutter'smill》(中文译为《萨特的磨坊》),是丹弗格伯特顿的一首乡村民谣,略显苍凉的声音,唱出了JohnSutter西部寻宝的一生。无尽的争斗、杀人、流血………………可是最终,到向上帝报到的时候,他却一文不名。(whenoldjohnsutterwenttomeethismaker,he'dnotonepennytohisname。)正是那句老话,赤条条地来,赤条条地去,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就这样在世上走了一轮。歌曲里的主人公:JohannAugustusSutter(1803-1880),1834年5月13日为免因债台高筑而面临的牢狱之灾,从瑞士进入法国而后乘船到美国。在美国到处闯荡,伪造了个军衔变成“萨特上尉”。1839年6月他到了个小村子--现在的旧金山前身,成功游说了墨西哥总督,得到了几十英里的处女地。8月中旬他在萨克瑞门托河与美国河交汇处落脚,开始建立要塞,并命名他的王国为新瑞士。(虽然这个要塞甚至比不上中国地主的宅院)。

  北美的第一次大淘金热于1848年发生在加利福尼亚萨克拉门托河附近萨特的磨坊。1847年——1848年冬天,J。A.萨特正在建造一锯木厂,他的木匠J.马歇尔(James。W。Marshall)于1月24日发现了黄金,消息立即传了出去。萨特与马歇尔已同意成为合伙人,但不久即被几千名寻求发财的人围困住,他们搭上帐篷,为了黄金不顾环境如何。1849年,约有8万名淘金人蜂拥来到加利福尼亚黄金矿区。1853年,到达的人数为25万。与典型的形式相同,当绝大多数可开采的矿藏枯竭,有组织的资本和设备以更有效与更商业化的经营替代个体采金者时,淘金热势头减弱。同时,无法无天、狂暴的淘金营地也让位给由政府与执法部门管理的永久性拓居地。当黄金采尽,缺乏其他有生气的经济活动时,这些拓居地变成了被废弃的鬼镇。鼎盛时期,他占地近5万多公顷、牛马羊无数。慷慨大方、乐善好施,而在瑞士的老婆孩子却挣扎在贫困线上。1855年,由于墨西哥战败,美国联邦土地局起诉他,将其三分之二的土地没收。北美的第一次大淘金成了萨特一生的转折点--它们毁了他,从此他和他的王国开始衰败。1880年6月18日,他死在国会山附近的小旅馆里。6个月后他的妻子病故与其安葬在一起。

  中国改革开放的广东沿海其实也就是亚洲版中国式的萨特磨坊,这个磨坊把深圳曾经一个荒野之地蛮荒的土地,全国各地和其他国家的人群和投资、资本,金融和工业化、直达天际的公路、狂热的淘金者、小镇、酒馆,当然还有一群“酒鬼”与醉人的城市化音乐演变成如今的高楼大厦和文明之都。期间有多少不为人所知的故事,也只有见证了那个狂流和爆发户最清楚。还有更多经历那场淘金梦归家的人群把那些不为人说到的故事带进乡村的坟墓。还有多少中国的沙特还在上演那一场狂热的淘金梦。这就是一个阶段的发展文化现象。

  丹弗吉尔伯格(DanFogelberg)1951年8月13日出生在美国伊利诺斯州。自幼随祖父修习钢琴及滑音吉他等多种乐器。1971中断了大学的美术专业,投身到加州的民歌界。至此开始了自己的演艺生涯。DanFogelberg,是美国歌坛最富浪漫气质的诗人歌手。他的作品具有明朗和谐的旋律及温柔缠绵的歌词,使得Fogelberg的歌具备了一切使人喜爱的条件。较为严格的讲DanFogelderg并不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乡村艺人。他的风格横跨了乡村、民谣和摇滚。但这首(Sutter'sMill)无论从体裁(叙事类)、配器(口琴、班卓、吉他、dobro、fiddle等)节奏和旋律上都是一首乡村风格十足的歌曲。感谢丹弗吉尔伯格(DanFogelberg)留给世人怀旧的乡村歌曲,让我们去倾听那个远去的西部牛仔、印第安部落,让你感受人生酸甜苦辣的成熟和沧桑。更多是一种放下自我狂热和喧嚣。人生就是一次羊吃人的运动,你也许可以拥有土地和富贵,最后也会失去自我。往往是焦虑、绝望、恐惧等低觉的,病态的心理意识)同社会存在与个人的现实存在对立起来。你可以不惜一切完成土地拔地而起帝国大厦的繁华和辉煌。也许有一天,繁华和辉煌在你淘金梦灵魂里倒塌。这一切和财富和成功的人生有关,却和《萨特的磨坊》无关,《萨特的磨坊》帮助我们加深对风云变幻的20世纪的重新认识。他对社会生活的介入,对现实的揭露与批判,赤条条地来,赤条条地去,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就这样在世上走了一轮。这是我们的精神磨坊,就在通往天堂的乡村之路。

