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杂文 > 世说新语 > 中国文苑:历史的本相重要么?
返回首页
  

历史的本相重要么?

时间:2015-03-30 12:52来源: 作者: 月枫林点击:1

 

在上一篇文章《项羽的罪过》中,我引用太多网友的评论,隐晦地,小心地提到了一个问题,那也是该篇文章重点表述的内容,就是在如今的中国为何专家们的言词会一落千丈。而我也说过,这个问题是他们该去思考,且独立思考的问题,我等百姓切不可越俎代庖。
  过去看到专家们肯定某件事然最终却不是那么回事的报道太多,正如去年关于曹操墓发现的事情,竟有一群现代专家弄虚作假之嫌。其实,看惯中国古往今来的社会状况,也就勿用大惊小怪了。因为自古中国就盛行这一套,如今依然不改。只是国人难免困惑,他们困惑的是,为何这一套竟也流播于神圣的学术界或者民间
  非我辈愤青,对这社会盛行的风气口诛笔伐;然则我也可以坦然接受并混迹其中,相信凭我那一小丁点儿能耐,也能过安身的日子。只是我的另外一个身份或者说角色,不允许我对此视若无睹,因为作为教书匠,我得先教我的学生如何做人,简单地说就是要教他们知是非,明曲直。
  哎,还是废话不说,言归正传吧。
  有人说,历史本来就无本相,它呈现给世人的是它的千万相,而每个人从自己的角度来看,他所能看到的历史就是他片面的一个幻象;而从千万幻象的组合中,我们就能看到历史的本相。
  其实未必,除非这个人完全抛开了个人的利益,非常客观公正地来描述史实,而不是评价历史。因为评价的话,必然会带着某种倾向。那么,这样的人存在过么?好像没有,无论是司马迁或者司马光,都不是。那么恐怕只有上帝才能做到了,但可惜的是,中国人是不信上帝的。
  考证历史本没有错,但利用历史炒作那就是大错特错了。我想这种炒作与近年来网上那些明星、所谓美女的艳照炒作一样可耻,且有时甚至不能容忍。历史不是谁用来炒作的资本,若一意孤行,必将万劫不复。像上篇文章中提到的,网友们关心的并非是秦皇陵的大火是否是项羽所放,而是把所有矛头都指向了专家称这三字。
  在中国,当专家称这三个字讨来全民口诛笔伐的时候,对于学术界甚至中国政界,这类专家道学家是身处何等凄凉尴尬的境地啊?那是怎样的一种悲哀呢?有的网友甚至称:你们这些专家只知道刨自己的祖坟,像韩国、日本之流一直在我中华民族的刨祖坟,你们却是如此视若无睹。相比之下,这是谦和么?不,这是无能!
  而在这一连串的愤恨或者说深思背后,我们不禁要问:历史的本相真的那么重要么?
  答案是肯定的,于我心里也是一样,只是我稍微的做了一点保留。有些历史的本相真的很重要,诸如中华文明是否开始于三皇时期,日本侵华战争的罪恶,钓鱼岛归属等等。而有些历史的本相却并不是那么重要,诸如同治帝是否因梅毒而死,中国古代民间四大传说的真实性等等。
  众所周知,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是一个经典而美好的传说,它既表现了孟姜女身上那种坚贞不渝的爱情,也表现了对统治者坚定的反抗精神,历来口口相传,妇孺皆知。可以说,这个故事本身已超越了历史、地域的限制,在中华大地随各时各地的时势和风俗而改变,并在民众的情感和想象基础上发展,起到了教育触动的意义。而此时,若还执意说,史上并无孟姜女哭倒长城一事,那该让人如何大跌眼镜,或说此人不解风情啊!
  我们都知道,孟姜女并非秦时的人,实为齐人,她是哭过夫,但是哭悼为打莒城而死的丈夫。关于孟姜女哭长城这个传说,是从唐末一首名叫《杞梁妻》的诗中的故事演变而来的,大致形成于北宋年间,说的是杞梁的妻子是秦人,她去长城哭吊因筑长城而死的丈夫。但若真要作如此考证,中国五千年的传说、经典故事恐怕已然没有。
  我们都知道一个故事的广泛流传,是经过了许多年、许多人的不断改造而来的,它代表的是几代人或者说一段历史的浓缩。虽然纯属虚构,但它要表达的主旨,或者说发人深思的意义将大于它的真实性。
  一个女子如何能哭倒长城呢?有很多历史学者就破口大骂,这不是给秦始皇栽赃么?但我想即便是暴虐的始皇帝他老人家泉下有知,也该是含笑的。许他会说:千年以后仍有人在谈论我大秦时的故事,并口口相传成就万世,朕难道连背一次黑锅的肚量和胆量都没有么,那何以称始皇帝啊?
  下边我们再选梁祝的故事来看看,在此不赘述。且说江苏某报有一篇文章,说祝英台本是明代的侠女,梁山伯乃前朝的书生,两人本是不搭界的;但是祝英台为民造福,死后人们为她安葬,挖掘墓穴时发现下面有梁山伯墓,于是将他们合葬,才演化出梁祝的故事的。若非要寻根究底探个明白,相信这个版本许就是梁祝最本真的故事了。而照此,相信牛郎织女和白娘子传说的本来面目,也该是让人作呕了。
  我们不禁要问,是何缘由,使得这样不存在其人其事的故事会流传于民间百年、千年,许还会万年,而不灭?若非要从政治的角度来解答,我想答案只有且也只能是两个字,那就是民心
  民心是什么?时至今日,我想但凡我中华之国民无有不知者了。古语亦曾有言,得民心者,得天下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等等。
  文章写道此处,我突然好似顿悟——原来,历史的本相在于民间,在民心中。许非正宗之言,而我浅薄的学识亦不能辩得官方人士,故我重申:此乃一家之言而已。
  以上讲了,有些历史的本相并非那么重要,下面就来说说哪些历史的本相很重要。这个自不必多言,想我在先前提出此问时,大多观众已然胸有答案了。
  恰如上篇文章《项羽的罪过》的写作收集资料中,有一网友有这样的评论:你们这些砖家不去研究如何解决黄岩岛、钓鱼岛归属问题,不去研究如何解决中国现今边境问题,不去研究如何解决国内民生问题、食品安全问题......你去研究项羽放不放火干什么?
  是啊,历史不是拿来卖弄的,而是拿来学以致用的。若不拿来学以致用,只知卖弄无异于跳梁小丑,哗众取宠。
  文至最后,写一言给某类国人,也给某类他国:但凡玩弄历史者,必将被历史所玩弄,且将万劫不复,灰飞烟灭。


  ——0一二年六月十一日于凯里。此篇为《项羽的罪过》的姊妹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