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维维安
留言 | 短消息 | 加好友 |
 用户昵称:维维安
 注册时间: 2021-06-28 22:11:44
 会员等级: 驻站作家
 空间访问:688 次

发布文章

最新日志文章列表

22.02.27

童年·东关黄花场

我从两岁半开始记事。小时候东关并不大,分南巷北巷。黄花场在南巷的中上部,也许更早的时候开满黄花而得名。有了我时黄花场是一个生产队的队部,不仅几口大的猪圈养着数十头猪,西墙还圈着几个骡马大圈。那时的豆腐还都是只有五分钱一个,还可以记账,年底的时候用工分可以还。 时常有着猪的嘶鸣,几个壮劳力拿着铁

21.11.05

陵阳街上

有时,我也去照相馆看周师傅用彩笔给那些爱美的年轻人的黑白照画彩,那是彩色胶片没有时的彩照了,我想,那一定也是周家绝技。但他似乎不大喜欢小孩子在旁边观看,发现了,总会轰我们走,这让我时常觉得不能尽兴,是件很遗憾的事。

21.11.05

姑娘,别再……

而我们小区这位姑娘,已经喝了好多年的可乐,这肯定多多少少损害了她的健康。虽然住在同一个小区,虽然我认识她,但是,她肯定不认识我,我肯定不会当面指出她的错误,也不会当面提醒她改变这个不好的习惯。但是,通过“同步阅读”,我还是想大声地对她说一声:“姑娘,多喝水,别再喝那么多碳酸饮料了!”

21.11.05

越积越厚(外一首)

本名汪光华,安徽霍山人,现居合肥,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高级家庭教育指导师、亲子阅读指导师、《青年诗人》编委,出版个人文集六部。诗集《亲爱的汗水》《云开雾散》分别荣获第一、二届“六安市社科文学艺术奖”三等奖,并被南京图书馆、安徽大学图书馆收藏。有诗作获瑞士《当代汉诗》(双语)杂志社首届“骑士杯诗歌大赛

21.11.05

雨霞

残酷的婚姻像幽灵一样依附着雨霞,她难以呼吸。她用力微微睁开眼睛,更多的不安和恐惧迅速袭击了她……西沉的夕阳,收敛了最后一抹霞光,天边的一弯新月,在轨迹上滑行,一晃无声无息地不知去向,雨霞的影子越来越模糊……

21.11.05

家住淮南

家住淮南,这里有我的根脉,我的挚爱。父亲母亲生前分别任淮南矿务局党委副书记、淮南市人大副主任,现长眠于淮南舜耕山下。我尝想,如果青山处处可埋忠骨,那么,“走千走万莫离淮河两岸”一定还有更深的含义,那一定是不忘初心!就像歌曲《父老乡亲》中所唱的“树高千尺也忘不了根”一样!

21.11.05

幸福的来源

重走曾相约的咖啡馆,脑中顿时浮现昨日的浪漫,阴霾倾刻被一股暖流冲淡;只可惜最终故事如烟花易散,拧不开的疙瘩成了一种无形的负担,总感觉没有竭尽全力去救挽,不然不会像猴子捞月是一场枉然;蓦然回首脑门隐隐约约发汗,才发觉往事只是一份茶余饭后的笑谈,幸福根本并不是与过去传说有关,今天的快乐和微笑才是她的来源

21.11.04

指尖分黑白,再奏惊肖邦

假如一个民族总是轻视、忽略、甚至否定个人的尊严和价值,那么这个社会就充满是虚伪和欺骗。当年出轨的成龙大哥一句“我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的道歉,人们立马原谅了他,你看,“大哥”一词就足以让人们掂出后人对他依然尊敬。