 


  萨特的磨坊

  故事的发生

  要从1847年的春天说起

  老约翰。萨特在磨坊外

  拾到一块金子

  于是带着它去了城里

  在那里关于金矿的消息

  如野火蔓延开来

  萨特很快就后悔

  该把那块石头留在河床上

  人们集聚如蝗

  男人、女人和孩子们

  在大篷车笨重的前行中

  将车辙留在原野上

  有人无功而返

  有人心遂所愿

  有人长眠异乡

  有人图财害命

  有人将感激上帝解脱了他们

  有人会诅咒约翰萨特的磨房

  他们有的来自纽约城

  有的来自阿拉巴马州

  带着他们的发财梦

  来到这荒蛮的土地上

  一些人在穿越平原时

  命丧箭下

  一些人失踪在洛基山脉

  冻饿而亡

  有人无功而返

  有人心遂所愿

  有人长眠异乡

  有人图财害命

  有人将感激上帝解脱了他们

  有人会诅咒约翰萨特的磨房

  一些人执著前行去往加州

  一些人驻足不往休养生息

  1860年时他们开发了西部

  铁路随后而至

  荒原终被开发和征服

  当约翰萨特离开人世

  自己却一文不名

  有人无功而返

  有人心遂所愿

  有人长眠异乡

  有人图财害命

  有人将感激上帝解脱了他们

  有人会诅咒约翰萨特的磨房

  有人会诅咒约翰萨特的磨房

  有人的欲望却永远无法满足
是存在就是一种现象。中国的文化在于掩盖的修辞,把政治存在的合理性摆在一个不真实的高度。其实经济和文化已经日益渗透和同化。存在就是有一点的道理。
  
  1f,D1m#V0T新“有人说歌声可以缩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但我要说这首歌是沟通天堂与地狱的歧路。。。!”美国的西部给我们的印象是什么呢?蛮荒的土地,豪放不羁西部牛仔、印第安部落、直达天际的公路、狂热的淘金者、小镇、酒馆,当然还有一群“酒鬼”与醉人的乡村音乐。奥斯卡电影《三步杀人曲》中的插曲《sutter'smill》(中文译为《萨特的磨坊》),是丹弗格伯特顿的一首乡村民谣,略显苍凉的声音,唱出了JohnSutter西部寻宝的一生。无尽的争斗、杀人、流血………………可是最终,到向上帝报到的时候,他却一文不名。(whenoldjohnsutterwenttomeethismaker,he'dnotonepennytohisname。)正是那句老话,赤条条地来,赤条条地去,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就这样在世上走了一轮。歌曲里的主人公:JohannAugustusSutter(1803-1880),1834年5月13日为免因债台高筑而面临的牢狱之灾,从瑞士进入法国而后乘船到美国。在美国到处闯荡,伪造了个军衔变成“萨特上尉”。1839年6月他到了个小村子--现在的旧金山前身,成功游说了墨西哥总督,得到了几十英里的处女地。8月中旬他在萨克瑞门托河与美国河交汇处落脚,开始建立要塞,并命名他的王国为新瑞士。(虽然这个要塞甚至比不上中国地主的宅院)。
  
  北美的第一次大淘金热于1848年发生在加利福尼亚萨克拉门托河附近萨特的磨坊。1847年——1848年冬天,J。A.萨特正在建造一锯木厂,他的木匠J.马歇尔(James。W。Marshall)于1月24日发现了黄金,消息立即传了出去。萨特与马歇尔已同意成为合伙人,但不久即被几千名寻求发财的人围困住,他们搭上帐篷,为了黄金不顾环境如何。1849年,约有8万名淘金人蜂拥来到加利福尼亚黄金矿区。1853年,到达的人数为25万。与典型的形式相同,当绝大多数可开采的矿藏枯竭,有组织的资本和设备以更有效与更商业化的经营替代个体采金者时,淘金热势头减弱。同时,无法无天、狂暴的淘金营地也让位给由政府与执法部门管理的永久性拓居地。当黄金采尽,缺乏其他有生气的经济活动时,这些拓居地变成了被废弃的鬼镇。鼎盛时期,他占地近5万多公顷、牛马羊无数。慷慨大方、乐善好施,而在瑞士的老婆孩子却挣扎在贫困线上。1855年,由于墨西哥战败,美国联邦土地局起诉他,将其三分之二的土地没收。北美的第一次大淘金成了萨特一生的转折点--它们毁了他,从此他和他的王国开始衰败。1880年6月18日,他死在国会山附近的小旅馆里。6个月后他的妻子病故与其安葬在一起。
  
  中国改革开放的广东沿海其实也就是亚洲版中国式的萨特磨坊,这个磨坊把深圳曾经一个荒野之地蛮荒的土地,全国各地和其他国家的人群和投资、资本,金融和工业化、直达天际的公路、狂热的淘金者、小镇、酒馆,当然还有一群“酒鬼”与醉人的城市化音乐演变成如今的高楼大厦和文明之都。期间有多少不为人所知的故事,也只有见证了那个狂流和爆发户最清楚。还有更多经历那场淘金梦归家的人群把那些不为人说到的故事带进乡村的坟墓。还有多少中国的沙特还在上演那一场狂热的淘金梦。这就是一个阶段的发展文化现象。
  
  丹弗吉尔伯格(DanFogelberg)1951年8月13日出生在美国伊利诺斯州。自幼随祖父修习钢琴及滑音吉他等多种乐器。1971中断了大学的美术专业,投身到加州的民歌界。至此开始了自己的演艺生涯。DanFogelberg,是美国歌坛最富浪漫气质的诗人歌手。他的作品具有明朗和谐的旋律及温柔缠绵的歌词,使得Fogelberg的歌具备了一切使人喜爱的条件。较为严格的讲DanFogelderg并不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乡村艺人。他的风格横跨了乡村、民谣和摇滚。但这首(Sutter'sMill)无论从体裁(叙事类)、配器(口琴、班卓、吉他、dobro、fiddle等)节奏和旋律上都是一首乡村风格十足的歌曲。感谢丹弗吉尔伯格(DanFogelberg)留给世人怀旧的乡村歌曲,让我们去倾听那个远去的西部牛仔、印第安部落,让你感受人生酸甜苦辣的成熟和沧桑。更多是一种放下自我狂热和喧嚣。人生就是一次羊吃人的运动,你也许可以拥有土地和富贵,最后也会失去自我。往往是焦虑、绝望、恐惧等低觉的,病态的心理意识)同社会存在与个人的现实存在对立起来。你可以不惜一切完成土地拔地而起帝国大厦的繁华和辉煌。也许有一天,繁华和辉煌在你淘金梦灵魂里倒塌。这一切和财富和成功的人生有关,却和《萨特的磨坊》无关,《萨特的磨坊》帮助我们加深对风云变幻的20世纪的重新认识。他对社会生活的介入,对现实的揭露与批判,赤条条地来,赤条条地去,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就这样在世上走了一轮。这是我们的精神磨坊,就在通往天堂的乡村之路。
  
  
  
  
  萨特的磨坊
  
  故事的发生
  
  要从1847年的春天说起
  
  老约翰。萨特在磨坊外
  
  拾到一块金子
  
  于是带着它去了城里
  
  在那里关于金矿的消息
  
  如野火蔓延开来
  
  萨特很快就后悔
  
  该把那块石头留在河床上
  
  人们集聚如蝗
  
  男人、女人和孩子们
  
  在大篷车笨重的前行中
  
  将车辙留在原野上
  
  有人无功而返
  
  有人心遂所愿
  
  有人长眠异乡
  
  有人图财害命
  
  有人将感激上帝解脱了他们
  
  有人会诅咒约翰萨特的磨房
  
  他们有的来自纽约城
  
  有的来自阿拉巴马州
  
  带着他们的发财梦
  
  来到这荒蛮的土地上
  
  一些人在穿越平原时
  
  命丧箭下
  
  一些人失踪在洛基山脉
  
  冻饿而亡
  
  有人无功而返
  
  有人心遂所愿
  
  有人长眠异乡
  
  有人图财害命
  
  有人将感激上帝解脱了他们
  
  有人会诅咒约翰萨特的磨房
  
  一些人执著前行去往加州
  
  一些人驻足不往休养生息
  
  1860年时他们开发了西部
  
  铁路随后而至
  
  荒原终被开发和征服
  
  当约翰萨特离开人世
  
  自己却一文不名
  
  有人无功而返
  
  有人心遂所愿
  
  有人长眠异乡
  
  有人图财害命
  
  有人将感激上帝解脱了他们
  
  有人会诅咒约翰萨特的磨房
  
  有人会诅咒约翰萨特的磨房
  
  有人的欲望却永远无法满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